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开海 > 第七十二章 蒙师
    都说战场人命贱如狗,陈沐觉得活下来的兵还不如狗。

    得胜的旗军没有多大喜悦,尸横遍野的战场只有沉默,耳边充斥微弱喘息,眼前尽是脱力的旗军歪七扭八地枕尸而息。

    他们赢了。

    自从一颗陈沐阵射出的流弹把敌军首领击落马下,这场战事便成了一面倒的屠杀,双方短暂的僵持与交战阶段,叛军至多伤亡二百,可进入追杀阶段,最后他们的斩获是五百有余。

    陈沐没跟着疲累的旗军一样躺在尸骨堆里装尸骨,提着豁出口子的刀行走在战场,对地那些看一眼知道救不活的叛军补刀,减少他们的痛苦。

    至于那些轻伤或者装死的胆小鬼,则由后面的付元带着旗军捆绑起来,与投降的俘虏一道,交给官白元洁。

    他们自有他们的命运,不论如何,战事总归是结束了,结束陈沐不想再杀人。

    别人杀,那也只是别人的事了。

    远处魏八郎一蹦一跳地捧着水壶跑过来,手还提着长枪,腰悬长佩刀叮叮当当乱响,不知被什么绊倒,大骂一声“哎呦呆逼!”一个猛子栽进尸堆里,过会儿爬起来气呼呼的在地踹两脚,又蹦蹦跳跳地跑回去。

    过一会又乐呵呵的蹦跳过来,把水壶捧到陈沐面前,“总旗,喝水!”

    “嗯。”陈沐接过水壶,仰头灌了几口,把水囊再递给八郎,这才说道:“下次打仗看护好你的旗军,别总想着丢了部下自己朝前冲。”

    魏八郎满脸的不服气,挺着瘦巴巴的脊梁骨,从头到脚都是跃跃欲试,“我能砍死他们,扎死他们!”

    这小子继承了明军对首级功的狂热向往,也因陈沐的出现抛弃卫所军的懦弱,恨不得每战必要先登,不过每战刚冲出去被陈沐提着后脖领子丢到屁股后头。

    这让陈沐不免感慨,要明军都像魏八郎一样保持高昂的士气与无畏的心态,战场狂热得活像条初生乱跑的小狗,钻人缝也要提刀干一场,什么建州女真塞外北虏三岛倭奴,算个屁啊?

    可惜只有这个傻孩子才这么狂热,连陈沐都觉得魏八郎像个小傻子。

    小胳膊小腿儿,打得过谁呀你!

    陈沐笑笑,根本没把八郎的话当回事,拍拍死小孩的脑瓜,不耐烦道:“去把石岐喊来,算个伤亡还没算出来。”

    “哎!”

    魏八郎应声奔走,活跃的根本不像在尸横遍野的古战场,倒像是在清远卫让他跑个腿一样轻松自在。

    看着他欢快的背影雀跃在尸山骨海众血流成河里,陈沐突然不想让魏八郎做军户了。

    “付元啊,你也不识字是不是?”

    陈沐突然想起来,扭头对正趴在尸首堆里翻腰囊的付元说出句话,把这个胆小的赌鬼吓得够呛,哆哆嗦嗦的应道:“啊,嘿哟,总旗,卑职是个破落军户,哪能有那大造化识字儿。呵,这帮人有钱啊!”

    付元掂量着手的腰囊递给陈沐,赔笑道:“总旗,碎银都快三十两了,铜钱更多,这帮傻吊是抢了哪儿,弄来这么多钱?”

    “想不想识字,等回清城陈某给你们请个蒙师。”陈某接过钱囊在手颠颠,“你知道请个蒙师要多少钱?”

    老师分为蒙师与经师,这事还是白元洁让陈沐考武举时跟他说的。

    所谓蒙师,是给孩童开蒙的老师,经师则是教授学生科举的老师。

    重要性不一,所需学识不一,价格自然也不一。

    “蒙,蒙师?”付元垂头顿了顿,才抬头问道:“总旗,请读书人要好多钱,让石岐教得了。”

    “石岐给你们教书,谁给陈某带兵?”陈某摇头否决付元这个建议,掂掂手钱囊,道:“这么多够不够?你们今后要带兵,不识字不行。”

    其实让付元他们识字都是附带,陈沐的主要目的是让魏八郎识字明理,整天跟个童子军敢死队一样,早晚把小命搭在战场。

    清远卫是有卫学的,在明朝每个卫所都有官办儒学的卫学,但长久以来卫指挥使把持在几姓之间,卫师花销又颇为巨大,逐渐成为专事卫官的学馆,诸如清远卫八十名卫生的员额也都被指挥使等大军官子弟所占。

    陈沐小时候还是在卫学开蒙呢,但如今的小旗总旗们显然没有资格进入卫学。

    想要身边信得过的人手增进才能,便只能另辟蹊径。

    像军费一样,拨不下来,自筹!

    付元没说什么,只是带着旗军在尸堆里翻找的更起劲,陈沐落得清闲,拾起水壶让齐正晏帮他提着洗了把脸,拍了些水在鼻翼。

    冲天的血腥气钻进鼻孔,让他怀疑自己的嗅觉像娄迈一样坏了。

    “你去跟白千户说,这些尸首要尽早烧埋,不能烧丢到没人的山坳里去,不能留在这。”陈沐皱紧眉头,指派一名旗军道:“天热,会生出瘟疫。”

    旗军领命而走,陈沐知道白元洁会把他的话当成事,毕竟在新江之战明军处理尸首的方式有迹可循。

    首级取走记功,有些友军袍泽的尸首被带走妥善安置,有些友军袍泽的尸首带不走挖坑码得整整齐齐地掩埋;至于敌军的处理要潦草些——枭首记功,尸身乱七八糟的掩埋。

    不同的是新江之战是无人行走的江畔与林地,室山之战却是狭窄却有交通功能的山谷大道,这里将来是要通行路人的,处理不当很容易滋生瘟疫。

    韶州府与清远离得不远,陈沐担心瘟疫一旦扩散,控制不住。

    没过多久,派去告知白元洁这一事宜的旗军还未回来,魏八郎便已带着愁眉苦脸的石岐过来,满身戎甲的石岐捏着毛笔在书册画着,对陈沐道:“总旗,旗军伤亡不大,乡勇死了不少——他们在战场割脑袋,太贪心。”

    陈沐接过册子粗略看了两眼,点头表示知道了,抬头见石岐面露难色,问道:“怎么,还有别的事?”

    “啊,是。解救出来被夹裹的河源百姓,他们的乡贤一定要亲自拜见你,向总旗道谢。”石岐知道陈沐烦恼这些无用的事宜,却只能面露难色地说道:“那位乡贤有举人的功名,卑职不敢拦他。”!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