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开海 > 第四十六章 屯兵
    韶州府英德县,城外连营十数里,其间民夫往来运输辎重,自广东各地应征而来卫所军、土司军营角相连,终日操练威风赫赫。

    陈沐被临营的军士喊号操练烦得够呛,想引弓射几箭练习射术都做不到,回到军帐读兵书又看不进去,气得在营寨里乱转没处发火,对左右抱怨道:“他们好端端的都跑到韶州府来操练什么,不是该养精蓄锐以待大战吗,啊?”

    齐正晏与隆俊雄跟在他身后扶腰间倭刀相视而笑。

    邵廷达等人都做了小旗独领旗军,不能再常伴左右给他跑腿,连小八郎在战时都要引自己麾下旗军肩负起更大的责任,好在那一小旗军士已被陈沐操练得差不多。

    尽管还是时常对魏八郎抱有轻视与糊弄的心态,但被惩罚怕了的他们都不敢在出征时随意嬉闹,否则小八郎还真镇不住他们。

    但陈沐已经习惯身边有几个人随时驱驰,便将这两个投效倭寇带在身边。

    如今他们头扎黑巾戴着铁盔把脑袋护得严严实实,身穿清城军匠那买来的鸳鸯铁线战袄,看去倒挺像两个总旗家兵。虽然倭刀还是用老法子插在束腰里看去有几分怪异,不过明军习练倭刀的也不在少数,倒也不会令人觉得怪异。

    可惜是没人给陈军爷装子药了。

    不过这俩人的刀术倒真不错,齐正晏在旗下军户使刀功夫仅次于邵廷达,这还是吃了身材稍矮的亏,否则邵廷达未必是对手。隆俊雄更是要邵廷达还厉害些,他在日本国跟从武士学了六年挑战,放眼清远卫单对单用刀都未必有谁能打得过他。

    “傻笑什么?”陈沐正在烦恼的气头,转头看这俩人偷笑,道:“还是说你们知道他们为什么这会操练?”

    “总旗您出去看,这时候操练的营寨,里头九cd是卫所军。”

    隆俊雄过去不是军户,如今融入得要慢些,整日扣着刀不太敢说话。

    齐正晏从小是军户,虽然逃了几年,重新融入进来并不困难,几个月下来已经习惯在陈沐身边,有些阿谀地说道:“营寨悄无声息的都是土司军、将领私兵、募兵。没啥别的原因,临时抱佛脚,怕打起来死得太难看!”

    说完齐正晏还不忘补一句,“广东的卫军我们兄弟都见识过,能跟总旗的兵肩的,只有那些募兵、将领私兵。”

    陈沐瞥了他一眼,这俩傻货,生怕自己忘了他们以前是倭寇!不过他倒不是很在乎这个,能为自己所用不再出去害人,多少是一桩功德。

    “你们见过很多明军,我问你,你们被戚家军打败过,跟我说说戚家军是什么样子。”陈沐说完还带着些许窃喜地问道:“陈某的旗军,与戚家军较,如何啊?”

    齐正晏与隆俊雄先前脸还有点喜色,等听到陈沐后头发问,都结结巴巴地说不出话来。最后还是隆俊雄小心地看了陈沐一眼,道:“总旗,戚家军与倭寇作战,杀百余倭,常常不伤己一人,这……这个咱没得啊!”

    陈沐看这俩噤若寒蝉的样子笑出声来,寻个放置火药的木桶摆手招呼他们坐下,道:“我是随口一问,后边的军队磨磨唧唧不到害得咱们都屯在这儿不能开拔,随便聊聊,说说,陈某的小旗哪儿不如戚家军?”

    他当然知道自己的军队不如戚继光将军的军队,但他也不知道究竟是哪儿不如,是军备、组织、士气、战阵,还是玄而又玄的韬略?通过偶然读过的古来了解古代军队的他,根本无法对这个时代最精锐的军队产生任何客观准确的认识。

    知道不如取长补短呗,至少有见识打底总要什么都不知道领会来的多,当这份四百年后的见识与实践相结合,他才能成长为优秀的古代将领。

    “这个咱见识浅薄的,也说不准,说错了总旗别生气行。”齐正晏见陈沐做出一副闲聊的样子,心里稍稍轻松些,指着别的卫所军营寨营帐的方向道:“这么说吧,这些卫所军要是在戚将军麾下,打一场仗七成人都被自己的束卒杀了。”

    陈沐愣住,皱起眉头道:“你瞎说什么,戚将军的军队怎么可能杀军冒首?”

    “嘿!不是杀军冒首,是军纪。”齐正晏抿嘴笑了一下,接着脸露出回忆的神色,带着几分畏惧道:“戚家军打仙游的时候属下在倭寇,临阵看见有鸟铳手掉了自己的药囊、步卒没拿出兵器,接着被整肃军法把耳朵割了,一点都不犹豫。这事,日本国那些倭寇都做不到,总旗做得到么?”

    陈沐点点头,随后问道:“倭寇的军纪也很好?”

    他只记得倭寇阵势里确实没人喧哗,但真正倭寇组成的两个小队当时都躲在林子里,他没仔细看的机会。

    “也不是全部,像倭人海寇,或者叫浪人的,军纪差些,但冲锋凶猛;要是日本国的兵将,他们军纪好多了,卫所军强不少,行军抢掠都不能喧哗,但他们也不能和戚将军的义乌矿兵,差远了!”

    “你接着说,戚家军还有哪旗军强。”

    “再有的,我们也不知道了。还没接战,漫天碎石不知从哪轰下来,身边人被炸翻一片,没爬起来接战了,只觉得到处都是大竹矛的影子,对付卫军一刀一个的跳战也使不出来,倭铳也击不伤他们,稀里糊涂被打败了。”

    齐正晏说这话时脸带着哂笑,最后不好意思地对陈沐道:“总旗,说实话我没跟戚家军真刀打过,远远地看见前面退下来,我跑了。但凡真跟戚家军打过的都死了,哪儿去知道他们是咋打仗的。”

    陈沐百无聊赖地挥挥手,这话倒是威风,见过戚家军打仗的都死了,可这对他没用啊!

    “算了,到时候看看可有机会能亲自看看戚……千户!”陈沐正说着见到白元洁领几个蛮兵快步走来,连忙起身,便见白元洁边走边对他道:“在火药坐着也不怕炸了!召集旗军,有调令下来了!”

    注:戚家军有例,战后回营,查无耳者,斩。!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