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开海 > 第五十八章 地雷
    新江桥,米饭大酱扣了一地,旗军丢盔炮手弃炮,在桥抱头乱窜。

    从未见过炮战,或者说从没被炮轰过的旗军只知道对面半山腰的炮是朝他们轰来,士气登时大降,连几个小旗也难忍心震怖,跟着逃起来。

    “他妈的叛军怎么有炮!”

    陈沐也是害怕的,饭碗放在桥栏,一口气噎在嗓子里难受极了,但他发现炮弹并未轰在桥。

    他们后方大军所在,才是叛军两门火炮轰击的目的。陈沐回过头去,后方营兵的表现也没卫所军强到哪里去,炮弹落进壕沟便把周围数十人吓得乱跑,惊慌失措的大叫不绝于耳。

    这才是桥旗军乱跑的缘由,他们不知道该往前躲还是往后躲!

    “乱跑死的快,都躲在桥栏边!炮打的不是你,你跑什么!”陈沐反应过来不禁心头火起,一面与几个旗官安稳军心,一面揪住想跑的炮卒骂道:“调转炮口,轰山那两门炮,轰烂它们!”

    只四五百步的距离,石弹是以抛物线砸进守军阵地,显然他们的炮很有可能是明军老式臼炮,守军五门炮不论发熕还是佛朗机都能打到山腰,陈沐朝部下吼道:“不跑炮不一定打死你,跑了陈某保证你活不成!”

    佛朗机相对较轻,调转炮口也容易些。发熕炮更沉,何况有木架车不能拐弯,一时半会调不过来。

    随陈沐下令,最先稳定下来的几名炮卒点燃四门佛朗机的引线,沉重炮声四枚炮弹直射而去,轰击半山腰的敌炮所在。

    陈沐的话对抱头鼠窜的旗军而言是主心骨,同样军法对他们也有最大的震慑力。旗军大多依言抱着兵器躲在石栏下,当然仍旧有几个旗军乡勇丢下兵器转头跑向本阵,但陈总旗现在顾不他们了。

    因为桥对面两个刀牌手拔足飞奔,在他们身后的官道田野,成群结队到处都是乱军挥舞着兵器,排山倒海般直冲新江桥。

    李亚元对新江镇的攻势,开始了!

    “旗军,列阵迎敌!”

    轰!轰!

    叛军的臼炮再度轰鸣,震天巨响一块飞石曳着尖啸砸在桥头,碎石迸裂,周遭数名乡勇受创而翻,哀嚎在陈沐旗军身后久久不绝,前方敌军却越来越近。

    轰!

    己方佛朗机炮亦向山腰轰去,发熕炮紧随其后发出巨响,几乎肉眼可见数百步外半山腰的一门火炮被击断的巨木所砸,身后炮卒传来欢呼!

    “乡勇旗,推百虎齐奔。”陈沐脸被先前石弹一块碎石划出口子,胡乱抹一把后扬刀桥高声道:“鸟铳旗,举铳!”

    粗略望去敌军杀来无边无沿,何况不通战阵乱糟糟的根本看不出阵势,只能感觉像一团巨大的乌云扑面而来,临近二百步,陈沐抓住握着倭刀跃跃欲试的小八郎推给火把后对着耳朵喊道:“蹲在石栏下,让你点火点火!”

    “哦!”

    魏八郎对陈沐的话有非凡的执行力,但没有命令又显得呆呆傻傻,陈沐最担心的是这小子总因为自己杀了个倭寇勇武过人了,去和叛军拼刀。

    现在好了,死小孩举着火把蹲在桥栏下分外乖巧。

    “放!换位,举铳!”

    四杆鸟铳齐射,随后退至队尾装药,其后四名鸟铳手跟,在满目硝烟向前举铳。桥间两列长弓手亦随之轮换,向前抛洒出箭矢,最前蹲伏的刀盾手呼吸粗重、枪矛手闪烁的长锋微微颤抖。

    邵廷达单膝跪地于阵前,大盾长牌挡在身前,他的身后铳声连响、他的头顶箭雨飞过、他的面前敌军冲锋,他在嘶吼,“挡住这群含鸟猢狲!”

    在他们脚下,桥面传来大部敌军轰踏脚步带来轻微震动,令人心悸。

    陈沐回过头,架放百虎齐奔的火箭车缓缓推桥面,镶龙红日旗迎风招展。

    “放!”

    砰砰,砰!

    鸟铳队堪堪打出两轮,穿着破衣烂衫手舞刀矛的敌军便已经冲桥头,于近前短兵相接!长矛手在旗官军令下不分先后同时刺击,刀牌手凭借强悍的身躯与木盾扼住冲势,使双方阵势在桥形成短暂僵持。

    僵持,也仅仅是一瞬而已。

    敌人太多,汹涌而的敌军不断向前推进,甚至陈沐掂起脚举目向前望去,敌军后方桥头的乱军各个高举着兵器,几乎是以人力层层叠叠地向前推挤前方僵持的叛兵。

    邵廷达已经无力怒吼,憋紫了脸面扛着大盾长牌却仍旧无法与他的刀牌手阻住冲势,脚步接连向后退着。

    陈沐见此情景不禁心头大急,照此情形要不了多久他们会被推下新江桥,到时候敌军大部冲出长桥阻拦,那才像大河冲坝猛虎出笼,新江镇陷落只是时间问题!

    转过头,眼巴巴举着火把的魏八郎正撞陈沐的眼神,“点火!”

    火把与桥栏边沿的火药相碰,引燃的火线冒着烟快速燃烧,不过片刻便进入木片遮挡的火道之,敌军的冲击一次一次猛烈。

    狭长的新江桥堵住大队人马冲入的道路,以至数百乱军散布江畔,引弓向桥抛射,同时也遭到己方邓子龙部营兵的箭雨反击。

    但营兵不足以压制敌军数量更多的弓手,即使他们的弓不如明军,但士气如虹给予他们非凡的勇气,甚至有叛军口叼铁刀试图泅水渡河!

    “轰!”

    突然间,桥对岸土地猛然发出接连不断的爆响,从陈沐的方向能清楚地看到爆炸烟尘土块不断从敌阵后方爆起,夹杂着血雨残肢,连前方冲锋接战的叛军都为之一窒。

    他们都没弄清楚怎么回事,眼看着能冲垮明军在桥的阻拦,突然背后炸了!

    下一刻,本散乱的乱军阵势混乱起来,拥挤的阵线为四处劲射的卵石提供最大化杀伤,而在数个地雷爆炸的外围,人们心被恐惧所充斥。

    邵廷达抓住时机,一声大喝冲翻面前犹豫的敌军,扬刀跃起杀,正要下令旗下刀牌手冲锋,突然自后方传来陈沐的军令,“刀矛手让开!”

    紧随其后,军阵闪出缺口,百虎齐奔车被点燃引线,两名旗军推着冲锋向前,直面慌乱的敌军。

    火箭飞速乱射,带着尖啸直冲桥来不及逃窜的敌军!!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