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开海 > 第十六章 眼镜
    趁付元前去取药的功夫,陈沐与医生程宏远攀谈片刻,这才知道惠民药局原来早在宋朝便已出现,到如今虽遍及天下却已走向没落。 原先惠民药局皆为官办,但后来朝廷清减冗官,官员没减多少,却将惠民药局又官办尽数改为民间私营,如此一来药局的医匠日子自然不再好过。

    除了惠民药局,明初定下有关社会福利的政策诸如城收养寡孤的养济院、百姓公墓漏泽园,到嘉靖时期大多已出现这样那样的问题。

    这些事在医生程宏远口不过只是抱怨,但听在陈沐耳,却分外刺耳。没有人他更清楚明王朝的下场,像没有人他更清楚明亡后国三百多年屈辱一样。

    在过去他是个理性明黑,不时在骂骂木匠踩踩歪脖树,等他重生到这个时代心里更带着一股子不屑,瞧瞧卫所的农民军、看看那些军户都不愿用的破火器,当兵的最恨的不是外敌而是工部吏员,这事儿能哪儿说理去?

    他这一小旗军户在百户白元洁手下还是当成心腹去取用的,可对二十来个没有火器的山匪都有丢下兵器逃跑的。张永寿那旗军户更为不堪,甚至出现失手用铳将同袍打死的意外。倘若只是在战场出问题尚且可以理解,初战军卒震怖,他自己也无非仰仗火器壮胆,活下来取得首级也是全凭运气,但杀良冒功、杀军冒功、买卖首级呢?

    陈沐现在不再想去黑明朝了,在他眼明朝依旧很糟糕,但却再升不起嘲笑、鄙夷之心。超过时代几百年的经历不眼见为实,过去他总以为一个朝代更迭之间,罪责可以推到一个人或几个人身,是皇帝无能、是臣昏庸、是武官怕死?都不是,这一切都不‘气数将尽’短短四个字更来得直白。

    此时离明亡还有大约一百年,陈沐身在五岭以南第一大都会的繁华的广州府外,耳边听的是街市传来喧嚣叫卖,心下里想的却是清远卫所军户自田间地头收拾农具无精打采地回到卫所空虚度日。

    在帝国兴的前夜,陈沐立在天下边角冷眼看着一切,却只感到令人绝望的暗与寒冷,而所谓的兴究竟是兴还是陈疴久已的难愈病体禁不住虎狼药的回光返照呢?

    尽管历史早已给出冰冷答案,陈沐却想趁这一切还未发生,去做点什么,他想除了让自己好好活下去之外,多做点什么。

    程宏远给郑老头用药施针,原本要诊金一百三十钱,但陈沐等人身皆未换铜钱,便索性切下二钱碎银给他,倒令年迈医生感恩戴德地离去,走之前还说将来若有什么需要可再差人去惠民药局找他,随叫随来。

    这不跟后世去医院走时候护士说欢迎下次光临一样晦气么!

    可偏偏啊,陈沐觉得程宏远这乌鸦嘴是说得没错了,他们身为军户,本与金创之事分不开。

    待到下午,闲来无事陈沐打算出去转转,便让石岐与付元轮换看护郑老头,此外也看护着他们的长矛火铳,与邵廷达、魏八郎出去街市闲逛,无所事事权当开阔见识。在这一点邵廷达与魏八郎同陈沐一样,都是没进过城的乡巴佬,走哪看哪都觉得新鲜。

    最让陈沐感到神的是他居然看到穿着绸缎健仆随行的豪商大贾鼻梁带着一副眼镜!

    若不是顾忌其人趾高气扬的做派与吆五喝六的随从,他真想问问眼睛是从哪来的,难道明朝已经有玻璃了?可他这些日子还从未见过有如眼镜片般的玻璃制品,哪怕是白元洁的百户所衙门都不曾见到。

    这种新物事让他心里好似猫抓一般,迫切地想要弄个清楚。

    不过没过一会陈沐不再为此着急,街市赫然有一处店家门前左右打着白幡,书‘东西两洋物’,店内正有一人对着日光试着副镜片墨黑的物件架于鼻梁,这不是墨镜又是什么!

    待陈沐入店,店家见是三个落魄军户,虽说不冷淡却也没多少热情,问出的价格却令陈沐暗自咂舌。这不是玻璃眼镜,镜片为水晶制成,说是来自西番的物什,单单一副简陋铜框眼镜便要价四十三两五钱银子,直接将陈沐劝退。

    ‘乖乖,一副眼镜竟要十四颗人……’陈沐这么想着走出店铺抬手便拍在自己后脑勺止住这个狰狞可怕的想法。自黑岭杀盗匪卖给张永寿,他觉得自己头脑里关于钱财的度量衡越来越像个野蛮人,什么价钱都要拿人头来衡量,这种思想哪里还有一点儿人民子弟兵、知识分子的模样?不过这点儿羞耻感,转眼被他抛到九霄云外,他突然有个点子:‘玻璃……是沙子烧出来的吧?’

    两个镜片四十两银子,一个镜片顶五个,不,单个镜片值二十两银子。倘若他能把玻璃烧出来,这钱难道不是大风刮得还快么?

    也许很快,他不需要再把首级当作度量衡了。

    陈沐的脑子转得飞快,什么发财了雇个厨子炒菜炒两份儿已经被他抛在脑后想都想不起来,陈爷现在想的是造窑烧沙、挖土熬硝,发财致富走人生巅峰!接着还未走出几步又开始患得患失,万一他的秘密给他招来杀身之祸怎么办?万一这些秘法走漏消息怎么办?

    这让陈沐感到忧心忡忡,直到他低头看见身的鸳鸯战袄与腰间雁翎刀。只有在这种时候,他才终于不再觉得自己军户的身份是个累赘,清远卫,尽管那些农兵他真的看不眼,但无可否认军户是他最好的保护色,给他明目张胆跨刀持铳的权力。

    清远卫,如果利用得好,便能在他尚不强大之前得到良好的保护,保护他,保护他的‘小发明们’。即便同行窥伺,难道还有谁敢跑到卫所去偷秘方么?

    陈小旗一点儿都不信,带着这种邵廷达与魏八郎无法知晓的愉悦,他一步三晃地走到了广州府城外的马市。

    注:眼镜——南宋宗室赵希鹄《洞天清录》提到“叆叇(音:爱戴),老人不辨细书,以此掩目则明”。

    嘉靖年间画家仇英《南都繁会景物图卷》杂耍把戏队踩着高跷摇折扇的演员带着眼镜。!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