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开海 > 第七十八章 大收
    旗下事宜颇多,并非虚言。

    刚回衙门,见邵廷达怀里揣着、手里捧着、肋下夹着,全是油纸包,急吼吼地在衙门口站着。

    眼见陈沐过来,快步跑来叫道:“沐哥,俺给你带了烧鹅回来!”

    陈沐接过油纸包,看邵廷达这副模样,笑道:“怎么,你这是把鹅楼抢了?”

    “没有!俺给钱了,有钱!”

    邵廷达身揣着八只烧鹅,脸埋着藏不住的喜意,低头开口又露了怯,不好意思地笑道:“俺长这么大,白千户摆酒是俺头会吃到这么好吃的东西。”

    “昨天白千户在,不好。俺一大早牵了你的马去了清远县,买他娘的九只烧鹅,回来让俺爹娘跟浑家尝尝,这么好吃的东西!”

    捧着烧鹅,邵廷达眯着眼睛有点市侩,笑起来露出几颗并不整齐的牙,“俺得让他们尝尝!”

    陈沐觉得手里的烧鹅很沉,觉得表弟很好,点头拍拍邵廷达粗壮的胳膊,“照顾家人是好事,男儿应当顾家,没啥可不好意思的——你先回家,等会过来有事跟你说,别忘了把郑老头也喊来。”

    马拴在衙门前院,满头大汗的邵廷达浑然不觉,带着八只烧鹅健步如飞。

    陈沐跟院子里打熬力气的家兵打过招呼,坐在堂桌案后,这才静下心筹算出兵打仗这半年的得失。

    邵廷达腿脚好,也一刻时间,家兵来通报,说他带着郑老头已经来了。

    招呼几人落座,陈沐起先对郑老头问道:“老郑,这半年你看着田地跟硝洞,收成怎么样,说说吧。”

    “回总旗,按你的令,驿站边的硝洞已经不挖了,又出了三百斤;西边的硝洞,人手多,也都熟练了,老儿照看着,现在已经熬出两千一百斤,都存在铁坊,里面还能挖一年呐!”

    又是两千多斤,陈沐皱皱眉头,问道:“怎么这么少?”

    那个硝洞更大,用的人手也更多,但熬出一样的硝,这令陈沐感到不解。

    郑老头不敢回话,结结巴巴地没说出来,邵廷达看得急接话道:“还能怎么,是那边离河远,余丁又吃不饱没力气,多十个人也不咱在驿站时候出的力。”

    “田地呢,收成如何?”

    硝土的收入并不能让陈沐满意,不过他心里也能理解,他带旗军应官府征召出兵打仗,留在卫所的都是老弱余丁,指望老实余丁郑老头监管余丁挖硝土,还能保证产量,这是不可能的事。

    尤其在郑老头被熬硝的大体力活累病过之后,别人更不愿出死力气。

    关键还是以前熬硝的老人没得到赏银,又没有旗官监督弹压,根本不能调动余丁的劳作积极性。

    陈沐在案写下一笔,轻叹心道:里外屯了五千多斤硝土在铁坊,白货是有了,可这白货,该卖给谁呢?

    “丰收,旗下田地今年丰收啊总旗!”

    提到硝土郑老头不好意思答话,但提及田地,立刻起身拱手道:“往年军田一亩田止多三石、下田至多两石,今年别的百户所田地因战事收成稍差,是两季也多不到三石,咱们旗下军田,下田也是一石多,但田施了总旗的肥水,最多的地能收了两石半之多哩!”

    清远卫的田种稻两季,头季是陈沐等人领军走时插了秧,守新江桥时收好,如今第二季稻也已长得绿油油了,只等入冬前收了算完成今年的农事。

    “交粮的时候指挥使说了,今年旗军在外征战给他争光,每亩只收七斗,让旗军过个丰年!”

    郑老头感恩戴德,陈沐坐着面无表情,心里却直骂娘……老子在外卖命打仗,给你指挥使争的哪门子光?狗日的明白着是欺负郑老头不会算数。

    清远卫军田收成的定例,是指挥使取五成,另外两成田税给朝廷、两成留作军官俸禄。

    现在指挥使要七斗,看去是少了,可卫所今年普遍收成也差,其实还是收了五成的粮。

    倒是挺能说漂亮话,还特么过个好年!

    陈沐弹弹桌案没擦干净的浮土,问道:“指挥使衙门送去七斗,赋税今年是多少?”

    “三斗,都已经交去了,百户衙门的俸禄还未交,旗军都在外征战,小人不敢擅自定夺。”郑老头说这话时脸表情既复杂又难受,“总旗,咱没百户衙门啊!”

    能不难受么,陈沐顶头的百户所,员额只有陈总旗与帐下的五十军户,压根没有另外五十人的旗军与旗官,这俸禄怎么算?他们这总旗、小旗,一人双饷?

    “没事,照例,百户所该有多少旗官你不知道?全算下来,切一半给白千户送去。”陈沐说罢,又顿了一下桌案,道:“分两次送,原例是朝廷赋税两成、俸禄两成,那先送三斗,是今年百户所的旗官俸禄;再送一斗,是今年大收,多出的结余。”

    陈沐在桌案的手拿炭笔不停写画,末了一丢炭笔,他们每亩军田按别家百户所交去九成收入,最后还能余下四斗多!

    六十多斤,是别百户所的三倍多。

    其实不用他算,郑老头随后带着压抑不住的喜意拱手说道:“总旗,库里存了百户所近两千石粮,还有总旗那两百亩田地收的四百多石粮。”

    “今年旗军的粮,是不是能,能多点?”

    “两千多石?”

    算心里再怎么算,等郑老头说出这个数目时,陈沐心里还是忍不住猛地一跳。

    一石米可卖六钱八分银,两千多石相当于一千三百多两银子!

    “唉!”

    陈沐无谓地摊手,可惜了这钱,噢不对,这两千石粮食不是他的,旗下二三百口子人都等着吃粮过日子呢。

    “往年,旗军发多少粮?”

    陈沐刚问完,对这事门儿清的邵廷达便道:“有时一年十二石、有时一年十四石。”

    这是正丁的俸禄,陈沐要发出去五十个正丁的俸禄,也是才六七百石而已。

    “指挥使说过个好年,但别的百户所旗军大多是过不好年的,但咱们能。”

    陈沐起身,轻扣桌面,道:“召集旗军,开仓放粮,头季稻,每户十石,陈某手把手的发!”!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