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开海 > 第六十一章 水陆
    虽然臼炮看起来其貌不扬,但铁碗口炮打出去还是很吓人的,砰一声一二两的碎石像冰雹一样砸在对面岸边的敌军弓手身、地、江,没杀多少人,百步距离碗口炮充其量也是把炮弹送过去,还打不高,石头也很难砸死人,至多是令敌人受伤罢了。

    声势浩大,杀伤不足。

    “别拜了,新江桥守不住,莽虫你赶紧带人把炮挪到后面,挪到千户那去!”陈沐现在一门心思是如何保住这几门炮,哪怕保不住,也不能让炮给叛军抢去,否则再想夺回来可难了,“付元,派人去告诉伍首领,让他安心拒敌,陈某带兵去东岸!”

    “拿刀矛的拿铳弓的,列阵东……先往东走,到那边再列阵!”

    旗军减员严重,列出阵势的时代已经随老卒死伤三成而一去不复返了,指望不但惧怕战斗也惧怕他的乡勇在这列阵而行无异痴人说梦。

    一声令下,三十多旗军列阵,乡勇亦步亦趋地朝东岸急行。

    在陈沐看来,新江桥很难守住。冰冷现实再一次给他了一课,任何时代能聚拢人群造成声势浩大影响的人,哪怕小小反贼也不是善与之辈。

    他像个事后诸葛亮,此时此刻倒是将李亚元的部署看个清晰——动员三次千人规模兵力自陆进攻新江桥,以几近两千的伤亡代价换取明军对江船队的疏忽,当明军将大部兵力用来防御新江桥时,水陆同时进攻。

    计策谈不高明,甚至拙劣,拙劣到连陈沐这个不通兵法的草包都能看透。

    可不论它再拙劣,只要管用,对李亚元而言已是足够。

    从守备新江镇开始,因双方兵力巨大悬殊,战斗的主动权始终掌握在李亚元手。只有千日做贼却没有千日防贼的道理,李亚元说何时进攻,那么不管明军是在睡觉、吃饭、拉屎,都得提起兵器迎战,终日提心吊胆。

    反观叛军,不论他们吃喝拉撒,明军都只能严阵以待不敢进攻。

    不论李亚元用什么样的计策,他们都只能受着。现在他们除了江面百十只小舟、岸边百十个休息的蛮獠营军士,再没有任何军士可用。

    邓子龙的营兵跟陈沐旗军一样朝江畔跑去。

    他们身后,是白元洁挥动令旗,军鼓擂间呜呜角声与蛮獠营船队交响,令跑向东畔的陈沐身形一震——这个调子,白元洁的军令是,进攻!

    令旗招展,百舟齐动,岸边歇息的蛮獠营军士亦趟水而奔,快速登船直迎东面江数倍于己的叛军船队驶去。

    双方船队间隔数十丈,便已有叛军立在舟头以长弓抛射羽箭,双方于江快速行驶,眼看不过片刻便要撞在一处,却不见蛮獠营水卒向敌军发箭,令岸边疾跑的陈沐心大急,暗骂白元洁那么有钱但对蛮獠营却太抠!

    如果他早些给蛮疍水卒配备几十杆鸟铳,哪里还会有这样的窘境,水卒硬挨箭矢向敌船驶去,明显是要用冲撞或是跳帮一类的老手段。

    不可否认,不论冲撞还是跳帮,都是非常勇敢并不负武人之风的战术,但这需要一个前提,双方兵力相差不大的前提。

    蛮獠营与叛军单单在战船,如果那些木板加固的渔舟能够被称作战船的话,他们单单在战船与叛军相差四倍之巨,拿什么去与敌军跳帮战!

    陈沐甚至不忍去看那些强健有力呼喊不断的蛮獠营水卒,似乎下一刻他们便会被磨牙吮血的叛军庞大船阵所吞没。

    他想错了。

    临敌船四五十步,双方先头战船水卒已能看见对面水卒狰狞表情时,五艘蛮疍船小舱里推出木匣架,引火后朝数十支火箭朝敌船散射而去,几乎转瞬绽放出非凡的光芒,火箭曳着尖啸射向敌船。

    当箭支钉在敌船舱后,火箭火药引燃火油包,一小片火油顺着箭支流淌出燃烧的火油附着船,尽管一支箭可能仅仅能烧出巴掌大小的痕迹,即便积少成多也着实有限。

    几十支火箭有多半都扎在叛军先头几艘船,而在这其又有些点燃了有些没点燃,杀伤不佳,倒是能给叛军船队先头造成些许混乱。

    接着白元洁再度挥动令旗,军乐变调,五艘放出火箭的蛮疍船分五路朝叛军阵猛地加速,划桨操橹甚为起劲,甚至连先前露出的水卒也隐入船舱,让人根本不知道他们想要做什么。

    叛军各个舟船弓手齐向蛮獠船引弓而射,极短的时间里五艘蛮獠船便被射得像五只泅水的大刺猬。

    在五艘蛮獠船之后,蛮獠营其余船舰却纷纷减速,自间向左右分开,船舱里走出弓手隔五六十步向敌船引弓发箭,并继续向叛军船队缓缓接近。

    在五艘插满箭矢的蛮獠船即将一头扎进敌军船队时,船舱四名水卒都冲出来,直接跳进江里。

    紧跟着,扎进敌军船阵的五艘蛮疍船接连炸响,火光冲天!

    “船里装了火药!”

    正如陈沐所想,五艘驱入敌军船阵的蛮獠船不但装了火药,而且还是足足百斤的巨量火药与数不清的飞石,一瞬炸开,便对前驱敌船造成难以想象的杀伤。

    船舱除了火药飞石之外,炸开的船只除了以飞石伤人,溅出庞大的火花,火焰沾到哪里便烧到哪里,顿时四周遭受爆炸的船便引起簇簇火焰,遇风见长。

    白元洁在船里放了猛火油,这是明军或者说国古代在水战的惯用伎俩——火攻。

    陈沐回过头,白元洁依旧淡定自若挥动令旗,仿佛这一切早成竹在胸,此时江冲天火光也只是其预料之,接着向江蛮獠营传达游曳撤退的命令。

    这场战事终究还是要靠陆战见分晓!

    不过这已经足够了,火攻摧毁敌军十余只先锋船,渔船燃烧的船体让叛军船队在江不得寸进片刻,便足以使陈沐旗军与邓子龙营兵在岸边依壕沟木垒摆出阵势。

    万事俱备,只待阻敌!

    注:

    “高奴县有洧水可燃”——《汉书地理志》

    “县南有山,石出泉水,大如莒,燃之极明,不可食。县人谓之石漆”——《后汉书郡国志》

    石油,曾用名‘石漆、石脂、石脂水、猛火油’在国古代广泛用于照明、润滑、燃料及军事用途,宋代被加工成固态制成品石烛,陆游在《老学庵笔记》对石烛曾有记叙。

    1521年四川嘉州,在开凿盐井时打入含油地层,挖出数百米深的石油竖井,并将开采石油作为熬盐燃料。是世界第一座钻油竖井。

    说句题外话,《后汉书》里的‘不可食’,及各类古书的‘不可食’或‘食之……’引人无限遐想,老祖宗实践出真知的胆量强大的很。!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