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开海 > 第四十四章 备战
    做一个拿出去送礼的小物件花去全身家当,白元洁除了有魄力还能说什么。

    白元洁对陈沐有多少钱是很清楚的,毕竟陈沐的银钱来源都是跟着他打仗的赏钱,黑岭得了二十两、清远城外得了一百二十两,里里外外总共一百四十两,二十两在广城花费七七八八,这一百二十两又购入水晶片,恐怕所剩也五六十两。

    怪不得这新晋总旗不在清远城买宅子,反倒让军余在属地林子里新建木屋院舍……他是舍不得。

    所幸钱对白元洁来说不是大问题,亲自去了趟广州府带着盛放望远镜的木匣造访赋闲的俞大猷,随后又带回数枚水晶片,供关元固打磨成镜,再寻机会献给谭纶。

    回还清城的白元洁一直与陈沐说着侥幸,俞大猷是出名的清廉,如果不是望远镜这东西在军事的效用,要想给他送出这东西基本不可能成功。

    除此之外白元洁还带回一个消息,他该像传统武人那样读书射箭了。

    这年月要想出头,要么立功,要么有功名在身。功勋决定职位还能不能往升,功名则决定升官的难易程度。说实话陈沐不是没想过考武举或考举,但他觉得自己即便考了也未必能考。

    四百年后至此的灵魂,耍耍小聪明弄出些小发明,找几条大腿抱着,这事儿不难。但要他实打实的考武科、考科?这太难了。

    科的难度自不必说,武科……陈沐只需要想到过去看到那些古董,像什么武状元用举重打熬力气的百斤大刀便望而生畏,别没舞起大刀反而把自己压死了。

    陈沐向白元洁表达自己对武举的担忧,却没想到像说了笑话般令白副千户捧腹大笑,“你说什么傻话,武科又不考勇武,亦不需你阵搏杀,关键考的是军策论,你头脑灵活,读些兵书最重要的策论当不在话下,反倒是弓马——武科是不考铳术的,你要习练射艺。”

    “不用举大刀?”

    “举什么大刀!”

    “不用舞石锁?”

    “舞什么石锁!”

    陈沐笑了,他想试试,“那,千户,这射艺弓马是什么要求?”

    “骑射十箭,四者合格,自然多多益善;步射十箭,亦为四者合格,也是多多益善。”白元洁轻叩桌案,道:“关键还是在策论,藻华美而言简意赅由主官说了算,明白这意思吧?”

    骑射步射十四算合格?

    这在陈沐看来不要太简单啊!他拿鸟铳能在六十步内发十八!

    “嘿嘿嘿,要能考个武举人回来,感觉很爽啊!”

    白元洁看着陈沐傻笑,便失去了继续交谈的念头,把想说的都告诉他,临走前拍拍他的肩膀,留下一句话,“好人当不了官,坏人当不好官,自己想想。”

    陈沐没往心里去,他满脑子都被武举填满,恨不得马操练出一手出色的射艺,考他个武举人甚至武进士出来!

    不过……陈军爷练习骑射的第一天摔了两张弓。

    “这破玩意儿根本射不啊!”

    二十五步距离,陈沐射空了一个箭囊十五支箭,手腕手指累到抽筋这些小事不说了。弓弦崩在手臂抽起了两个血泡、张弓时从马背掉下去一次,只顾瞄准骑马跳下河、撞猪圈各一次,而命率维持在凄惨的……不存在的,哪儿有什么命率,他一箭都没射。

    考武举?

    考武举死路一条啊好不好!

    说实话这挺打击积极性,不过陈沐没什么好气馁的,毕竟他也知道练弓箭不是个容易的事情,别人连射艺两三年才有了手熟的底气,他凭什么刚一摸弓能成个好弓手?

    说是山无岁月,清远卫相对封闭,外面的消息通常传进来要些日子,里面的人没事也不出去,似乎从倭寇退走后清远没什么新鲜事。

    陈沐歇了两天把胳膊养好,此后半个多月忙着习练弓马,闲下来跟着鸟铳队放铳,除了这些也只剩读读兵书这一件事可做。不过进境最难的,不是弓马而是读兵书,因为他的化水平还停留在有些字需要捧着书去找石岐请教的程度。

    在他成为总旗之后,才更深切的感知到明太祖朱元璋制下的卫所军制为什么会逐渐走至崩溃,因为军田的耕作对足额的军户来说,非常轻松。麾下有五十正丁、二百多余丁的陈沐,旗军根本没再下地干过活!

    二百多个军余足够了,这还是只有农具,农畜只有从驿馆借来一头大水牛的情况下。

    这种情况,不要说过去那些卫所里四六不懂的军官大老粗,算是陈沐都想没事给麾下旗军找些事情做,因为人不能太闲,闲了心里长草。

    好在陈沐是知道自己将来要面对的是什么,作为手仅有的这支武装力量,陈总旗咬牙切齿着督促他们操练,由麾下小旗平日常规技艺操练没什么好说,要求只有严格一个;每隔三日,要抽出一天由陈总旗亲自操练队列,不为别的,为培养这些过去游手好闲的军户服从命令。

    同时这也是在为将来他懂一些这个时代军略后调兵遣将更容易些。

    转眼春季过去一半,快到该插秧的时节,秧田里的秧苗已长至二寸,远远望去绿油油一片煞是好看。安远驿站近畿的岩洞已经很难熬出硝来,这半年多占七八个劳力,熬出硝石近两千斤。

    不是陈沐不想接着熬,熬硝是个大体力活,郑老头被累病了,其他几个余丁也都受不了,必须要歇个把月才行。

    左右那个硝洞熬不出东西,陈沐索性让其余丁都回家休息,命人把硝石都带到总旗衙门新盖的小仓库存着。倒是那俩倭寇让他有些伤神,三四个月过去他们头发才堪堪长出四寸长,好在明朝男子都戴帽子或巾,在陈沐给他们带巾后再戴大帽之后,看去倒没有什么怪异。

    陈沐觉得,是时候给这两个倭寇军籍了。

    不过,从千户衙门带着二人军籍回来的付元却带回另一个不同寻常的消息,白元洁曾对陈沐提起那个在韶州府作乱的李亚元,已成尾大不掉之势,聚众数万攻陷河源、翁源诸县。

    “白千户让卑职告诉总旗,要准备出征了,总督吴桂芳征兵十万,令已传至清远,即日出征!”

    注:明朝武科改革要到万历末年,那时武科取士才趋于完备,增加枪、刀、戟、拳搏、刺击等技法考试,亦有营阵、地雷、火药、战车等项目,理论也变为兵法、天、地理等考验。

    不过这一改革虽然得到皇帝同意,但也没能完全施行。!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