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开海 > 第二十五章 赌注
    陈沐要关元固做的子药筒没有丝毫技术含量,只是简单地削木头而已,最大的技术含量大约只在如何将每个木筒都做成准确地能装三钱二分子药与一钱引药的标准大小。 但显然这种小麻烦难不住究竟历练的军匠,只需要称量之后做出一个准确装药的小木筒,削出一个同样体积的木管作为参照,大小均不差太多。

    实际算有所偏差也没关系,因为老匠人为陈小旗做了一只抹平后刚好舀三钱一分子药的木勺。如此一来不论药筒有多少偏差,只要用这个木勺舀,便一定是合乎规格的子药。

    倭寇进入广州都司的消息令关家父子三个匠人如临大敌,点着油灯赶制木筒直至鸡鸣方眠,做了等到第二天陈沐有了五十多个装好子药与引药的小药筒。

    陈沐没有能力做出定装弹药,这意味着将来很长一段时间里他都必须忍受火绳枪接近二十秒一发的装弹速度,繁杂并提心吊胆害怕装药过量引起炸膛的风险一直折磨着他。这种木筒不但能让他简单完成定装,而且还能减少几秒的装药速度。

    只是有点浪费罢了——小木筒未经休整的内壁必然会残留一点火药,这也是他预留一分装药量的缘故。

    身边有技艺精湛的匠人无疑是令人顺心的,尽管一年要支出七两银子,但这无疑值得。至少现在陈沐腰围着的棉布束带环腰半圈紧凑细致二十五个小兜与左腰扎着长木筒让他心情大好。

    小兜用来随身携带二十五只药筒,木筒盛放五六十颗铅丸,再加明军原有的一大一小两只药壶,他身能随时携带鸟铳击发五十次以的弹药。

    次日清早,他让石岐试过使用药筒与原有药壶依次射击装填,用过去的药壶装填,陈沐在一旁默数八十下能击发两铳,有时因动作不熟练任何环节出错,甚至还不能完成两次发射;而用药筒,这个速度可以增加到六十下两铳,有时动作够快可以八十下击发三铳,算慢了最慢也能完成两次击发。

    这基本也是陈沐能达到的程度了,或许在精准他强于石岐些许,但在装药速度?他和石岐差不多。

    药筒非常有用。

    石岐没做成陈沐的嘱托,他带着银子去寻打过交道的卫所火药库看守,使了二两银子却没能办成弄到鸟铳的使命,最后看守拗不过石岐的坚持,只好从火药库又提了一桶火药给他,算是不赔不赚,不过回来还告诉陈沐一个并不算好的消息。

    “我们提火药太多,开春之前他都不敢给咱们拿火药了,小旗,属下有负重托!”

    陈沐摆摆手,心里失望在所难免,不过脸也并没有责难石岐,“没有鸟铳,做好防备吧,你是个谨慎的,万一倭寇来袭不要硬冲……无妨,到底还有一桶火药,不算赔本。”

    陈沐的心自从意识到倭寇真的有可能波及到清远卫,注意力便不再放在职守飞水桥了,如今旗下军户不再两人同设桥卡,改为白天黑夜轮换,牵着马在飞水桥只有一个使命——看见光头矮子拿细长刀出没直接往回跑。

    一个人是拦不住倭寇的,只能把性命平白丢在桥边;两个人也一样,与其送命,不如集结力量在驿馆仰仗高墙再做考虑。

    见陈沐这么说,石岐虽然心里有些庆幸小旗没责怪他,但面也尴尬,站在一旁不知该说些什么,最后被陈沐打发去睡觉。倒是屋里躺在床睡觉的付元翻了个身,看着陈沐眼睛滴溜溜直打转,趁陈沐打算出门看关家父子制作木筒的当口鞋都不穿快步窜出来,拉着陈沐到一旁廊下说道:“小旗,若要鸟铳,我知道有一杆兴许能弄来,是倭铳,和你先前那杆一样,是旧了点!”

    “军户手的铳,弄来?”陈沐狐疑地看着付元,左看右看搓着下巴长出的小胡茬问道:“那么大件的铳,你这手艺能行?”

    说实在的,陈沐真信不过自己麾下付元探囊取物的手艺,鸟铳这玩意儿那么大个儿,是说弄来能弄来的么?

    “心领了。”陈沐拍拍付元的肩膀,“别失手被人抓住打个半……”

    付元从陈沐说到‘手艺’这个词,一双小眼睛瞪得老大,接连摆手,待到陈沐说别失手被打个半死,连忙止住陈沐的话头道:“小旗,不是偷来,虽说倭铳稍短了些,也不好偷啊!我认识个赌坊里的常客,总喝醉酒,清远赌坊都叫他李总旗,也不知道是哪个千户部下,刀、甲,都拿来赌,他有一杆鸟铳,赌的时候别人都不会使,不要。”

    “小旗如果想要。”付元难得有些豪迈地拍拍胸口,“付元为你赢回来!”

    要,陈沐当然是想要的,但赌这个方式,陈沐却觉得不太靠谱。现下他对鸟铳的需求并没有急迫到需要用非常手段巧取豪夺,何况他也没有巧取豪夺的本钱,抱侥幸心理去可能开罪一名总旗,显然并不明智。

    陈沐想了片刻,问道:“这位李总旗,他缺不缺钱?”

    总旗的俸禄要陈沐多些,但单靠俸禄肯定不够李总旗流连赌坊,何况每个总旗的俸禄虽然一样,手可用的银钱却并不一样,因为还有私吞军田的事情陈沐暂时还不清楚,他只知道到总旗这一级卫所军官,是有私田的,无非多少的问题。

    “钱,应当是缺的,不然也不必拿兵甲赌了。”付元挠挠发巾下的头发,想不清陈沐问着干嘛,难道能赢来还要使钱买?他以为陈沐是信不过他赌钱的技艺,道:“小旗,我们这行手艺都在手,手快!他们发现不了。”

    言下之意,便是说他会出千。

    却不知道陈沐考虑的根本不是他能不能赢回来,而是赢回来之后怎么擦屁股,不要说总旗,张永寿只是心思里把主意打到陈沐脑袋,陈沐都一直记着这个事,碰到机会给他下绊子绝不含糊,何况卫所里混迹一辈子的总旗官,真赢回来后头麻烦多着呢!

    “呵,没钱也罢了,有钱还是使钱来的妥当。”陈沐笑了一下,拍拍付元道:“这几日你去赌档里跟着李总旗,他什么时候没钱了、或想把鸟铳做赌注,你跟他说陈某想买杆鸟铳使几个月作价二两银子,明年四月他要是有二两银子,鸟铳我还给他,如果没有,铳是我的——看他愿不愿意。”!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