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开海 > 第二十八章 金扇
    白元洁说,入侵清远的不过只是百十个倭寇。 当陈沐登城头举目向东望去,他看见的倭寇更少,这个名字前世今生他听了不下一万遍,但这是他第一次亲眼看见倭寇。

    和他想象,不太一样。

    “出城迎战,若被倭寇攻入清远城你知道是什么后果!”

    “白静臣你祖做过指挥使,但那是你祖不是你!这些事轮不到你做主!”

    白元洁与姓罗的副千户争执着什么陈沐听不见,也没兴趣去听。有些事情他算知道也轮不到他做决定,他只需要听从百户白元洁的命令已足够,他更想仔细看看远处的倭寇。

    秋末冬初的广州都司天气已经很凉了,但在城东田野村落肆虐的倭寇却好似不知道寒冷一般,他们有人穿着明人百姓家抢来的袄子披着、有些扣着倭人铁兜却光着背,还有人披着扎起的稻席穿在身——陈沐看了几眼才反应过来,那不是稻席,是蓑衣。

    当然也少不了其身穿腹甲的人,从甲胄能看出他们过去在倭国地位不高,因为他们只是裸身穿护住胸腹的简陋腹当。

    大部分倭寇都光着脚,头发剃着滑稽而特殊的月代头,把头顶间剃掉,这大约是倭寇的典型标志了。他们手的兵器也五花八门,有夹在肋下的短倭刀,有持在手的小太刀,更有抗在肩的野太刀,也有长柄的大薙刀。这些兵器在倭寇占四成左右,更多的倭寇用长枪、竹弓,陈沐还发现有两杆倭铳,也是铁炮。

    在陈沐看来,这些倭寇已经狂妄地不知自己姓甚名谁了,四散着三五个倭子踹门扛粮也罢了,还有人将来不及逃窜的军余聚到一处,围着那些叩首讨饶的百姓手舞足蹈,不时朝清远城看来。

    从城看过去,东边一二里外倭寇至多也三十多人,哪里有白元洁说的一百多个,难道是指挥使那边得到的消息是张永寿虚报的?

    陈沐找到白元洁气愤的缘由了,这么点武备简陋的倭寇,硬是让他们指挥使召集五个千户所卫兵全部放在城里,这简直是脑袋有问题!

    这么一座砖石清远城,算是一丈九尺高的小城,放着让倭寇打,这几十人能爬来?

    白元洁说的没错,这是窝囊废。

    “如若城破,白某自一力承担,罗千户不必再说什么,你自去寻指挥使告白某一状!开城门!”

    争执有了结果,白元洁连招呼都没打便径自走下城墙,陈沐连忙握着鸟铳跟下去。到了城下,便见白元洁高呼一声,召集旗军道:“倭寇在城外,数不过百十而已,白某决意出城迎战,凡随白某出城者,同生死共富贵!可有勇夫?”

    陈沐知道,白元洁这是抗命了,但他依然不假思索地起身走到白元洁身后,他一动,身后几名旗丁都跟来,只有未经历过黑岭夜战的郑聪稍有磨蹭,但转眼剩他一个人孤零零站在城墙根,左右看看只好硬着头皮跟。

    陈小旗并不认为这些倭寇是因为他所作所为造成蝴蝶效应引来的,也不觉得白元洁抗命的底气是自己。也是说,算没有他的明朝,白元洁一样会抗命,然后依然活着好好的,并在不远的将来做到清远卫指挥使。

    风险只在战斗,可陈沐真不觉得几百个人打三十多个倭寇能出什么差错。此时此刻他心里满满想的都是想办法毙掉两三个倭寇,转手是一百两银子!

    或许这次他可以不要钱,如果白元洁肯帮忙,他的实授官职兴许都能往动一动。

    有他小旗几人带头,后面众人这才踊跃跟,毕竟别人并不知道白元洁抗命。不过即使如此,等悬门升起吊桥放下,走出城门洞的陈沐回头望向鱼贯而出的众人,仅有堪堪六十余人。

    这里面还要算十几个白氏家兵,也是说白元洁麾下还是有二十多人不敢跟随出战。

    陈沐觉得……好像有点托大了。

    等白元洁再开口,陈沐便后悔地光想转头逃回清远城,可惜城门已经关了。白元洁对他说:“二郎,我再拨你八名火手,稍后三五十步接战,你看好敌阵吹海螺、舞金扇、执旗者,放铳打死他们!倭子依靠这些传令,他们在林间两侧有伏兵,务必令旗下众丁听我号令,不可擅自行动,否则我等必死无葬身之地!”

    六十多人打三十几个倭寇,陈沐已经觉得托大了,现在白元洁言之凿凿地说林间两侧倭寇还有更多伏兵,真的有他妈百人,陈沐脸十分僵硬地笑了。

    这还打啥?

    这还有啥可打的?

    要一个对一个,相距五十步陈沐有把握在三十步时击毙一名倭寇,可现在的情况是这样吗?他真信不过这些看去跟张永寿旗下火手一个模样的军户们!

    “你们看着点,别把铳对准自己人!”

    这是陈沐在七名火手划至自己麾下时说的第一句话,白元洁把出战的六十余人所有火手都交到自己手。两个白氏家兵用的是鸟铳,五个来自各小旗的火手使的是和魏八郎一样的火铳。也是说,现在陈沐部下有包括小八郎在内的七名火铳手、算自己与石岐四名鸟铳手,付元、郑聪两个长枪手及邵廷达一个刀盾手。

    极短的时间里,白元洁将部下十几名弓手布在陈沐左右,在他们之前放了八名刀盾手,两翼为长矛兵,组成一个近似三角的阵势,陈沐等人在三角最前。

    陈沐则将除八郎外六名火手三人一排放做两排,告诉第一排在接战后蹲下,第三排左右是两名白氏家兵鸟铳手,他与石岐则夹着魏八郎站在间,付元、郑聪护住他们左右。接着白元洁在后面传令,高呼道:“前进百步!”

    第一次置身军阵,被夹裹着向前走,面对心好似阴影般不可战胜的庞大敌人,陈沐缠着火绳的手不可抑止地微微颤抖。

    不知走了多远,身后传来白元洁发令命他们停止,前方已经能听到倭寇的喧闹,日光照在不远处挥着的倭刀映出一片雪亮,陈沐看见倭寇有人举起金扇,边走边跳。

    这个倭子跳跃的身影,在他照门准星之。

    扣下扳机,火绳引燃药池,短暂的等待药室传出巨大后座,砰地一声,硝烟弥漫。!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