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开海 > 第七十一章 烧七
    叛军首领看见官军战阵朝他直扑而来,见那些旗军服色不同但各个被甲,心想不跑是傻**!

    “快!拦住他们,稳住阵脚!”

    当即扬矛下令,自有听命叛军朝官兵阵形缺口一拥而。

    陈沐旗军士的兵甲是真好,北山、新江桥数次战事,所击之敌战利都由他们先挑。虽说叛军他们还穷,却架不住数量庞大,再加原先旗军阵亡的兵甲,硬让他凑出一支铁甲二十副、余者尽皮甲的军队。

    而官军阵形的‘缺口’,是陈军爷所在之地。

    陈沐完全没有自己拉低整个军阵防御能力的觉悟,所向之处前有邵廷达以刀牌阻拦,两侧枪矛如林护住接战之处,再有左右齐正晏、隆俊雄两个使刀高手环环相护,仗着刀利甲厚在阵前左冲右突。

    所到之处,叛军尽披靡,接战不过片刻便已手刃叛军四名。

    眼看军阵与叛军相撞,接近二丈的长矛齐出,多短兵的叛军根本不能相接,阻挡片刻被刺倒十余,其余环围而的叛军便向后退散。

    再向前冲出数十步,陈沐便已率众杀至己方战阵最前,连张永寿都被超过。

    这边士气高昂,等陈沐退回阵再看张永寿那边,局面大不相同了。张永寿率旗军虽冲锋势猛,但部下因溃军反攻临时组起的阵势并不默契,接战之初便被叛军重冲开,后来再被夹裹,只能苦苦支撑。

    “结阵左进,援救友军!”

    随陈沐进入阵,整个军阵便好似一只大刺猬,朝左侧移去,沿途叛军能撤得便撤了,撤不开便被涌的长矛刺翻,仅仅片刻便接近被围困的张永寿部。

    阵张永寿眼看自己冒刃冲锋才带来的局面被溃军转眼冲散,愤怒至极,亲手斩杀两名卫所军才稳住军心,使他们不至溃败。

    不过等处死卫军后,军心稳不稳也已经不重要了,更糟糕的情况等待着他。

    卫军死的死散的散,数百人的大军阵被叛军冲散分割为两个百十人的小军阵,乃至形成合围。算卫军想逃都没地逃——他们被包围了!

    “老子平日里养你们是了什么!都给老子稳住阵脚,不要慌!”

    “不论死活,奋勇作战者,张某人人有赏,别被叛军冲散了!”

    “别的百户所也一样,活过此战,人人来寻我张永寿领赏……”

    张永寿在阵大呼不止,歇斯底里的吼叫口干舌燥,抄过身旁旗军铁盔罩在早已散发的头,“撑住,后面援军一定会来救我们,抢个屁!老子死了谁给你们发赏钱!”

    别看他喊得言之凿凿,心里早把援军祖宗十八代骂了不知多少遍,尤其是陈总旗陈军爷!

    他娘的站在石头喊话不腰疼,也不知怎的他隔着老远喊出一声,自己像个傻**带着旗军往冲,整个军阵直接被叛军人海埋住。

    还敌军已溃,已溃还把老子军阵围的水泄不通,打死你个王八蛋啊!

    要能活着回去也算了,要是死了他非——死了还有个屁!

    张永寿绝望之时,突然战阵右翼传出骚动,听旗军高呼道:“援军,援军来啦!”

    喊杀震天,隔着重重军阵,如林的矛阵撞入叛军之阵,让原本心暗生死志的张永寿双眼猛地亮了起来,推开左右旗军扬刀带人朝右翼杀去。

    原本占绝对优势的叛军猛然间遭到腹背夹击,仓促抵挡,但战力起陈沐部下旗军却有力不逮。

    哪怕有半数乡勇,陈总旗的部下却被约束住军阵,哪里是冲击下四散而乱叛军所能抵挡的?

    “张百户在哪!”

    陈沐是来救张永寿的,他可没忘记自己呼喊几声,张永寿毫不犹豫地带旗军向敌军冲锋,带动大批军心已散的逃卒进攻,给他省去天大的麻烦。

    张永寿也正因如此身陷险境,何况陈沐太需要这支战力低下却能弥补其部兵力不足的短板。

    于公于私,救张永寿势在必行。

    “官军要包围咱,快跑啊!”

    慌乱的叛军根本不知整个战场的全面局势,只知道先前对张永寿部有绝对优势的他们转眼便被前后夹击,等反应过来为时已晚,陈沐军的矛阵一连串铳击,虽精准不佳却声势浩大,鸟铳抵近发铳打翻临阵数人不说,巨大硝烟里转眼跃出身高力大的邵廷达,仗铁甲厚实扬盾撞入人群。

    紧随其后的齐正晏与隆俊雄举刀跳战而出,其后才是枪矛手一同刺击,叛军哪里能挡。

    初初接战,便被砍翻十数人,余者不是朝收了所在的后方奔逃,是朝前继续奔走,转眼被冲散。

    陈沐旗军各个壮勇,张永寿军见到援军也不例外,虽然称不配合,却也声势大壮,逃出生天的激励下纷纷死战,追杀叛军。

    两阵交接,张永寿抹着脸血迹指着阵陈沐手直哆嗦,“陈二郎,你可害苦我了!这账你要怎么还!”

    “还你个大头鬼我还!要不是陈某去矿山,你张百户烧七都过了!”陈沐才懒得在战场与张永寿计较那么多,高声笑骂道:“你张百户现在欠陈某两条命了!”

    明明想要反驳,却无话可说。

    张百户好难过啊!

    “行行行,两条命,快带张某杀出去,去山道口重整旗军。”

    陈沐才不管张永寿想的什么,他只粗略看了看前方乱糟糟的军阵里大体旗军数量,便对己方部下高呼道:“调兵向左,包过去,再向前冲杀。石小旗,鸟铳手弹勿发,离近了把骑马的打下来!”

    要是鸟铳旗没受到损伤,陈沐倒想试试让十几杆鸟铳间隔百步来几轮齐射狙击掉敌军将领,但现在显然鸟铳队不具备这个能力。

    十几杆鸟铳还在,但使用它们的旗军早换了人,都是些新手,战阵能安稳装药已经难得,指望他们打,太过强人所难。

    “还冲,陈沐你疯了不是?”

    “敌军首领怕的像个孙子,敌势已溃,冲过去是我们赢,白千户把兵都压,你以为能逃得回去?”陈沐不理张永寿,扬刀高呼道:“全军听令,跟我冲杀过去,赏银全是你们的!”

    本部旗军高呼应声,气势如虹地向敌军首领所在冲锋而去,余下各百户所旗军也从众而,尽管士气低落却也别无选择,张永寿狠狠骂了几句,见陈沐率军已奔出数十步远,只能深咽两口唾沫,梗着脖子扬刀追出。

    临近敌酋数十步,鸟铳齐发。

    砰!砰砰!!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