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开海 > 第四十一章 中人
    没有人知道陈沐想干什么,他一步步朝前走,直至面前是厚实的人墙。 那些矿工缓缓围,眼闪烁的危险与慌张令人生畏。这些健壮男丁更让人害怕的是他们手拿的木棍肩扛的矿镐。

    在陈沐眼这是破甲锥与钝器,完美克制他一身棉铁甲。

    陈沐的心跳砰砰响好似擂鼓,不自觉地舔舔干燥的唇,面无表情环视周围矿工,幸运的是在他们脸也看到了恐惧……麻秆儿打狼两头怕,这事好解决多了。

    “陈某杀过山匪也宰过倭寇,但不打算跟百姓厮杀,让开。”

    人们听见他说自己杀死过山匪,没什么反应,但听陈沐曾与倭寇见仗,眼底皆露出惊骇,有人不信正待说什么,却见陈沐腰间正悬着一柄装具精致的倭刀,纷纷退开。

    抬起手臂,劈开人潮,陈军爷径自走向杨帆。

    “铁票是十两银子?”

    陈沐与杨帆面对面问出一句,待这官矿山主点头后,转脸对被捆在木柱的税吏问道:“你出,有问题吗?”

    贪图钱财的税吏早被吓坏了,哪里还有半点贪赃枉法欺压矿主时的体面,脸带着未干泪痕、身下带着尿湿污渍,袒露被矿工扯开衣襟的胸膛,眼见陈沐像见了救命恩人般嚎道:“他们要剖我的心!”

    啪!

    “贪钱时怎么不知道怕,十两银子,没有死。”陈沐扬手一巴掌,随后揉着手掌对杨帆道:“矿山你不能开了,趁现在跑还来得及,卫所军疲懒久已,逃不逃得掉看你运道。”

    “都不容易,好好活着吧。”

    陈沐说罢看着矿工们叹了口气,杨帆等一众矿工还在发愣,有人问道:“军爷,官府不,不追究?”

    “官府追不追究陈某也不知道,但不激起民变,对谁都好。”陈沐自己心里也直犯突突,这些矿工的样子并不像是真到了要与税官、旗军决死的情况,要真有那么大胆量与气愤,早提着锄头把矿山张永寿那二三十个还有战斗力的旗军灭了,根本不必等到现在。

    尽管不知道为什么,但陈沐觉得这是好事,抽出佩刀为税吏斩断绳索,这肥头大耳的家伙直接一屁股坐到地站都站不起来。

    陈沐心头松了口气,一众矿工情绪被自己几句不追究的话稳住,煽动雇工的杨帆也束手一旁不再纠缠,似乎思虑自己应当如何收场。看起来这事应该这样轻易解决掉,了不起税官会对自己有些微词,不过没犯到他们手也管不到自己头,勉强算是皆大欢喜,接着刚解救下来的税吏便做出陈沐怎么想都想不出的事情来,他居然在百矿工环围之抓着陈沐的靴子喊了起来。

    “抓他们,杀他们,他们要杀官造反!杀了他们!他们要造反!”或是惊恐或是天生,陈沐只觉声音难听刺耳,这税吏狠狠攥着陈沐的腿,趴在自己尿液浸湿的土地指着周围矿工大声喊着:“等出去把他们都杀了,这些刁民,不杀不足以卫国法,不杀不足卫国威!”

    这特么不是税吏,这是傻逼啊!

    陈沐从山坡放铳到单人入围,好不容易消除矿工对他的敌对心理,好不容易稳定下来的气氛,简简单单被两句话破坏掉。说实话,陈沐这半年从未见到过有如此强大破坏力的人。

    他很想问问杨帆与这些矿工,谁愿意行行好帮个忙把这税吏宰了。

    世间竟真有如此没脑子之人!

    本来陈沐进来时分开的道路,被矿工们隐隐围,手里握着刀的杨帆也将身子微微横来,神色不善地望向陈沐与税吏,大有一言不合将他们撕碎其之意。

    这下局势明朗了,矿工刚刚松弛的神经又被狠狠吊起,只要陈沐一句话说不对,奋力走出黑岭轻易击杀倭寇的陈军爷便会死在这矿山之下。

    陈沐不慌。

    他抬起左脚,印在税吏脸,作为其没有脑子的惩罚,随后收回被抓着的右脚,向旁边走了两步,又转过身来指着骂道:“杀官造反,不入流的小吏——你也算个官儿?”

    这一脚,陈军爷与矿工再度达成共识。

    眼见走是走不出了,陈沐反倒放平常心,原地踱出两步还对身旁矿工道:“受累,搬个椅子来。”

    “朱库使,这税吏陈某是救不出去了,你过来吧。”陈沐朝山坡喊了一句,接着又仰头对矿山的旗军朗声道:“张百户,你的旗军死了人,也下来说说,这事怎么解决!”

    周围矿工一片噪杂,说什么的都有,陈沐还听见有人说什么要把他杀了拼个鱼死破之类的话,不过说话的藏在人群他也不知道是谁。他周围的矿工倒显然都没有这个打算,还有人听从差遣地把炼矿时的木椅搬来。

    “要是想鱼死破,陈某在里头,旗军在外头,大不了你们将陈某杀了,大家一起死。倘若不是都想死……”末了,他才接过不知所措的矿工手里提着的椅子坐下,对杨帆道:“陈某当个人,把这事解决。”

    他现在知道这是怎么回事了,恐怕先前不论税吏还是张永寿带着旗军,都不是来解决事情的,或者说他们是想以镇压的手段来解决,如同陈沐领到的命令一样,弹压矿工。

    官吏与军官对百姓天生有说不清道不明的傲慢,他们过来根本不是同矿工讲道理的,故而等陈沐率军感到已经打了起来,丢人也是幸运的是,张永寿的旗军没打过矿工,否则这是一场屠杀。

    朱襄不知情况,心有些忐忑,但看起来局面似乎已为陈沐所控制,便带着一股子读书人的骄傲走下山坡。张永寿可不想下来,他觉得陈沐不是脑袋被倭寇射箭打坏、是在广城听三国听多了,玩什么单刀赴会?

    但百双眼睛看着他,由不得他不下来。

    等这二人走进人群,陈沐摊开手掌说出自己的想法。

    “税吏索贿,是山主抗税之因,票税理应他出,否则是民变。山主的矿开不成,矿工散去,勉强全身而退,也不需票税;张百户部下旗军多有死伤,这钱补贴旗军抚恤;三位觉得如何?”

    陈沐笑笑,“要是不行,你们谁行谁来!”!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