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开海 > 第七十四章 征尘
    “叛军携带重车,走的不我们快,跟着车辙印能赶他们!”

    四五十人推着李焘口装载大量财物的十几辆车驾,马蹄车辙同杂乱的脚印在山道间简直太明显。

    这帮没了主心骨的叛军还不如黑岭的山贼,至少老练的山贼知晓如何掩护自己行踪,他们却并不知道。

    跟着车辙脚印追了半个多时辰,真正让陈沐军发现他们踪迹的却是林间传出的喊杀——这帮携带大量财物又失去首领的叛军内讧了,五十几个人分成四拨打生打死,还有七八个人坐山观虎斗。

    隔老远寻声赶到的陈沐见此情景二话不说,一声招呼鸟铳长弓手便当先冲了过去,临近三五十步直将厮杀的叛军打个措手不及各个呆若木鸡,“举铳!放!”

    火绳早已塞好,子药铅丸也早安置妥当,这大约是陈沐领军至今旗下鸟铳手放铳最爽快的一次,十几杆鸟铳临敌三四十步齐声放铳,长弓手也在这个距离张弓搭箭齐射而去。

    铅丸羽箭眨眼落在地身,惨呼一片。

    这种距离、这种敌人、这种数量,根本用不着鸟铳队三段轮击、长弓手轮流攒射,率先在最大程度杀伤敌军有生力量才是陈沐的唯一想法。

    砰!砰砰!

    十几杆鸟铳齐射在这种双方不过半百兵力的战斗声势浩大,一捧捧硝烟羽箭劲射而来,当先击倒几名叛军、紧跟着又有几个叛军被流矢射伤惨呼不已。

    “怎么回事,哪来的官兵!”

    叛军不算在内讧负伤者不过三十多人,他们还没反应过来这支官军是什么时候追到他们近前,便被杀伤三成,再想搁置纷争仓促应战,只见未散的硝烟官军大声疾呼,撕开烟雾健壮有力的刀牌手与轻矫力大的枪矛手便已冲至近前。

    当然也少不了那两个挥舞长刀所向披靡的总旗近卫。

    陈沐才刚提刀朝前冲出两步,便听见前面邵廷达用熟悉的嗓音高喊出‘降者不杀’,这仗打出的节奏简直快到他这个领兵军官都反应不过来,差点被急停的脚步绊倒。

    索性一把提着魏八郎的后脖领子拽到身边,拄着刀立在当先,看着不远处一面倒的战局,侧过脸去狠狠地享受了一把来自举人的崇敬。

    李举人正带着大刀长矛的乡勇往冲呢,才刚冲到离陈军爷还有十来步的距离,林子里‘乒乒乓乓’一片响——叛军只剩七个活口,丢下兵器跪地讨饶。

    不,是八个,有个叛军正往密林深处逃去,接着身后一声铳响。

    砰!

    慌不择路逃窜的身影僵住缓缓倒地,现在是七个活口了。

    石岐借着后坐力将鸟铳收回杵在地,回头对陈沐高声道:“总旗,咱们赢了,没有伤亡!”

    从他放出第一声铳到装好子药塞进弹丸,击毙最后一名站着的叛军,这场战斗持续三十息。

    李焘被叛军夹裹走了百十里地,半个月里眼看叛军大杀四方,攻卫毁所,向来只见过叛军汹涌而卫军便望风而逃,哪里见过当下这种境况,一双眼睛都看得直了。

    不要说乡勇各个呆若木鸡,旗军打出这样的战绩,陈沐自己心里都有点飘。

    占尽天时地利人和,自投身这个时代往来之间到处苦战恶战血战的陈军爷,终于率部摧枯拉朽地干了一仗,提气!

    邵廷达带旗军麻利地把七名投降叛军捆束起来,陈沐这才收刀入鞘,迈着步子在左右扫视一圈,笑道:“挖坑埋财、内讧见仗,你们这是分赃不均啊!”

    十几架牛马车在旁边卸下木箱,深坑挖出大半,坑里半埋着几个箱子,书卷、绸缎、铜钱散了一地,再加横七竖八的尸首——不用问,陈沐已经知道他们发生了什么。

    几个叛军被捆束住仍旧叩头讨饶不停,只是陈沐才不理会,分派各旗清点财货,对李焘笑道:“李举人别举着刀了,累不累,带百姓去看看财货少了没,要是没什么问题咱们赶车架回军寨。”

    “太阳下山,回去刚好吃饭。”

    李焘接话时还有些错愕,不过并没有持续太久,便点起身后乡勇同他一起粗略看了一遍木箱,找到几样重要的东西,别的便只是随意看看,便同陈沐等人一道赶着牛马车回还。

    对李焘来说,重要的是他举人身份的证明,与考举人时拜见座师给的二十两水陆牌坊银,没这些东西他便无法进京赶考。

    于百姓而言,他们看重的有逃离城郭时傍身的钱财,更重要的是行囊里房契地契,河源县早被攻毁,重建少不得要大半年,如果没这些东西弄不好无家可归了。

    收拾了东西,一路赶着牛马回军寨,半路便为白元洁派出健卒所截,“陈总旗,赶快回去吧,俞总兵那边发来命令,说战事已定,要调我们去押送百姓俘虏,千户等你呢。”

    等陈沐回去,白元洁与俞大猷派来的记功的官吏相谈甚欢,刚好在军寨门口碰到,那记功官吏还专门对陈沐拱了拱手,笑道:“这位是陈总旗吧,下官听俞总兵说过,那望远镜物便是出自你的手,此战亦立下许多功勋,下官有礼了!”

    送走了记功官吏,陈沐笑着朝白元洁小声道:“千户,对付流贼大获全胜,部下无一死伤。那些流贼确实带着许多财物,都在李举人同百姓那里。”

    “别管那些了,钱财不过身外之物。”

    白元洁漫不经心地摆手,拉着陈沐走到一边道:“明日一早,我们向河源行进,路护送百姓,万万不要惹出什么祸端,你也该募些家丁了,在流民挑选一番。”

    “俞总兵派来的人说仗已经打完,做完这事,咱们能回清远了。”

    说这话时,白元洁脸却没见到有多高兴,只是摇头道:“练兵半年,一战尽没……不说这些,李举人来年若能高,对你将来也大有裨益,多和他聊聊,于你没坏处。”

    “等回去功勋之事定下,白某请你去广城燕归舫同饮一番,洗净这一身征尘!”!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