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开海 > 第四十二章 狼马
    陈沐的想法,其实也是矿主、矿工吃亏,矿山开不成,弄不好今后还会被报复,留给他们的恐怕只有背井离乡一途可走。 但他也没有别的办法,在这个时代,矿工囚禁官吏、冲突官军,已经是民变了。

    而民变,在这个时代绝大多数官吏看来,都应当镇压。

    谁都可以镇压,唯独陈沐不能。

    “不行!”

    “不可能!”

    对陈沐的提议,朱襄与张永寿下意识同时拒绝,但接着他们望向四周,张永寿率先软了下来,狠狠地看了陈沐一眼道:“不过当前,也只能如此了。”

    他不像那个税吏那么傻。

    形势人强的道理,张永寿还是明白的。

    朱襄的反应有意思了,他看着陈沐居然笑了起来,随后没好气地对山主杨帆问道:“这皂吏从你这儿图走多少银钱?”

    杨帆是几人最期待转机的,陈沐的出现把原本已接近崩溃边缘的他从悬崖拉了回来,此时听到库大使发问连忙答道:“二十余两。”

    陈沐暗自咂舌,先前不直说这税吏索贿几两银子,怎么如今成了二十多两,为这么一张十两银子的铁票,杨帆居然能让税吏断断续续讹诈二十多两……他在这儿开矿一年刨去矿工雇钱,能挣二十多两?

    呸!

    要能挣二十多两,他还至于被逼到绝路?

    朱襄转头想提起税吏的衣领,动作到半截又仿佛不愿脏了手,俯身嫌恶道:“朱某缺少管教竟叫你做出如此肮脏事,钱都吐出来十两依陈总旗的话交与张百户抚恤旗军,十两交与官府交差,若交不出来去蹲大牢吧!”

    “二十两银子的事。”朱襄即是气愤又是懊恼,抬脚踢在税吏屁股骂道:“还不嫌丢人吗,自己爬起来滚蛋!”

    朱襄看都不看税吏与杨帆,朝张永寿及陈沐拱拱手,道了声:“今日之事,朱某回还定如实禀报蕃台,如此朱某便先出去了。”

    朱襄率先离开,矿工见他不追究,纷纷叫好让出路来,此时此刻仿佛他们都忘了还躺在地的伤工与先前与旗军血拼的死难者。

    张永寿见朱襄并未受到阻拦,也不说什么,皮笑肉不笑地对陈沐说了句,“陈总旗,张某也会将事情原原本本告指挥使,你好自为之。”

    陈沐咧嘴露出满口白牙,低头拍拍先前穿行林间挂到的浮土,对周围感激的矿工抱拳随后说道:“既然事了,陈某便也走了,诸位还是早些散去,省得夜长梦多。对了——我是陈沐,清城千户所总旗,你们体格都不错,如今毁了矿山,若日后生计困难可到安远驿站入我麾下,军户不至富贵,但陈某旗下尚能温饱,告辞了。”

    杨帆等人对陈沐再三下拜,被簇拥着走出人群让他心里非常满足,但更多是感慨世道艰难。

    在他看来没有激起民变,还给军卒得到抚恤,偏偏最该感激他的两个人没有感激,反倒是受了气的矿工感恩戴德。这是什么世道,这世道的价值观又是什么样的价值观?

    也前后脚功夫,张永寿呼唤躲在山的旗军相互搀扶着下来,陈沐知道这小子心里一定恨透了他,所以也没自找不痛快地同他搭话,哪儿知道张永寿自己走前来,又换了一副笑脸拱着手说道:“陈小旗好威风,不费一兵一卒达成所愿。”

    说着,张永寿指向山坡结阵的旗军,笑着问道:“早听静臣说过陈二郎练兵有术,难怪能有御寇大功;都是同样的军户,在陈总旗麾下是不一样,你我老相识了,不知可否传授一二,再到临战张某也能求个自保。”

    陈沐早知道张永寿是个笑面虎的心性,对他防备颇深,本不愿同他再攀交情。不过眼下张永寿既然开口,陈沐索性停下脚步,笑着对张永寿问道:“张兄看不那十两银子吧?”

    他不缺钱,看不那十两银子,自然也不会感激陈沐,更不会因此谅解陈沐把他喊下来置身险境,但张永寿同样也不理解陈沐这时候说十两银子是为了什么。

    “这和练兵,有什么干系?”

    “那不是给张百户的,是给死伤旗军的。”陈沐挑着眼睛望向张永寿身后互相搀扶的凄惨军户,笑道:“陈某毫无家学渊源,只知道练些队列,教旗军熟练技艺,哪里懂什么练兵。但是张兄,你总喂他们吃草,打起仗来却希望他们像狼一样为你而战,这怎么可能呢?吃的是草,了战场只能像马一样跑得你还快,追都追不啊!”

    说罢陈沐不再停留,扶着刀柄走到山坡对部下一挥手,骄傲极了,“走,回安远驿——朱库使还没走?”

    陈沐一看那穿着桃色袍子的布政司库大使朱襄还没走,正背着手跟邵廷达站在一起,见陈沐过来这才翻身马,回头指着被两名旗军押着的税吏,说道:“这蠢材方才竟想逃走,多亏陈总旗部下得力,才将他拿下。回程一条路,不如同道而行,陈总旗?”

    陈沐能说什么,接过魏八郎牵来的缰绳翻身马,探手向前对朱襄道:“请!”

    行不过几步,朱襄对陈沐问道:“陈总旗,方才在下有一事不解,还望解惑。为何张百户带兵来此,矿工便与之血战;陈总旗带兵至此,矿工却甘愿束手,前前后后死伤数十,最后却不过二十两收场,这是为何?”

    踱马而行的陈沐楞了一下,差点脱口而出‘张百户傻**’,但到底还是忍住了。

    斟酌片刻,陈沐对朱襄笑道:“张百户当矿工为变民,自当讨伐;陈某当矿工为矿工,所以相安无事。百姓食不果腹受皂吏欺辱还能对朝廷保有敬畏忠心,陈某又何忍一定逼反他们呢?”

    陈沐只是随口一说,朱襄却不知想了些什么,沉默打马良久才幽幽道:“陈总旗有见地,去岁广东李彪、李珍父子造反、江西谢允樟、下历赖清规造反;前年浙赣矿工民变、四川蔡伯贯起白莲教,都有你言语的缘故啊!”

    注:朱襄是个税官,别因为姓氏多想。

    明朝嘉靖年间民乱兵变有籍可查、声势浩大者四十五年间四、五十起,因明朝此时财政已入不敷出,开支是收入的两倍以,不断向南方加大摊派税银,致使各地民乱、兵变不断。在民乱,参与造反的主体为农民、盐徒、矿工,分别代表日渐繁重的田税、盐税、矿税。

    但现在并不是赋税最重的时候,普遍认为矿税加重是万历皇帝下派官担任税监开始。!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