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开海 > 第六十三章 撼山
    邓子龙一定是看见自己如何处决旗下逃卒了。

    不明里领受督军之任的陈沐这样想着,提刀在阵后游曳。

    真让他砍死逃兵未必做得到,但下令往往亲自执行要容易些,但也仅仅是容易些。

    亲自执行更难,旗军乡勇挺着长矛逼在向前冲锋的营兵身后,刻意保持着超过十步的距离,不断逼走一个又一个因胆怯而后退的营兵。

    没人想杀人,尤其是杀两个时辰前还跟自己吃着一锅饭的同袍明军。

    “敢后退杀了你,冲锋,冲啊!”

    哪怕不曾阵的乡勇都变得凶神恶煞,挺着长矛向前跃跃欲试,色厉内荏地逼回几个逃卒。

    四面八方到处是喊杀声与哭嚎。

    战事胶着。

    陈沐刚听明白邓子龙那句‘别让他们看见船走’,叛军看见了,陈沐也看见了。

    在百虎齐奔劲射头顶,在快枪齐出大盾拥,在邓子龙奋身冲突扬刀杀敌——陈沐看见敌阵最后的叛军因前军为邓子龙杀败,军不断后退,推挤着他们滚下江滩。

    有人丢下锈迹斑斑的农具,丢下他们仅有的兵器哭着喊着淌水奔跑,甚至扒开衣服泅水妄想追带着水波渐行渐远的船队,却只能被江水狠狠拍回岸边。

    悍不畏死敢于正规军直面生死的乱民害怕了,恐惧、惊慌乃至恼怒,无需言语他们的动作神态与江畔甚至压过战场的骚乱瞒不过陈沐的双眼。

    他们一个接一个重复着追赶船队的妄想,又一个接一个自江畔重新站起,绝望地回到战阵,向明军,前赴后继。

    陈沐看得清楚,这几千叛军被他们的首领抛弃了。

    “沐哥,这,这是?”

    邵廷达气喘吁吁地赶来,他从新江桥押几门炮前往军,又从新江镇军押几门炮赶到江畔军两段路功夫局面已翻天覆地。看着陈沐旗军挺着长矛逼营兵冲锋,还以为是内讧了,顿了顿才反应过来,回头指着身后火卒道:“炮,五门炮,白千户留下发熕,别的都在这!”

    都在这,提刀巡行给部下色厉内荏弹压营兵的乡勇旗军们壮胆的陈沐回头扫了一眼,四门佛朗机一尊碗口臼炮,三木箱大小石弹铅弹放得散乱,五尊火炮倒是一字排开威风凛凛。

    这节骨眼炮有屁用!

    “佛朗机往后推推,那玩意用不,碗口炮,碗口炮有用!”陈沐拍后脑勺,佩刀插在地远指翻在一旁的百虎齐奔车架,急道:“莽虫你快带俩人把那车架推过来!你们几个,佛朗机给伍端送过去,让他派人,派援军过来!”

    邓子龙的人杀得快排出一字长蛇了,勉强封住叛军向岸杀来的阵势,但眼看要不了多久要被数不尽的叛军吞没。

    造反的投降多半是个死,谁都清楚他们脖颈子挂的别管对营兵还是卫所旗军来说都不是脑袋,那是闪闪发亮的银子。如今船队被叛军首领调走,成了背水一战,降是多半死,战却未必死——都疯了。

    正常打仗叛军早溃败了,可新江滩涂绝佳的防守地点正成一处死地,新江背水,船艇离去绝了叛军溃逃的路,人多势众破罐破摔。

    如果说下船时他们还是一群刚穿鞋想给自己挣件衣服的叛军,现在是两三千光脚的乞活者,谁能拦住他们?

    推着木车疯跑的邵廷达对陈沐叫道:“没有援军,桥叛军增兵,伍首领快受不住了!”

    陈沐大惊失色,转头望向新江桥军方向,此时哪里还有军,发熕炮不知什么时候起早不再怒吼,炸歪的炮管几近断裂,旁边躺着几个生死不知的炮卒,却不见白元洁踪影。

    “总旗,总旗啊!白千户有令,敌攻新江桥太猛,无力驰援。”派去报信的旗军与付元一同赶回,一路喊叫连鞋都跑掉了,“千户都准备亲自阵了!”

    “新江桥有多少人,伍端两千人守不住?”

    陈沐瞪大眼,狰狞脸面活像恶兽择人而噬,接着见付元凑近小声道:“好几千人,桥强攻的桥下泅水的到处都是。总旗,卑职以为守,守不住。”

    陈沐狠瞪了付元一眼,不等他说什么邵廷达那边已大声喊道:“沐哥,装好了!”

    斧头在木车捣出个能塞进碗口炮的窟窿,火炮塞满大石弹小卵石,火药捻子露在车后。邵廷达推着木车望过来,怒目圆睁满头大汗。

    “冲进去……”陈沐抽出刀来左右看看,扬刀向前吼道:“救出邓子龙,再说其他!”

    四五十名旗军乡勇护在炮车两翼,随陈沐下令直朝邓子龙与敌厮杀之地冲去。没人敢站在炮车前面,更没人敢站在炮车后头,这木架车开一炮恐怕车都被后坐力震散架了。

    陈沐没办法,他除了冲进去把邓子龙拔出来什么都做不了,溃军越来越多他的旗军已经拦不住了,邓子龙深陷敌阵想退也退不出来。

    邓子龙身边仅剩百余营兵,四面八方都是争先恐后扑来的叛军,根本看不见敌军还有多少。部下一个接一个在眼前倒下,他握刀的手虎口已崩,身平添数创。

    他曾与穷凶极恶的倭寇作战,也曾镇压各地叛军,但新江桥这个坎儿,兴许是过不去了。

    面对庞大叛军决死一战,即使再坚韧的悍将,也只能有心无力。

    “把总,援军杀进来啦!”

    猛然听见这句,邓子龙向后撤出两步,由麾下营兵补位置,转头便见陈沐扬刀劈翻拦路叛军,在快速推进的车前高声大喝着让沿途营兵让路,引旗军护炮车一路撞进阵形。

    “邓把总让路,点火发炮!”

    炮车转眼穿过密集军阵,邵廷达举火引燃火炮,左右都避开老远,留下塞满卵石的炮口对准冲锋而的叛军。

    砰!

    轰!轰轰!

    炮口冒出巨大硝烟,大石弹推成片卵石几乎贴脸喷在叛军阵前,当先几名叛军直接被打成筛子,火炮后坐力不出意外地将木车轰穿,震起漫天木屑。

    但火炮不止一声,好似山间回响,震耳欲聋。

    身后半空,大片飞石曳出骇人尖啸轰落在各处叛军阵,宛若灭顶。

    “万众一心兮,群山……可撼!”

    后方震天炮声军乐嘹亮,陈沐听见这声咆哮时自乱军阵回头,几处山腰硝烟渐散,山麓有顶盔掼甲将官立马挥刀,数不尽明军自各道列长阵攻入敌阵,所向披靡。

    援军已至!!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