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开海 > 第四十九章 伤亡
    砰!

    鸟铳在山腰放响,陈沐的视野里只见到远处有个人影倒地滚下山道,接着便被弥漫开来的硝烟所占据,身体猛然收回,耳畔便有箭矢破空钉在身后的声响,依靠在树干后气喘如牛的陈沐便看见身后一名旗军臂膀箭惨叫着蹒跚伏倒。

    掌心湿滑让他险些抓不住腰间束带的小药筒,快速将子药倒入铳口放入铅丸,通条用力夯实,这个过程还不忘高声呼叫道:“不要慌乱,结阵!”

    耳边充斥着厮杀与喊叫声,军阵基本已经散开,再呼喊也无力回天,只能勉强将半数旗军维持在周身。

    他所想象能防备叛军弓箭的横阵实际不合时宜,山脚的道路够宽,还有施行余地,也正因如此,在最艰难的山脚攻山的战斗之初,横阵给他们带来很大帮助,毫无伤亡地向冲了十几丈高度,杀伤敌军数十。

    但行至山腰,道路迥然不同是陈沐所不曾想到的局面,原本能容七八人并行的山道被火炮轰塌一段,最狭窄处仅供二人并行,可怕的是不远处还有高低三座箭楼各驻五六弓弩手,从各个角度向他们截击过来,箭雨压得军士不敢冒头,只要一露出身形转眼是七八支箭矢袭来,一不小心要失足落下山崖。

    眼看大军被堵在后面,陈沐只能咬牙命邵廷达率刀牌队顶着箭雨冲过去,这下坏事了。

    刀牌旗付出一个旗军箭落下山崖的死伤冲了过去,后面的军卒没有刀牌保护,更不敢冲锋。等箭雨稍缓、一座箭楼敌军弓手被邵廷达率旗军拔除后,敌军一队乱兵冲过来便冲散了他们与邵廷达旗的联系。

    并且陈沐部四小旗也因乱战而被驱至林间,攻山更为艰难。

    “总旗,攻不去了!有箭楼!”

    石岐在不远处放铳之后侧着身子躲在树干后大声朝陈沐喊着,付元在另一边快步跑来,边跑边叫:“总旗,蛮獠营被堵在后头跟不!我们往后撤吧!”

    “撤个屁!”

    陈沐暗骂一句,根本没理会付元,高声下令道:“鸟铳手、长弓手别停,放铳射击!付元,娄迈,让枪矛手准备好,敌军冲来给爷爷捅回去!”

    砰!砰砰!

    几杆鸟铳在林间放响,山冲下来二十多敌军,还未冲至近前便丢下三具尸首,再度潮水般退回去。但只要竖立在山间的箭楼弓弩手不被杀死,他们很难冲过这里。

    箭雨不断抛洒,没有谁敢冲进箭楼三十步内,像敌军不敢冲至陈沐等鸟铳手三十步射程之内一样,都怕死。

    轰!

    伴着树木支离破碎的声音,一枚炮弹准确地横扫过陈沐用以栖身的树干,巨大声响将他吓得条件反射扑到在一旁,转过头丈高的树干被拦腰打断,头顶咔嚓咔嚓的声音便见巨木朝下砸来!

    千钧一发之际,担当护卫的隆俊雄抓着陈沐的手臂把他向身侧猛拽,树冠砸在陈沐先前扑倒的方向,荡起一片腐叶扬尘。

    惊魂未定的陈沐坐起在地后知后觉,猛地向身后错出几步,便听付元喜悦地高声叫道:“总旗,箭楼要塌了!”

    击断树木差点砸死陈沐的罪魁祸首,那颗大铅弹轰断树干后方向改变,横扫着砸在叛军搭建在山间的简易箭楼承重的木桩,虽然余力已尽无力轰断木柱,但箭楼的弓弩手因此受到极大惊吓,他们的体重令箭楼随之倾倒。

    陈沐敢保证,山脚下那些狗日的炮卒根本不知道他们命了什么!

    “枪矛手!趁现在冲过去,冲过去!”

    树冠大片枝桠砸在身也不好受,当下显然顾不狼狈模样,陈沐拾起鸟铳便起身招呼枪矛手冲,同时命鸟铳手继续射击,重新装填子药回过头才发现刚才救了他的隆俊雄脸血红一片,连忙问道:“你怎么样?”

    隆俊雄恍然未觉,抄着倭刀护在陈沐身旁,听见陈沐问他才抬臂抹了把脸,看袖子血迹斑斑摇头道:“没事,枝子刮的。总旗,让我跟老齐,他们挡不住!”

    陈沐心下记挂着隆俊雄方才救他一命,见他请战,解下腰间通宝倭刀递出去道:“用我的刀,你与齐正晏开路!”

    两个倭寇闻言抱拳,倒还没忘了祖宗的习惯,持刀便一左一右奔出去直追枪矛旗,冲至近前跳战出去,刀光闪耀间确实无人能挡,转眼劈翻三四人,为枪矛旗军撕开缺口。伤亡数人的敌军登时四散而走,旗军跟着杀回山道。

    陈沐到这时悬着的心才放下,高呼着让部下不要追击,转过头见握着倭刀的魏八郎窜下跳,变声期小男孩的公鸭嗓高声叫着:“长弓射,射啊!把他们全射翻,银子都给你们!”

    这死小孩还学会对部下诱之以利了!

    堪堪放出两铳,敌军在山道丢下十余具尸首逃得不见踪影,陈沐见不到邵廷达的心急如焚,何况后续白元洁的蛮獠营也没有跟,抬头看着还大段距离的山顶,下令道:“各旗清点伤亡,做好防备等后续援军感到再一举拿下寨塞!”

    一番清点,鸟铳队没有死伤,魏八郎的长弓队有两人失踪,付元旗下死了三个一个重伤眼看活不成、娄迈部下还有七个枪矛手能继续作战,两个倭寇像是虎入羊群近身接战那些乱军没有他们的对手,陈沐麾下原本近六十人,如今只剩三十八个可靠战力。

    等了一炷香的时间,期间有小股敌军从山杀下来,不过根本无法突破鸟铳手一轮齐射,白元洁这才率领蛮獠营姗姗来迟,他们在攻山途与陈沐旗走散,因为人多势众目标大,沿途受到二百余敌军截击突击。

    陈沐听闻此事长出了口气,幸亏他脚步快,如果是他率旗军与这伙敌军碰个正着,恐怕陈总旗会全军覆没。

    “蛮獠营伤亡数十,你旗下伤亡如何?”

    “连我在内,还有三十八人,我跟莽虫被敌军冲散了。”陈沐神情严峻,向山顶指道:“敌军应还有不足二百死守山寨,攻下他们,这仗赢了……也不知山下新江镇的战事如何。”

    “莽虫?”白元洁拍拍他肩膀笑道:“你弟弟没事,他旗下大多走散了,廷达带三人与蛮獠营在一处,一会儿来。”!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