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开海 > 第三十章 通宝
    这是倭寇?

    “这当然是倭寇!”

    战后收敛尸首救送伤兵,解救百姓一路前往百户所的路,白元洁笑着说出这句话。 不过这个时候陈沐已多少有些明悟,这场仗卫所死了十几个人,也得到十几具倭寇尸首,但实际他们仅仅敌对三十余人,算起来还是百户所的伤亡更大些。

    而得到的十几具尸首,白元洁对看出他们原本是哪里人如数家珍,七具尸首是明人,个头高体貌壮风吹日晒皮肤干燥,显然是沿海渔民,不过脚趾变形会使倭刀,应该在日本生活多年;六具尸首是朝鲜人,个头稍小面部扁圆,这有些北方明人的特征,但北方明人是不会做倭寇的,他们同样脚趾有些变形;另外三具尸首则不论衣着还是相貌皆为明人,脚趾亦无变形,当为新从倭的海寇;还有四具是真倭,其三个又瘦又小,使的也是长枪,显然只是日本农民没经过多少训练。

    而剩下的一个,是陈沐最后击倒在林间的那个着甲倭寇,被人寻到时还未死,叽里咕噜说着鸟语胸口淌血还握刀匍匐数十步,最后邵廷达看不下去他受罪,一刀削了头颅。

    也只有这个真倭,才符合陈沐心对的倭寇的定义——髡头鸟音,动辄赤体提三尺刀,且勇且憨,不知死活。

    藏在林间的也不全是真倭,白元洁亲自杀死两个都是明人从倭,不过看样子也都是在日本生活许多年的明人。

    当陈沐执着于他们是真倭假倭时,白元洁只是发笑,他们并不在乎这些人是真倭还是假倭,只要是倭够了,真假不重要,因为他们做的是一样的事。

    而对军户而言,除了那三个一看是明人的,其余都最少二十两赏银。

    付元时刻谨记着陈沐在广州府酒肆对他的鼓励,争取下次临战取个首级,他做到了。在追击过程,付元跟在邵廷达后面,用长矛捅死一个倭寇弓手,不过在接下来的追击他们遇到一个极其悍勇的对手,那是一名手持长短双刀的真倭,长刀逼退邵廷达的同时还削断付元的长矛,接着短刀劈在付元胸口,伤口不深,流了很多血。

    他是陈沐小旗唯一的伤员。百户所被倭寇抢掠后一团糟,有的屋子直接被烧毁,所幸卫所医匠还在,这才保住付元的性命,不过伤兵太多、医匠太少,究竟能不能救回性命还要看付元自己的造化。为此陈沐特地求清远卫派往广州府报战事的骑手去惠民药局寻医生程宏远,让老医生把药材代够。

    这个节骨眼去广州府才是真正要命的活计,但指挥使既然这么下令了,算要命骑手也得去。

    哦对,陈小旗麾下很快有第二个伤员了,魏八郎因为在战场朝天放铳听个响时候还傻逼兮兮地笑,被陈小旗狠收拾了一顿,大丈夫吐然一诺说以后再也不敢瞎放铳了一定打准,这才被陈沐放过。

    一战取得四颗倭寇首级,并在战后揍了死小孩一顿的陈小旗心情大好,接着便被百户白元洁叫走,让他清点属于自己的战利。因为陈沐放铳的精准与邵廷达的勇猛,小旗为此战斩获最多者,分配战利自然也是白元洁部下最多的,他们能得到此战接近三分之一的战利品。

    七柄倭刀,一副铁腹当甲,白元洁握着一柄黄色刀鞘漆永乐通宝的倭刀,抽出合刃光闪闪,递给陈沐笑道:“陈二郎你运道不错,刀纹路像影子般,是备前造,你的战利!屋子烧了烧了,等这仗的赏钱下来,你可以在清远城买处宅子,摆着当饰物,平时也能挂在身看着好看。”

    陈沐不会分辨刀的好坏,但这柄刀鞘漆永乐通宝的倭刀看着要其余六柄倭刀要名贵些,尤其白元洁还提到‘备前’这个词,他记得邵廷达说过,山城与备前,都是极好的倭刀,山城最好,备前次之。

    好看的东西谁都喜欢,何况是对自己有不同意义的战利品,但白元洁对这柄刀这么推崇,陈沐便笑着对白元洁奉道:“百户多次相救属下都不曾道谢,既然您说它是名贵的备前刀,那宝刀赠英雄吧!”

    “哈哈!不必了,这刀你留着便是。倭刀也不是太稀,改日去凤凰街,我让你瞧瞧我的两柄山城刀。”白元洁哈哈大笑,随后抬手指着刀镡漆着三枚永乐通宝纹路道:“不过这刀漆艺着实别致,居然是我大明通宝,若将来你手缺钱,我可帮你卖到扬州,虽然刀漆通宝俗不可耐,但那些盐贩子定愿意出高价购入,不少于这个数。”

    白元洁抬起两根手指,陈沐撇撇嘴问道:“才二两银子啊,怎么也能卖五两吧?”

    “是二十两!够你在清远城换一套极好的宅子。不过你现在不必急着卖,可能明年开春你不缺钱了。”说着白元洁指着另外六柄倭刀、小腹当铠甲以及和弓羽箭薙刀之类的战利,让从人给陈沐收拾好,这才引陈沐去一旁无人的地方说道:“这次你杀倭有功,白某平倭亦有功,但千户不会愿意让你我有功——这对我们是功,对他是过。因此有可能这几把破刀烂箭是你们亡命从攻所获的所有了,你可有怨言?”

    “嘁!”陈沐笑出一声,随后才轻松地对白元洁说道:“百户在城抗命我知道,可我不敢抗命。随百户出城,应当应分的,当个军户不能报国也罢了,要连安民都做不到,还做什么武人,不如苦读考进士!”

    陈沐的话说得豪迈,但白元洁怎么看,怎么觉得陈沐心里没底,抗千户之命出城作战,陈沐可能不知道这意味着什么,但白元洁知道。

    “哈哈哈,说得好!”白元洁拍拍陈沐的肩膀,笑过之后稍显严肃道:“千户的事你不必担忧,只是这段时间你不要去清远城了,先在安远驿站安心住着,巡视周边稍勤快些,以防有漏之倭,等春暖花开,白某会给你一个交代!”

    陈沐不是心里没底,他是真不在乎这些事,算千户要追究,那也有白元洁挡着,火烧不到他身,不过此时白元洁既然这么说,肯定是对他心里有愧,这倒不是坏事,于是顺杆说道:“百户,城里有我六匹马,在城门口拴着,有五匹是驿马要带回去,还有能不能从邵廷达、郑聪两人的余丁里挑三四个能干活的跟我去安远驿站?我想让他们帮我干点活。”

    对百户来说都是小事,白元洁挥手便应允下来,让他去城外岔路等着。

    这仗打得真他妈值!

    陈沐抱着通宝刀领旗丁过去,看着缓缓落下的太阳,美滋滋!

    注:并不是日本刀山城最好、备前次之,而是当时明朝人认为倭刀山城造刀最好、备前造刀次之。

    永乐通宝在日本战国时代是良钱、硬通货,织田信长的军旗是永乐通宝。

    感谢读者渡千生、あ荒言あ、想哭的感觉、躺的平同志、曾经悟爱、书友20180123093637180、懈怠ing、书友161106193932650、北边没有风、小道执明、巷落、那个人那座城那段情、幕后煮屎1993的打赏,谢谢!!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