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开海 > 第二十章 驿站
    安远驿不但有岩洞,而且离驿站还不远,站在驿站大门前仰着头,便能瞧见山林深处露出的洞口。 这种位置,温度阴凉处于山内,地下水源非常发达,也意味着是个好溶洞。而好溶洞,天然资源不会少,千万年来日积月累之下,硝土也不会少。

    那么问题来了——陈沐漫不经心地跟安远驿卒交代完今后他值防要道沿路设卡的事,心里想的都是他该怎么带人去。

    那是个好溶洞,但处在山,倒是有山道,但溶洞山道粗略看过去还高十多米。

    单单人爬去,并非易事,况且不论过滤硝土还是熬制硝土,都是要用到水的。洞穴里的水且不说够不够,一定是不易采集,那么便需要从山下手提肩扛送到洞里,这可是件麻烦事。

    尽管在开始前陈沐想过这些古法,知道是一回事,做起来是另一回事,但只有当他真准备着手行动,才真正认识到自己还是把事情想象的太过容易。

    天底下哪里有这么容易的事呢?

    安远驿站并非陈沐想象路边的小亭子,而是占地数亩的庞大屋舍群,高墙之内有屋舍数十,另有粮仓、马厩、驴牛猪圈;另有驿卒、皂吏、厨子、马夫、脚夫、轿夫、船夫等十余人。

    明朝最早的驿站都仅为军情国事所用,不过像当初很好的卫所、漏泽园、养济院、惠民药局等机构一样,一项制度时日已久便会出现问题。如今的驿站已经成为官员及其亲属朋党沿途享受之地,需要有一份当地主官的关碟,来人与其仆役便可无偿享受到衣食住行等全方位的照料。

    清远卫这边的安远驿地处偏远,所接待不过连州等几县通向广州府一地,往来行人不多,但若是在繁华的扬州,一个驿站差遣仆役可用百人,而驿站所需花费又全靠当地县府补贴,扬州一个驿站每日支粮米百石,奢费可想而知。久而久之,驿站便成了给地方带来庞大花费的地方,其实改革早势必施行。

    后来的驿卒黄来儿便因驿站裁撤,成了闯王李自成。

    不过这些事是再积弊已久,也不关陈沐的事,他一个死了都没人管埋的独门军户,吃饱饭过好日子才是亟待解决的问题,国策还是先交给庙堂那些士人去打理。

    让驿卒引着他们看了看暂住的屋舍放下行礼,他们五个人,算郑聪来了也才六人,驿站的客房很大,他们便谢绝了驿卒想给他们安排六间屋子的想法,只取一间大屋让仆役多添置几张床榻,随后陈沐向驿卒打挺他们值守驿站所需事务,他这才明白邵廷达他们为什么说这是一桩好差事。

    “回军爷话,此去西走只有飞来峡桥与水一条路,每日船夫于江行船,轿夫脚夫马夫各带轿子车马等在桥边接引来客,军爷只需指派一名军户在桥边设卡防备盗匪,日夜轮换即可。”驿卒说着便陪着笑脸道:“不过军爷旗下若有余丁,最好加派一人,夜里驿人回来歇息,也能让值夜的军户有个伴儿。”

    驿卒虽无品级不算官员,不过是皂吏,但身份不高却也不低,从他言语陈沐能听出来对军户并不尊敬,对自己口称军爷,也仅仅是对自己罢了。驿卒做的是迎来送往接待达官贵人的活计,察言观色自是一绝,陈沐点头应下笑笑,随后驿卒便笑着称让厨人为他们准备饭食,缓缓退了出去。

    “啧啧啧!”驿卒刚关门离开,邵廷达甩着膀子在屋里左看看、右看看,嘴里还不断发出怪的羡慕声音,转头一屁股坐在床榻还不住地用手拍床板褥子,对陈沐道:“我的娃儿哟!沐哥你看,这驿站的屋子咱的窝还好!”

    平心而论,尽管驿站陈设简朴,但好歹有室内陈设,临近冬月虽然没有北方冷,但炭盆也盛着满满当当的木炭等待客人随意取用,更别说打扫干干净净的屋子和结实的床板。

    陈沐坐在床边躺下去,枕着胳膊也不禁感慨了一句:“终于不用再受家里那张破床折磨——老子是不是傻!”

    才刚躺下,陈小旗又好似触电般猛地弹坐起来,拍着两腿道:“老子有银子啊!清远城有没有会做床榻、桌柜的木匠?”

    好歹清远也是座县城,陈小旗这话未免太看不起人。陈沐的大动作将屋里几名旗丁都吓了一跳,谁知道他说这点事,刚舀一瓢水的魏八郎看着溅在地的水渍暗道可惜,邵廷达道:“凤凰街有,沐哥,到时候俺和你一起订!”

    行走半日,旗丁都累得不轻,各自或坐或躺地歇了片刻,倒是陈沐骑马而来没半点疲惫,背着手在驿站外朝山壁的岩洞望了半天。

    驿所给他们准备的饭菜虽不广州府店家做得细腻可口,但分量管够,汤米不缺,让邵廷达等几个军户大呼过瘾,连陈沐望向驿卒的眼神都带着些许好感。安远驿站一年三换防,驿卒对他们都是如此待遇,甚至有些军户对驿卒提出些诸如骑驿马的要求也大多都会被允许,这不是没有原因的。

    在驿卒眼里,军户也分三六九等,而能在驿站值守的,无疑是军户最出色的一批。下地耕田的军户自然待遇最次,地位最低;其是登城值守的,因为他们有操练机会稍闲散些,御守敌军没什么可能,但难保能在城门抓个贼人来立些许功勋;在他们之,才是能到西南的安远或东北的清远驿站值守的军户,他们闲适、能操练、更能截获贼人立功,别人不说,赶运气好的时候,一夏天过去小旗升总旗都有可能。

    迎来送往的驿卒最清楚这个,哪怕心里可以看不起军户,口粮住宿都要招待得宜,守着清远卫所,能不得罪军官不得罪军官,谁知道将来会不会用谁呢?反正驿站的粮食都是广州府出,他又不心疼!

    吃过饭,陈沐借了匹驿马,打发石岐带着付元牵马前去飞水桥边值守巡逻,正好一边学学骑马赶路,也不至于让他们太闲;他自己则带着邵廷达与魏八郎,从驿馆取了两把斧头,走到外面挑了几棵树让邵廷达砍,邵廷达自然不解,陈沐指着那个岩洞道:“我要去,去要梯子,所以你砍树。”

    注:最早的溶洞制硝记载于《大明一统志》黄金洞炼硝场,由当地土司挖硝熬硝,现存采矿、炼硝遗迹120余处,硝坑218个,总面积约20万平方米。是我国记载最早、世界最大的火药遗址。陈沐发现的这个洞小,能熬制的硝也少。!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