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开海 > 第二十四章 药筒
    技术的进步能带来更高的效率,白元洁说不出这句话,但他懂这个道理。

    长兜镰刀与稻床不是什么技术含量高的物件,甚至稻床不过是四方木盒面几根木棍再加三面高出的木头罩子罢了,但这能为军户在收割稻谷时带来巨大的效率却不容置疑。

    用长镰刀收割稻谷,只要镰刀足够锋利,数息之间便能将纵横五步之间所有稻谷收入囊,不需要弯腰一捧一捧拾起稻谷,只需要放在驴车运回去够了;而稻床则让卫所妇人们更快把一捧一捧的稻穗打下来,堆进仓库她们有整个漫长冬季可以用来把稻谷变成大米。

    受雇于白氏的匠人拥有更高的效率,仅仅用了半日便在短镰刀的基础做出十几根安置镰刀的长木杆,接着不过一日,在白元洁发动马匹、牛驴车的条件下,卫所百人轻轻松松把属于百户所的军田全部收割完毕,五成收成被大车运送向清远卫指挥使在城的仓库,三成留下来缴纳军田的田税,剩下两成则是百户所所有军官接下来两个月的俸禄,最后一成……留给军户享受丰收。

    除了指挥使和那些享有许多军田的千户们,寻常军户是根本不在乎什么倭寇入侵之类事情的,倭寇来了也不过是跑罢了,反正那些光头光脚的倭寇不可能把墙砖搬走,而他们所拥有的大多只有土墙罢了。

    总之,又是贫穷的一年冬天!

    不过对关家父子而言,他们仿佛嗅到不再贫穷的气味。

    安远驿站,陈沐摆弄着手心几颗铅丸,抬头对一旁的关元固问道:“是说,如果我需要你帮忙,派人去清远卫,付工钱与料钱,你可以为我做东西;如果我要雇你们,每年付银七两,你们三个只为陈某做工,白百户还说,陈某能一次付一年的银钱,没错吧?”

    关家父子三人一月工钱五百通宝,一年合银约六两,再加缴纳官府的一两七钱,应为七两七钱。但实际因通宝的年份、成色不同,实际只需五两五、六钱的银子能兑换六千枚通宝。这年头粮食、通宝、银子都是通货,一个一个硬。

    做镰刀与稻床时陈沐看过,关家父子三人手艺不错,老人家一辈子和铁工、木工打交道,甚至因为是军匠房砌瓦下量地方都有涉猎,家传的手艺算是大匠了;两个儿子如今都年近四旬,取名一个敬铁工祖师爷李耳、一个敬木工祖师爷鲁班,寄托着关元固的厚望,尽管名头不过幼匠,实际手艺熟练至少在陈沐看来足够称之为合格匠人。

    在百户所白元洁出铁料钱的情况下,打出的镰刀寒光闪闪,工钱便宜。五百枚通宝雇佣三个人?这在陈沐看来很值得。

    关元固听着年轻小旗随意说出七两现银时眼睛都冒光,在卫所做事一辈子,他还没见过这么财大气粗的小旗官,实际在此之前他所领到卫所最多的酬劳也不过两石糙米——那时候他还很年轻,一个月独自打制并钻好一根鸟铳,鸟铳的主人是白百户,现在白百户的父亲。

    生为军匠,除非轮班进京,否则一生不得出卫所,而他受制于卫所,替工的银钱始终都由卫所缴纳,直至今日他都未曾伸手摸过银子的模样。

    但老匠人的风骨还在,老人沉沉点头道:“回小旗,丝毫不差。”

    “七两,陈某有,但不能都给你。”陈沐从驿卒柯泽儿手接过端来的温水,点头道谢,随后对关元固伸出三根指头说道:“我只能给你三两,余下的四两要等五个月后给你。并且……”

    陈沐放下水碗,轻轻叩在桌,道:“只要陈某不死、只要陈某还付得起你父子三人的钱,你们便是我陈家匠,如何?”

    陈家匠?这年月人们只听过杨家将,可没听过陈家匠,不过关元固还是能听懂陈沐言语的意思。与陈沐所想象的反应恰恰相反,关元固仅仅思虑片刻便点头应下,笑道:“理应如此,老儿做了一辈子军匠,既受小旗佣工,又怎能不做陈家匠呢?”

    无非是家兵、家丁而已,这事在老军匠眼里还真算不得什么大事。何况陈沐虽然是个小旗,但在他身,关元固看到与其他军户、小旗不同的地方,不仅仅是他与百户交好、又富有银钱,而是——这位陈小旗重视匠人!

    见陈沐说完话,一旁侍立的驿卒柯泽儿便走前问道:“军爷,用饭?”

    “柯泽儿你可是有事要问陈某?”陈沐地脸露出狐疑,这驿卒今日有些反常啊!却见柯泽儿连忙笑着摆手摇头,陈沐这才摆手道:“不必这么客气,稍后我叫人去端饭来便是,你是驿卒,忙驿站里的事情是,陈某又不是客人,只是在此当值罢了。”

    等柯泽儿讪笑着走了,陈沐越想越不对劲,这好端端的,驿卒他们管食管睡便已仁至义尽,这么客气生分做什么?

    倒是一边说书人石岐抓了两句古,显然是这些日子骑马又放铳的让这个总是显得有些忧郁的军丁稍有精神,对陈沐笑道:“家贫思贤妻,国难思良将!小旗且安心受着,他这是听说了倭寇近广城,怕遇险时丢了性命!”

    正边吹边喝热水的陈沐愣了一下,放下碗长出口气,有些忧虑地说道:“说的是啊,倭寇要真来清远,咱这几个人守偌大的驿站,守得住?”

    他不光知道日本武士能打,还知道日本大弓杀伤很强,别说百倭寇的大队还是十几个倭寇的小队,黑岭一战十几个军户在其还有四个白氏老卒的情况下付出死五个重伤一个的代价才击退十几二十多个有兵无甲的山贼,到敌人跑了都不知道山匪到底有多少人……现在凭他手底下这几个歪瓜裂枣跟倭寇打?

    守住个拉稀!

    那帮从小受训杀人的萝卜头最好别来!

    “明天你回卫所,想办法看能不能再买杆新鸟铳,待会把火,子药桶都搬进驿馆,再带回来点木料,百来斤吧。”陈沐从怀里摸出钱袋,给石岐拿了四两让他买铳,又将三两交给关元固,这才对老匠人说道:“本来该让老人家歇歇的,不过事态紧急有备无患,您得做些一样大小的小木筒,一节能放三钱二分子药、一节能放一钱引药,插在一起,越多越好。”

    说罢,陈沐蹲下拍拍魏八郎的脸,面露出既有担忧又有不甘的复杂神色,在魏八郎单纯的眼前竖起食指,咬牙切齿道:“小八郎,你知不知道次白百户说过什么?他说朝廷一个真倭首级悬赏——三十两!”

    注:钱与分是重量单位。

    明朝一钱合3.7克,一分0.37克。黑火药装药量很大,相当于家用小盐勺不冒尖六勺子药,一勺引药。

    子药由铳口送入药室,随后送入弹丸通条压实,引药随后倒入火绳将要打下的药池,药池与铳管内药室有小孔相连。!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