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开海 > 第三十五章 总旗
    官职当然不可能依靠白元洁随随便便一句‘副千户白元洁有令’能升的去,实际这几个月白元洁都在为清远城东一战的战功而奔走,亲自前往广东都指挥使司、布政司,甚至前军都督府都派人送去信件,这才为清远城外那场战事取得相对公正的评价——他们御敌有功。

    只有确定是有功的而不是抗命的,才能进一步有受赏的可能,等一切尘埃落定,也是陈沐等人听说白元洁升任副千户的时候了。在那之后,白元洁乘船顺北江一路而,沿江走韶州等地,他做了一件大事。

    募兵。

    募被称作蛮獠的蛮疍人充他部下五部百户所缺失军户,为此白元洁征募到一支足有四百余正丁、余丁过千的大军,顺流而下回到清远。

    “千户,这是你说的募了点儿家兵?”

    随白元洁的回还,当陈沐的脚再踏进清城千户所,墙寨内千人翻盖屋舍干得热火朝天,男子妇人绣面身,千户所正插千户旗,周围各插龙蛇旗,这些来客分明是不同习俗种族的蛮獠兵。而登寨墙举目望向清城千户所不远处的北江面,数百艘渔舟小船停靠岸边,那是蛮疍人自太祖时起定下以舟为家的祖制。

    四百多户,家眷千,都被白元洁募为家兵,充作军户。

    这种操作在陈沐看来很迷,太祖皇帝是没说舟疍户不能成为军户,也没说不能募为家兵,可算白氏再有钱也禁不住这样折腾吧?

    “陈二郎,清远与倭寇一战,你以为如何?”白元洁没回应陈沐调侃似的疑问,轻轻覆手看着清城千户所,面容肃穆道:“卫所兵不堪大用,白某知道。可白某不知道他们居然不堪大用至此!三千余军户被百十倭寇吓住在城里不敢迎战,百户出战所率兵员不过四十……你知道白某这副千户麾下五部百户在籍军户多少?二百,二百一十七户。军纪涣散士气低下,这样的卫所军还是我大明护国之军?”

    陈沐低头看着脚下,又看看那些纹身好似蛟龙的疍户,没有说话。他能说什么呢?告诉白元洁整个大明所有卫所都是这个样子,有的卫所甚至只剩下千户一人?

    “今后便不同了。”白元洁年轻的脸写着振奋,伸手挥向清城千户所,指着那些忙碌的疍人道:“土人说疍人以舟为室浮生海,是为贱籍故不通婚,疍人自画面纹身取蛟龙之意,自称龙户求活海,所以人们叫他们蛮疍。可你看这些疍人,他们臂粗、臀大、腰板宽、腰杆硬,在白某看来,正是最好的军丁——自今日起,这清城五百户,便号蛮獠营!”

    在白元洁的雄心壮志下,陈沐仔细观察忙碌的疍人,知白元洁所言不虚。过去人们说游泳运动员有最好看的身材,肩宽臂长倒三角,是因为大量水运动水压塑造而成。疍人的身材不如那样好看,却更加有力,每个疍人男儿身材都像一道门板,宽阔健壮,尽管他们的个子未必都有邵廷达那般魁梧,但谁都不能否认,疍人的确是极好的军士。

    陈沐能从另一个角度找到原因,这些疍人受于贱籍,很少登岸,日子过得辛苦吃食却军户强出许多,他们的食谱不缺鱼肉,有精细的蛋白质补充营养,动辄舟楫数十里,不论泅水捕鱼还是操橹滑桨,都能给他们巨大的运动量。

    所以他们强健、有力。

    白元洁本来是想在清远城凤凰街的白氏宅院请陈沐饮酒的,但先帝大丧尚未除服,饮酒作乐显然不合时宜,便索性二人牵着马引几名亲兵顺着官道边走边聊,“如今卫所恬武嬉,卫所军官更是如此,清远三千旗军,可战者恐不过数百,如今白某募蛮獠营,今后自当整军练军,屯田事宜,你陈二郎既为我户下总旗,要担起更多。”

    说着白元洁转过头来,“你的总旗要耕种五十顷田地。”

    陈沐自然点头应下,不过头脑里打了个转才瞪大眼睛,诧异出声道:“五十顷?!”

    五十顷是五千亩田地。

    明朝军户,一人军田五十亩,这是祖制。祖制开始是每个军户的田地,但百年下来,祖制也禁不住年岁摧残,如今的军田大多为军官私有,所种收成其属于军户已不足十之二三。五十顷田地,不论肥田劣田,都意味着陈沐一部总旗要耕种过去一个百户所的田地,这不是要累死他?

    “不必将眼睛瞪得那么大,过去白某任百户时,百户所便是耕作五十顷田地,旗军不过六十余户而已;你有白某这样的官应当知足,全清远卫或许你能找到麾下足额的小旗,却绝不会寻到麾下足额的总旗,你是第一个。”白元洁抬手指指陈沐,这才深而缓地吐出鼻息,道:“过去百户所军户,除战死者,参清远城击倭一役者共五十四户,正丁五十四、余丁二百一十三人,尽数划于你旗下。”

    陈沐听到这时悬着的心才放下,要真让他领二十多户人去耕五千亩地,这事他是不论如何都做不到的,但补满旗军,倒时可以一试。

    他能察觉到白元洁的变化,显然抗命出战一时对白元洁造成很大的影响,否则也不至于像如今这般刚刚升任副千户便大刀阔斧地在清远卫自己部下施行改革,念及此处他不免忧虑担心,任何地方势力构cd是盘根错节,一个小旗完全掌握旗下十户容易,可一个副千户能完全掌握麾下五百户?

    这是扯蛋!

    算是戚继光,若早年没有胡宗宪鼎力支持,他能募练出骁勇善战的戚家军?

    何况清远卫的白元洁!

    “那些不敢作战的军户,已被白某去籍,放他们自去募做家丁也好、做募兵也罢。白某不像广东守备那样贪慕钱财,只求练军作战护岭南之地。依照惯例,你可在军田得三顷收成作为私财,陈二郎——你可想好,这五十顷军田划在哪里?”

    军田在哪,还能自己选吗?

    陈沐想都不想地开口说道:“北江南岸,安远驿近畿。”

    却不想,白元洁听到当即火冒三丈,鄙夷地看着他,斥责道:“白食白住,瘾了?”

    注:时任广东守备是后来万历援朝之役,露梁海战明军指挥将领陈璘。

    璘有谋略,善将兵,然所至贪黩——《明史》!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