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开海 > 第七十七章 铳床
    钻床由四尺长的木杆与四尺长的铁钻杆组成,钻杆挂着小块金属材质的钻刀,整体放在丈长的钻床。

    粗大的圆木杆均匀布着四条斜凹痕,看去像经过精密测量过一般,卡在钻床段相同凸痕的木卡,推动木杆穿过木卡,钻棍会因木卡及自身形状而均匀旋转,带动铁钻杆的钻刀,在固定好的铳管内壁刻出膛线。

    令陈沐惊不已,有这东西,半日钻出膛线并不怪,但是……他很清楚手下匠人的工具,他们有规、矩、卡尺这些常规器物,炭笔之流也是随身携带。

    但这个钻床,是这个时代匠人能做出来的吗?

    如果这架钻床是关元固做出来的,陈沐或许还不会这么惊讶,毕竟老匠人一辈子浸淫此道技艺到家,虽然有些怪但还在可以接受的范围内。

    但关尊班太年轻,陈沐只能把这一切总结为他一时间的思妙想。

    “这个凹痕切线,老二怎么做的?”

    老匠人关元固也不甚清楚,看了看这才迷糊地说道:“这是用,用纸斜折划线贴在木棍割的吧?老儿也不清楚,还得问老二。”

    “先别问了,让他养伤。”陈沐现在基本对钻膛线失望了,效果没那么大,还影响装弹速度,徒耗时间何苦来哉,但他看见这架钻床有了新的想法,指着木床问道:“关匠,你觉得把铁杆换成钻头,固定铳管钻膛,会不会快些?”

    这才是陈沐看到钻床的第一想法,还钻个屁的膛线,有这东西应该拿来钻膛啊!

    像关元固这样老练的匠人,一月能钻光一根铳管,这个效率其实已经是非常高的了,但人力手工是很难达成标准化的,一名优秀匠人一年钻出十二根铳管之间有可能形成较为粗糙的标准。

    但十个优秀匠人一年钻出一百二十根铳管绝不可能达成标准化。

    “钻膛?”

    老匠人关元固楞了一下,先前被恼火冲了头脑,此时陈沐一说,当即前推拉钻木试了两下,面悲戚的神情竟渐渐减少,转而动动这儿、弄弄那儿。

    兴趣盎然。

    陈沐等了片刻,才见关元固心满意足地起身,拍拍满是干裂的手掌笑道:“老二真做出了好东西,有这个,十日,至多十日能把铳管钻出来,算磨光,十五日也够了。”

    效率能有所提升,陈沐满意地颔首,随后提出他最在意的问题,“关匠,如果用这个,能不能让所有铳管一样宽,溶制一样的铅丸,放一样的火药?”

    标准化。

    “这个不行。”

    老头儿直接摆手,用手下晃了晃钻棍道:“老二做的粗糙,仅一道木卡,木杆不稳,下晃出去钻到铳,有二三分的不同。”

    不过说罢关元固抬头看见陈沐眼的失望,赶忙接道:“不过若让老儿再加工两日,应当能做出一分之内的铳床。总旗请看,木卡换铁卡,再在前面钻棍加一块铁卡,两处定住则下不晃;放铳管处再铸出铁模,照总旗定下的新铳管形制,后前窄后厚,取六棱固定。”

    关元固越说越兴奋,也不管陈沐能不能听懂,接连不断的把心属于匠人的思妙想说出,说罢才反应过来自己,带着谨小慎微的歉意道:“总旗不要见怪,小老儿了年岁,这话多了。”

    “无妨,陈某大概听懂你的意思,铳管外壁用六棱的形状,更容易固定在铁模里,不过这样铁要耗费稍多,关匠算算,一根铳管要用多少铁?”

    “十五斤铁、五斤木,不能用清远的铁,清远黄铁不禁用,做不成铳管。白铁倒能勉强一试,但要用木炭再烧,煤饼不行,耗费更多,倒不如直接购入福建毛铁,拿回来小老儿能打铳。”

    “二十斤!”

    陈沐惊讶出声,不是说要四十斤打成八斤的吗?难道自己从白元洁那儿听来是错的?陈沐问道:“十五斤铁,能造好?”

    “足够了,小老儿甚至留有余量。不过如此一来,虽不易炸膛,经久耐用,可铳却要沉两三斤。”关元固对陈沐道:“总旗以为如何取舍?”

    这还真是要取舍的大问题,鸟铳手身各个物件儿本不轻,七八斤的鸟铳携带已是不便,如今鸟铳再沉三斤,虽更安全,但却也极大地考验铳手体力。

    “铳管若短一尺,如何?”

    这个时代的鸟铳皆长四尺,但铳管修制难以形成标准,有些铳打得远、有些铳打得近,但总得来说五六十步能伤到无甲的敌人,与这相,二百步的最大射程似乎并不重要。

    “短一尺,唔,总旗啊,这小老儿可说不准。”

    关元固似乎是担忧做出成品不招陈沐欢喜,道:“若总旗下令,小老儿做一杆三尺铳,铳眼六分,如若可行,推为定制,如何?”

    陈沐点头,随后干脆在铁匠坊取过炭笔与木片,画出自己想要的形制,道:“做一杆三尺短铳看看,此外再试试用燧石发火引燃火药,不过这个没一年半载弄不出来,弄出来发不出火也没用,你老人家记着这个事,别忘了琢磨!”

    燧发枪的原理,用惯火绳枪的陈沐一想明白,但真要他做,最大的难点是保证力大、耐用的弹簧才行。

    虽然这只是个小问题,却不好解决,成了关口。

    把木片递给关元固,陈沐这才起身,刚抬起头却又想起了,问道:“让你再招募几个匠人,找到了么?”

    “十月要收稻,他们的旗官不放人,要等农忙过后再来听用。”关元固竖起三根手指,道:“三个匠人,都拖家带口约莫十三四人吧,等他们过来,到明年开春,只要铁能跟得,最少为总旗打出十杆好铳!”

    “等他们过来吧,过来了陈某还有新东西要你试试,每杆鸟铳刻造铳匠人的名字,别忘了。”

    陈沐满意地点头,冬季多十杆新做更加可靠的鸟铳,基本符合他的预期,“老二养伤有什么需要,叫人去衙门找我,打仗刚回来,旗下事宜颇多,等广城医生来了,陈某再来看老二。”!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