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开海 > 第三十一章 穗枪
    走在前往安远驿站路的陈沐骑着马一步三晃,身后跟着不少人,除了旗下几名旗军,还有邵廷达的父亲、郑聪的父亲老旗军郑老头与幼子。 倒不是陈沐只想要这几个人,而是旗丁实在没家眷可用了。邵廷达家里人多,但都是些小娃子,付元家里倒是有人,但付元受伤总要有人照顾,偏偏石岐与魏八郎都是独户,再无人可用。

    不过这也足够陈沐高兴的了,有了这几个余丁帮忙,这个冬季他们便能把硝熬制出来,即便人力不足数量没有陈沐想象多,也至少不杀人拿脑袋换钱少,何况这事稳妥多了。

    至于说硝土私下买卖是不是违反律法,又该如何卖出去?陈沐觉得这个事现在还不用他操心,他需要操心的是先把硝土做出来。即使最后卖不出去,至少作为子药所需最多的原材料,今后他的子药将源源不断地产出,麾下旗丁能得到大量练习火器的机会,这也值得了。

    魏八郎先前被陈沐揍得哇哇大哭,不过在陈沐将从倭寇身扒下来小一号的腹当甲罩在这小子身时,转眼便乐得喜气洋洋,如果不是陈沐一再要求这个甲只能穿在里头,他非要光屁溜穿着腹当逛一路才好!现在傻孩子正披着破棉袄扛一杆倭寇的长枪拄着火铳,腰还别一把快撵他长的倭刀,乐呵呵地走在最前头。

    这一仗的战利算是给陈小旗麾下换装了,旗下几名正丁一人腰悬一把倭刀,石岐弄了柄长枪还分得陈沐杀死在林那个武士的武具,穿在棉衣下面刚好合身;本来邵廷达的鸳鸯战袄已经破得不像样子,陈沐想把唯一一件武士甲给邵廷达的,但他太过魁梧,倭子甲胄他穿不合身十分滑稽,只好给稍瘦些的石岐穿。

    负伤的付元自有他斩获的倭寇全身兵甲,不过那个倭寇弓手较穷,也一张长弓与倭刀还值点钱,都放在付元家里,陈沐还给他妻儿留下些许碎银,让他好好养伤,别留下什么顽疾。

    黑岭夜战所获赏钱,如今已被陈沐花了大半,可他却没有丝毫担忧。这个冬天在驿馆管吃管住,等到开春回卫所还能把俸禄换几两银子,足够开销了。

    对了,他屋子被倭寇烧了,粮食也被倭寇抢了,可赶走倭寇后分到的战利和粮食,反倒过去还多了些……至于最后少了谁的,陈沐并不关心。

    反正跟随白元洁出来作战的军户都多多少少分得粮食,没出来的那些,自己家被抢了还无怯懦,且叫他们饿着去吧,当被倭寇抢了!

    马的陈沐捣鼓着倭铳,想着回去之后让关元固给做一副合手的铳床,再试试能不能修修最早那杆被他抡废掉的倭铳,旗下如果能有三杆鸟铳,再遇到倭寇心里也不慌了。尤其在今日见到火铳炸膛的一幕,更让他坚定了以后他的部下一定不会再有火铳这种兵器。

    即使要有,也要自己亲自督造的火铳才行。

    说实话火铳不是没用,在战斗他看得清除,成排的火铳尽管射程稍近,但对冲锋前的敌人能造成无与伦的威慑力——连火手自己都不知道弹丸会飞到哪里,更别说敌人了。而火铳鸟铳更优的方面则是近战,火铳手可以在不被任何人保护的状态下,发铳过后直接加入近战,这些短榔头不论敌人是不是穿戴铠甲,都拥有一定的杀伤力。

    反观鸟铳手不行了,被敌军侵入十步之内,鸟铳手并没有多少防备能力,除非他们再带一柄腰刀,可一杆九斤十斤的鸟铳已经足够沉重,并不是每个卫所兵都能有邵廷达这样的好体格,过于沉重的背负只能让他们的战力急速下滑。

    要想真正让鸟铳手成建制,并在远攻近防立于不败之地,陈沐需要一样东西——刺刀,最简单的塞式刺刀。

    可现在还不是时候,如今麾下只有小猫两三只,即便两杆鸟铳都装刺刀也并不能在战事起到多大作用。好似今日的战事,根本没有到需要陈沐动手的时候,倭寇的从倭死伤大半,这些渡海而来的真倭便感到不值而引兵退去。

    倒是三眼铳,这种横行九边的兵器,虽然陈沐还未能一睹真容,却真切地想看一看。

    与陈沐在骑行悠哉做派不同,邵廷达策马一路腰刀都出鞘提在手,他可不觉得眼下有什么值得高兴的事。驻军几千的清远卫都出现百倭寇,别管其从倭有多少,这都意味着局势不好。尽管他们击退了来自东北顺流而下的倭寇,谁又能保证在清远其他地方没有出现倭寇呢?

    他们在百户所的房子被烧了,从百户所启程之后邵廷达脸色一直不好看,这个冬天他的妻儿将会寄人篱下,尽管同处卫所多半会受到妥善安置与照料,到底金窝银窝不自己的狗窝。邵莽虫一直对道旁虎视眈眈,希望此时此刻能再蹦出来几个秃头倭寇,让他狠狠撒一撒心头怒气!

    虽说遇到剑术高超的真倭他未必打得过,但邵廷达心里是这么想的,不然心头的邪火儿没地出!

    还真让他们遇到了。

    行至距离安远驿站十里外的道旁,树林间突然窜出三个人影,将众人吓得不轻,陈沐当即抬起倭铳对准人影,尤其是看到三人光秃头顶那倭人招牌式的小发髻,当即将扳机扣下去,铳却并未发出任何声音,没有引燃火绳的铳,又如何开火呢?

    邵廷达的反映更是过激,直接从马跃下操刀而,石岐郑聪等人纷纷挺枪围,却谁都没料到,这三个人影跃出林间不是提刀挑战,反倒乓啷啷三把倭刀丢在地,跪倒在地,当一人还高声叫道:“沐哥儿莫伤我等!”

    倭寇口汉话一出,一众清远卫武夫纷纷愣住,长矛短刀逼,踢开了地倭刀,只待教他们说清再由陈沐定夺。

    “呀!”

    不过大人听见言语会停手,一根筋的死小孩却不会。魏八郎走在最前,起先被三人跃出吓了一跳僵在当场,此时却不知下定了什么决心,半大少年的五短个子挺着日本穗枪高声大呼着朝前跃起冲锋——枪头直挺挺地由至下将右侧磕头的倭寇脖颈扎穿钉在地。!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