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开海 > 第八十一章 抗命
    尽管邵廷达百般不解,没过几日娄迈刚带着从广城购置的牛马回来,邵廷达便怀揣银子骑马路了。

    与他同行的还有四个最早跟随陈沐的老旗军,都是有武艺、功勋在身的凶悍角色,携五十锭重银与陈军爷的户帖前往月港,为陈总旗买宅置地。

    这下轻松了,无财一身轻,省的想地方藏银子。

    至于说银子都花出去,铁坊的料钱工钱,这再好办不过了,入乡随俗,以物易物。

    粮仓里百户所千余石、私仓四百多石,随时取用。

    在清远卫这个相对闭塞的地方,拿银子花可能店家没闲钱找,但拿粮食,绝对管用。

    邵廷达刚走,广城惠民药局的老医生程宏远姗姗而来,陈沐也没招呼,直接带着医生去给关二郎瞧伤。

    其实熬过这几天,基本也能确定关尊班一时半会死不了,广城的医生一到,这条命算保住了。

    但陈沐不高兴,在铁坊关匠的院外拉住付元,黑着脸问道:“怎么才回来,迈去广城买牛买马,你晚去两天,都早一天回来!”

    “总旗,真不是卑职有意耽搁,广城这几日瞧病看伤的太多,医生忙不开。”付元说的应当是事情,脸只有对官恰到好处的惶恐,却没丝毫忐忑极为敞亮,指着屋里道:“这程老头,还是来过几次,老相识了,小的紧赶紧拽着来的!”

    陈沐顿了一下,脸色更难看几分,开口都有些艰难,道:“闹,瘟疫了?”

    他啥都不怕,来到这个在他眼近乎蛮荒的时代,打过几场血战硬仗,唯一能让他生出畏惧的便只有瘟疫。

    而在见识新江尸山骨海的古战场,最令他提心吊胆的,也正是瘟疫。

    “闹啥瘟疫,总旗你可别乱说。”付元瞪大的眼睛透着惊骇,似乎听到这个词便已令他感到恐惧,随后才小声说道:“打仗死了太多人,广东的营兵卫军死了**千,咱带兵回卫所时候,千老弱妇孺去广州府衙门跪着把街都堵了,白发老爹要儿子、新婚嫁妇要官人。”

    “官府说他们聚众造反,官军夹刀带棒一顿毒打,光下狱几十人。”

    付元瘪着嘴直摇头,心有余悸地望向远处田侧升起炊烟的旗军屋舍聚落,道:“营兵募兵家眷闹的最凶,幸亏咱旗军没啥动静,父死子继的,谁还不知道自己是这么个结果,心里头都预着呢!”

    说打打,说抓抓?

    简单粗暴的解决办法,让人心寒。

    “为镇压李亚元,总兵征调十万大军去和李亚元死战,广东从南到北到处是战场,李亚元死了两万多、官军死了一万多,俞总兵抓住李亚元,赢了。”

    陈沐满脸说不出的嫌弃,“叛军是从哪儿来的,那些官儿自己心里没半点儿数?”

    老兵为他们卖命死在和叛军对决的战场,父兄后代没有任何荣耀,反而被打杀驱赶,这些官僚培养出新的叛贼,又该让谁去镇压!

    “月前还一起奋战的袍泽亲眷,那些领命的兵能下得去手?”

    陈沐言语里带着恨意,但这恨意他却十分清楚即不是对官僚,也不是对军兵,更不是虚无缥缈的世道。连他自己都不知道为什么有恨意。

    他只知道,投身在清远卫,相对闭塞而又有好的官引路,与他而言都是庞大的幸运。

    倘若直接丢入朝局,恐怕什么都不懂的他会在一开始被啃得连骨头渣都不剩。

    “没人去啊,听说最早调的是邓把总的兵,兵都出营了,邓把总又把兵圈回营里,晾了传令官吏半个时辰。”付元撇嘴道:“邓把总的胆子真是大!后来调的守御千户所的兵,那帮傻**没去征召打仗,驱打起军兵家眷可是起劲!”

    卫所有卫辖千户所,像是清远卫下辖的清城千户所;也有卫辖的守御千户所,还有直属都司的备御千户所。在东南沿海的守御千户所与备御千户所,都负责海防,所以吴桂芳、俞大猷的讨贼镇压李亚元之战,并未召集广州府的守御千户所和备御千户所。

    邓子龙以区区把总之职,拒奉州府责令,这件事说大可大,说小可小。

    陈沐钦佩其豪烈,亦感慨其壮勇,更忧心他的前程。

    不过邓子龙到底在新江有战功,应该是有惊无险吧?

    这事陈沐心里真拿不准,实际直到现在他也没有搞清楚这个时代抗命的处罚,凡有亲身经历者,不过是战场逃兵抗命,百死无生。

    但在地方抗命并不直辖的官,他却不知道究竟是轻是重。

    同时他想知道,如果自己面对邓子龙这样的情况,又会怎么做呢?

    陈沐不敢想,因为他做不到邓子龙这样壮怀激烈,恐怕多半也只能像弹压矿工时那样,妄想着两不得罪,实则两面受累。

    正说着,程宏远从屋里走出,两手浸入木盆洗着血迹,转过头来露出额头斑斑汗水,甩甩手对陈沐有些疲惫地拱手行礼道:“陈总旗,伤者的命保住了,老夫已取出划伤的铁片,将伤口缝合,取几副药内用外敷,过半月老夫再来将线拆去,三五月不要动作,待来年开春,伤者可行动自如了。”

    听到这个好消息,陈沐脸因听闻邓子龙抗命的阴霾也消去几分,拱手笑道:“那多谢医生了,请程老先生前往寒舍小坐,陈某还有请求,还望留下食饭,听陈某细说。”

    诊金自不必说,陈沐一个眼神,付元便心领神会地将汤药诊金奉,让老医生笑的眯起了眼。

    陈军爷付诊金总是大方的多付几分银子,虽然不多,却让近日接待许多军兵家眷的程宏远老怀大悦。这也是没办法的事,别管旗军还是营兵,这年月的丘八出手大方的太少了。

    在往富贵的军官,用不着程宏远这么个惠民药局的医生瞧病,往下的旗军营兵,穷苦的像一个模子刻出来,何况此次挨打的都是服丧的军兵家眷,更不会有什么余钱来打赏医生。

    席间,程宏远左右看看陈沐百废待兴的宅子,似乎已经知道叫他过来是什么事,轻咳两下让陈沐屏退了旁人,这才眯着眼探手问道:“陈总旗家似乎没有女眷,这……可是内有隐疾?还请褪去衣衫,让小老儿为总旗瞧瞧。”

    陈沐吃进口的饭被喷出来,两眼瞪得浑圆怒视。

    “你才有隐疾!”

    我打你个不正经的秃毛老头儿!老子拿你当朋友你居然让老子脱裤子!!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