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开海 > 第四十七章 伍端
    翁源,长安乡。

    连白元洁都没想到,他们被俞大猷派出打仗了,头阵!

    兴许有那副望远镜的原因在内,俞大猷派遣白元洁作为先锋率本部蛮獠营督军,坐镇于长安乡,督俞大猷部三千余军攻打翁源县长安乡治下新江镇。

    陈沐听到白元洁说出这个调令时愣了很久,在他的想法不论如何都轮不到他们来监俞大猷的军队,不过等赶路两个时辰沿江水乘船于江下游停驻汇合前军时,他便明白了。

    白元洁与陈沐得到调令时已过正午,待将船只停驻江岸,天色已渐渐暗下,随同引路的哨卒走不多远便汇合了监军的领一支人马,听说是来自广东的一个把总,麾下有四百多的兵力,跟他们一起监军。

    这支兵马走陆路竟要他们还快些,如今已安置了营帐扎下木垒,埋锅造饭等着他们呢。

    在营寨,跟在白元洁身后前往军帐的陈沐第一次见到这个时代的炮。在驻扎四百余营兵的木垒辕门口,架好了两门炮身接近两米的火炮,在陈沐经过时,几名火兵正从后部开腔的炮膛里取出一截尺长的炮管,用长木杆绑着布揣擦拭炮身。

    白元洁说那叫佛朗机炮,卫所军大多称这个为子母炮,是广东水师很多年与红毛番海战获胜后捞出来仿造的。这种炮射速很快,但不知道为什么打不远,通常只能打五六百步,即便是铸造最好的佛朗机也只能打出三里地。

    陈沐只是看一眼知道这是为什么,因为用于快速更换的子炮筒的佛朗机炮气密性不好,点燃火药后爆炸的威力不能集一点爆发,射程自然远不了。

    除了这两门火炮,整个营寨在陈沐眼没什么出的,鸟铳的装备率并不高,他只见到十几杆,更多的是火铳以及像长兵枪矛的快枪,实际快枪拔掉枪头是火器,枪头类似于刺刀的作用,不过装填与火铳相近,不得鸟铳便利。

    火器大约装备了营兵的五分之一到三分之一,余下皆为大刀长矛这些传统的冷兵器。

    军帐外,营兵把总亲自迎接白元洁以示尊重,出乎意料,把总是个年龄三十多岁白元洁要年长些的级武官,长着标准的国字脸非常英武,制式罩甲下能看出体魄强悍,待白元洁等人接近,前两步抱拳道:“在下广东把总邓子龙,见过白千户。”

    要论官阶,白元洁的副千户邓子龙的把总还要高半级,不过武官在官压制下已经如此艰难,通常不讲究这些俗礼,都是为了功勋,倒没官那么多派系之类的事情,白元洁笑着还礼,带陈沐等随员入帐。

    待到帐,陈沐立在白元洁座后,头脑还费力思索着,邓子龙是谁?他觉得这个名字非常熟悉,但究竟有怎样的功勋他记不得了,只知道邓子龙后来一样参加了万历援朝之战。

    “在下是倭寇祸乱时应募杀贼,也近年才读了些书,不得千户家学渊源,邓某粗鄙得很,便不与白千户客套了。战事当前,边吃边聊。”

    军卒端来的都是些出征在外的寻常饭菜,仅仅果腹罢了,邓子龙拉开身后挂着的行军图,开门见山地对白元洁介绍道:“此战总兵命我等监军攻打新江镇,新江镇北临江水,处狭长谷地,高山峻岭环抱,山峰连绵起伏,易守难攻。”

    专业!

    陈沐看着邓子龙对照身后这个时代粗制滥造的草线行军图说出局势,心里只有‘专业’这一个想法。这是个见识过许多阵仗的狠人。而邓子龙先前说他是随军应募杀贼,也是说他把总的官职是实打实杀出来的,意味着他打过不少硬仗死战才有今日,这可很厉害了。

    “今日斥候已探明镇外南北山谷皆为敌寇占据,有箭塔岗哨结成山寨,互为犄角面西防备;镇子处在河谷正,贼寇驱役镇百姓东奔,扎下一部数千乱军与此处守备。总兵命我等监军破镇,是为了夺下新江镇这翁源与河源相连河口,以供大军于南面西破叶楼丹,再联兵北进击李亚元。”

    白元洁颔首示意邓子龙继续说下去,陈沐在后头静静听着,暗自盘算着达成这个使命的难度,不禁佩服起这副千户和广东把总处事不惊的强大心脏。这事儿是人干的吗?都探明了数千乱军,这俩各领四百来人的老大哥是在这儿稳操什么胜券呢?

    接着听邓子龙说道:“击败他们不难,难于如何让前军听令进攻而不反叛,亦难在攻取新江镇后如何守住江对岸李亚元部敌寇的反击。”

    “前军会反叛……”白元洁陈沐更能把握到邓子龙言语的要点,将桌案饭碗稍向后推推,问道:“他们是俞将军部下哪支兵马?”

    “瞧瞧邓某,忘了说,前军有兵将三千余,驻扎在东五里溪口,不是卫军更不是营兵,是倭寇与蛮兵。”邓子龙手指轻叩桌案道:“俞将军讨广东倭寇时惠州的蛮兵首领伍端被击败七次,后自缚而降,编在俞将军部下,正因如此将军才派邓某与千户带兵前来监军,不过担心伍端会领军倒戈,坏俞将军平定翁源的大事。”

    白元洁倒吸一口冷气,陈沐也没想到他们的友军居然是一支三千多人的倭寇盗匪,张张口却说不出话来。原本已经很困难的局面,转眼变得更加棘手。

    稍有不慎,这三千多倭寇倒戈,他们便要以不足千人的兵力对抗几近万众由倭寇、蛮兵、矿工、盐徒、农民组成的敌军。

    这基本等于一仗把除了胡虏外明朝所有反叛力量见识个遍,后果陈沐根本不敢想象。

    在这时,有营兵入帐传报,道:“把总,前军伍端来了。”

    说话间,便有人掀开帐帘,头顶倭人大兜,身穿布袍罩铁甲,腰间饰银器的首领迈步入帐,桀骜的眼睛带着分明藐视之意环视帐,笑道:“一个把总、一个副千户,俞将军派你们来节制,真是瞧不起我伍某人!”

    “也罢,叫你们看看伍某人的本事。”伍端根本没有将帐这些人放在眼,大刺刺地站到正间,发号施令道:“你们只管截住我后路,粮草箭矢跟,明日对着两山放几炮,伍某的娃儿们自会打下新江镇!”!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