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开海 > 第六十五章 浪费
    为什么王如龙骂贪官污吏会为当朝首辅及言路厌恶呢?

    陈沐不知道,像他同样不知道白元洁为什么让他负责处死所有俘虏一样。

    “俘虏,都要处死?”

    这不是十个二十个人,在江畔面北而跪的是四百多个俘虏,粗粗一眼望过去密密麻麻都望不到边。不论是北山南山还是新江镇,他们都没有处死俘虏,甚至在他招募的乡勇里还有几个是北山的俘虏。

    现在白元洁让他处死所有俘虏,陈沐怀疑他的千户是杀红了眼。

    短短一日他们在新江南岸杀死淹死叛军三千有余,强攻新江桥的叛军更有六千之巨,尽管大部分攻桥敌军都在参将王如龙带兵赶到后溃退,下收拢尸首仍旧不下五千。

    这些叛军被李亚元作为弃子,只为策应攻桥部队,攻桥的叛军精锐在戚家军驰援后拍拍屁股走人,他们却付出生命为代价。

    最后留下四百多活口,又要被杀。

    陈沐看来李亚元的作为已经让这些人寒心,完全可以充作敢死像驱驰伍端军那样驱驰他们抵御敌军下一次进攻。

    白元洁的盔甲插着半支没取下来的断箭,砌在甲片并未让他受伤,摇头对陈沐道:“王参将的令,为震慑敌军与首级功。”

    “算乡勇,你旗下还有多少人?”

    陈沐对自己部下如数家珍,道:“旗军伤六人,还有二十五;乡勇又逃了八人,伤十九,还剩五十六。”

    “戚家军看着他们,让旗军手脚麻利点。”白元洁看着陈沐疲惫的脸色,想了想道:“今后新江桥由王参将的戚家军驻守,此战李贼元气大伤,等俞总兵大军赶到,大事可定,后面应当用不到我们这些卫军了。”

    “做完这事,带兵回新江镇,操练旗军再从流民募些乡勇。”

    白元洁说着挥挥手,留下一句话。

    “别担心,杀降不详,杀俘不同。”

    陈沐现在没什么会感到担心的了,血水没腕的惨烈大战能在最短的时间里令早已成年的他经历二次成长,实际来到四百年前这个时代,他已经不知道自己成长了多少次。

    对未知时代与未知未来的害怕、恐惧、胆怯,经历杀戮化作层层包裹内心的甲,坚若磐石。

    事物发展是有规律可循的。

    四百年后挣钱,四百年前挣命。

    走错一步,万劫不复。

    “杀!”

    陈沐立在河滩,挥动令旗。乡勇闭着眼举矛刺出,血水染赤褐色江滩。

    “杀!”

    叛军俘虏临死长笑像是魔咒,陈沐眼前浮现从新江镇北山苏醒的那个清晨,日光透过枝叶缝隙打下光柱,新江宁和依旧。

    “杀!”

    嚎啕大哭、疯癫长笑,都在这一刻戛然而止。

    河滩遍地尸首,这已经不需要陈沐再操心,剩下的事自有戚家军去做。戚继光给他的军队制定出一套行之有效的首级功计算方法,王如龙的军队很好地继承了戚家军的手段。

    这种事情,跋扈将军不会假手旁人。

    旗军的士气低迷,几个小旗官都魂不守舍的,陈沐也没什么好法子,只能引着军阵去新江桥南面帮戚家军布置营帐。

    “北山三个、新江镇俩,江南岸一个。”付元边走变算,嘴角快咧到耳朵根,虚头巴脑地凑到前头对陈沐道:“总旗,卑职手杀六名叛贼,旗下斩及十余,这仗打完的战功……嘿嘿,战功是多少赏银啊?”

    邵廷达的情绪低迷,看着付元满脸喜洋洋来气,一脚蹬在屁股,骂骂咧咧道:“含鸟猢狲,你是钻到钱眼里了!沐哥,仗打完回清远路会不会经过英德?”

    “俺想去英德养济院,领个娃儿回去。”

    付元对邵廷达是怕惯了,被踢了个踉跄练发怒的意思都没有,往边躲了两步才赔笑都不带尴尬的,是有点结巴,道:“这官兵杀贼,不为了那点赏赏,赏银么。”

    官兵杀贼为了那点赏银?

    陈沐想说什么,但开口却又自己闭,轻轻点头算是默认。

    邵廷达家里有八口人,付元以前俸禄都被拿去还赌帐。一个人吃饱全家不饿的死小孩魏八郎,魏八郎养了条成天啃草充饥的瘦狗,那瘦狗本来是准备去年冬天熬不过去骨头炖汤皮做被,肉熏起来吃半年的粮食储备。

    去年冬天陈沐给了八郎一两银子,那条狗活过去年冬天,八郎冬夜里抱着狗睡。

    因为没有冬衣,也烧不起炭火。

    活一天算一天的军户,大多不过如此,指望他们明白当兵吃粮是为了保家国?

    像让胸无大志的穿越者,清远卫农奴头子总旗陈沐想一步登天做皇帝一样扯淡。

    跟他们谈理想梦想?

    他们要活下去,活不下去连做梦的资格都没有!

    “不对!”

    邵廷达说不对,这憨子抬手戳着付元说这不对,他说:“杀贼不是为了赏银。”

    “嘁,不是为了赏银,老子有病喔!跑到新江岸边捅死七八个反贼。”付元底气壮了,梗着脖子跟邵廷达怼了一句,怕邵廷达伸手打他,像个斗胜的公鸡,“不为赏银你说为啥!”

    “俺不知道!”

    邵廷达很光棍地摇头,他困惑不已。以前穷的时候脑子里带着杀良冒功换银子的美好向往让他活得很快乐,但新江桥杀俘,那个狂笑不已直笑自己傻的矿徒叛军被他一刀劈断脖颈之后,让他对刀子劈向哪里感到疑惑。

    叛军是该死的,他们杀百姓杀明军,袍泽恨要血百姓仇要报,但当两鬓斑白的俘虏看着其他叛军倒在血泊只是狂笑,既不咒骂苍天不公也不埋怨人世难安,只是说自己傻没本事。

    地被别人拿走他没本事去官府告、死在榻的婆娘患病二百通宝汤药他没本事付、被叛军夹裹与明军做对他更没本事去分辨谁能输谁会赢……连娃娃,娃娃被送进养济院给人当牛做马他没命养!

    谁对了谁错了?

    邵廷达自己也没本事分辨,只能执拗地说这不对。

    “哪个是总旗陈沐?”

    正指挥旗军安置营帐的陈沐本身心情不好,听到人对他直呼其名更是面露不快,拧着眉头转过头去,身形仿佛被定住连忙应声道:“回将军,在下清远卫总旗陈沐!”

    广州府蹲大牢的参将王如龙!

    王如龙眯眼看他一眼,握剑前,下把陈沐看了个遍,挥手自从人手接来一物问道:“这是陈总旗做的,装药三钱二分?”

    摊开的粗糙手掌,是他旗下鸟铳手的小药筒。

    见陈沐点头,王如龙抬手将药筒轻轻丢过来,转头便走:“戚将军也命人做过一样的,不过是用竹子,装三钱药够。”

    “回去换了,浪费!”!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