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开海 > 第十三章 广城
    路又走了几日,陈沐都没再与白元洁、张永寿说话,行路时也离车驾远远的,说实话他对这百户与小旗心里有点发怵。

    黑岭那场夜战让他觉得自己和这些明人没什么不同,甚至他发起狠来他们更凶狠,整场战斗他杀人最多!人们也因此敬畏他,但不知怎么,自从那晚白元洁和他说了那些话之后,陈沐便在心里无端感到害怕。

    他不知道每个人脸面后面心里想的是什么,也听不懂只属于这个时代的人才了解的潜台词。但他知道,这些明人未必能他手辣,却一定他心狠。

    即便他们都能杀人,但杀人者与杀人者之间也是不同的。

    他记得自己杀人后时什么模样,杀人是因为贼人要来杀他,即便如此他还是难以抑制二十多年来法制教育形成的人生观与来自五百年前见闻的冲击,让他担忧、害怕、畏惧、紧张、惊恐。

    他见过白元洁杀人,不止一次。取一张纸念一席话,轻轻点头,老瘸子被绳索绞死在高台;黑岭夜战,陈冠丢下长矛转头跑得兔子还快,心神混乱的陈沐根本不顾别人,但白元洁顾得,没有犹豫引弓放箭心如止水;而杀人之后陈沐总能听见白元洁的感叹,令陈沐感到讽刺的是——他感叹,是感叹那些死在他手下的人走错了路。

    陈沐没有心情去打探被拖入林间的那个旗丁做了什么事情才有此遭逢,甚至并不好那个人是死是活。他只知道单是照料自己活下去便已令他身心俱疲,他像一头披着明人外皮的野兽隐藏在人类世界学习他们的行事准则,亦或是五百年前的这个世界到处都是人面兽心。

    这一切对陈沐而言都已无关痛痒,他要活下去,只有活下去才是重要的。

    翻过三座山、越过两条河,道旁的人烟不再像清远卫近畿那么稀少,地势进入平坦,放眼望去能看到一望无际的水田。道旁村落多了起来,人们甚至沿着道路铺出摊位叫卖从百里外的海边运来的海鱼。可供三辆马车并行的宽敞土路逐渐拥挤起来,百姓见到他们这些身着军服携刀带铳的官兵避之不及,更别说他们的马后还驮着十几具尸首。

    张永寿变得兴奋起来,凑到队列最前不吝口水地对陈沐这几个乡巴佬讲述着广州城的辉煌,指着地平线渐渐高出的黑影叫道:“看,广州城!”

    陈沐从没见过这么大的城墙,广州府城墙他想象还要高大还要巍峨。随他们前行地平线逐渐拢起一道巨大而宽阔的黑影,那是广州城西南角的城门与城墙,张永寿说广州城的四面城墙周三千七百九十六丈,计十五万一百九十二步,在陈沐眼,巨大而繁华的广州城像一座山。城池起在四五丈高的斜坡,其又有接近三丈高的城墙,其实城垛铳口,巍峨雄武。

    隔着遥远城池,亦能望见城墙内那些高耸建筑的飞檐邻交错,透着日光极为壮美。

    “俺从没见过这么大的城!”

    张永寿没有在陈沐脸找到震撼的神情,对他像朝圣般的神态感到无趣,反而是邵廷达这个憨大个子目光呆滞地看着远远地城墙仿佛挪不开腿的模样十分满意,随后往那边凑着笑道:“再走十多里地,城外百姓稠密没地下脚,哼,一会儿保准让你大开眼界!”

    说着张永寿便打发两个会骑马的旗丁先行奔走,去广州府衙问询黑岭贼人首级赏格,在这之后,张永寿似乎也没了什么继续显摆的**,倒是步伐不自觉地加快不少,行进间诸如大拇指腹轻搓食指之类的小动作多了起来。

    他很紧张,在盘算着什么。

    陈沐料想,他是在计算着自己带来的首级够不够升实授到百户。

    其实张永寿也的确没什么好卖弄的了,随着距离广州府越来越近,人们心一开始的震撼也会越来越少,反而陷入对身边景致的好,像从前那个世界俯瞰每座城市都会令人感到震撼,但在那生活的人却并没有这种感觉,因为不知不觉,陈沐已身处其。

    道路行人摩肩接踵,沿着官道城外的街市传来此起彼伏的叫卖,甚至还有整整一条街全是食铺子的街市,卖海鱼河蟹穿着蓝、黑等素色布帛衣物的商贾将水产放在缸里摆出来叫卖;卖烤乳猪、熏猪肉、炖狗肉的商贩将做好的整头猪挂在铺面外以招揽食客;卖蛙的农人用解腕短刀从蛙背刺开口子挑出皮肉动作飞快;百姓穿着绸衣帛衫在路到处听见的都是‘让一让’、‘借过’,传入耳边尽是喧闹。

    更远处接近城墙宽广的护城河岸边停靠着巨大而华贵的画舫,船亭台楼阁应有尽有,其间甚至能看见头戴四方平定巾身着清静儒雅的浅色衫袍对饮而酌的年轻士人。

    林林总总,看得人眼花缭乱。

    陈沐一行人并未入城,众人携带火铳入城多有不遍,白元洁找了旅店来安置他们,毕竟他与张永寿入城吊唁亦要办事,还要在广州府留待两日。

    众人交出户帖给掌柜登记在店薄,白元洁便低声给陈沐讲起了城注意事项,“待换了银钱,城外三街六市都可逛逛,你也该买一双好靴履了;若是好酒,广州府烧酒、南酒应有尽有,算是金华酒也可轻易买来,广城贾人生性大多柔和,物价平,货物止一二息利而已,不似吴。”

    尽管广州府离清远卫已有百里,他们一行人理应交出路引,不过白元洁身的百户印是最好的路引。

    说着白元洁张手揽在陈沐与邵廷达肩膀,露出耐人寻味的笑容道:“若去寻花问柳,倚门卖笑者寻常价不过三五钱银子,倘真舍得,便是广城名妓三五两银子亦可宿一宿,只要莫误了后两日启程回还便是!”

    邵廷达听得满眼放光,恨不得现在去涨涨见识,陈沐则听白元洁说到寻花问柳,身猛地打起鸡皮疙瘩,花柳病啊!

    在这时,张永寿带着两个旗丁红光满面地从旅店天井走来,拍着两手笑道:“陈二郎,你发财啦!”

    注:店薄——店家登记住户的账本,每月交府衙查验,不定期有官差检查。

    户帖——明朝的户籍证明,但是否户帖用于登记住宿暂时存疑。!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