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开海 > 第八十二章 兰花
    “看来,是该个有女眷在身边了。 ”

    程宏远带着考虑陈沐邀请至其麾下做医师的邀请回广州了,送别程宏远的陈沐在黄昏仍旧对‘隐疾’耿耿于怀。

    像他这个年纪,二十出头,老弟莽虫儿子都会叫爹了,他却还孤家寡人,也不怪程宏远猜测他身患隐疾——不怪个屁,程宏远是个不正经的老王八蛋!

    话是这么说,可他哪儿找个知冷知热还愿意陪在身边的女眷呢?

    清远卫的妇人没见过多少世面,而见过世面的大多出自高门,也未必看得他个军头不是?

    路漫漫,修远兮。

    河源举人李焘是个守信的人,分别短短半月,清城千户所便迎来陈总旗的客人,一个落拓青衫骑骡子的河源落第秀才与他年少的书童及携带长棍的健壮仆役。

    骡子腰臀挂着背篓,背篓里盛着书卷与日用换洗衣物。

    当然,最引人注目的还是书,堆成小山的书。

    卫所的军余半辈子都不曾见过这么多书,寻常总旗家里都未必能有两三本,连陈沐手里都只有白元洁送他的两本书,谁又见过这么多书呢?

    指指点点走一路,清城军余甚至都不知道他们该向秀才行什么礼仪,有抱拳的让秀才尴尬不知该不该还礼、有跪拜的吓得秀才赶忙去扶。

    与这较起来,那些粗鲁蛮横的旗军丢给秀才大鼻孔子,倒让秀才好受许多。

    谢鸣知道,他是来给一个战场杀得满腰血葫芦立下功勋多有钱财的总旗府当教书先生,可不是仗着秀才的身份来清远卫做大爷的,一路小心谨慎地问路,这才摸索着找到了陈总旗的衙门。

    当然,总旗是没资格拥有衙门的,但这不妨碍清城千户所的人们都说陈总旗在他的总旗衙门里。

    秀才不是举人,一场乡试决定了他们的身份地位。

    当谢鸣行走在清城千户所的乡间小道里,打听着陈总旗的衙门,感受到军余普遍对总旗衙门的尊敬,令他在心感到沾沾自喜。

    看来这位聘请自己的总旗老爷,在千户所也小有声誉,自己的日子将来会好过些。

    但这个想法在他站在总旗衙门前奉拜帖时完全被推翻了。

    总旗衙门外立着两名腰插倭刀的家兵,他们看不懂拜帖是什么玩意,一个攥着帖子向远处跑走,另一个笑呵呵地说道:“这位,秀才,你先找个阴凉地歇着吧,陈爷去千户衙门处理政务,估摸着要傍晚才回来呢。什么?为什么去千户衙门处理政务?”

    齐正晏笑着骄傲极了,“千户有事去广州府,千户所的事不都压在我家陈爷肩了!”

    老倭寇说的有理有据,倒也是实情,但话听在谢鸣耳朵里不一样了。

    没记错的话,总旗面是百户吧?百户面还有副千户、镇抚,陈总旗在清城千户所居然有这样的地位!

    秀才可不知道清城千户所都快散架了,最大的官儿是副千户,下面百户都是窝囊废,矮子里挑高个都只能挑到陈总旗身。

    也不知等了多久,田垄羊肠道才传来马蹄声响,陈总旗策马而来,翻身甩缰炉火纯青,隆俊雄稳稳地攥住缰绳拴在衙门外马桩,陈沐左右看看,直朝秀才走来。

    “在下陈沐,阁下久等了!”

    “不敢不敢,学生谢鸣,受举人李右临之邀前来应聘蒙师。”谢鸣说着便十分标准地拱手躬身,道:“见过陈总旗。”

    陈沐满意地笑笑,谢鸣举止得当又分得清主次,但是如此便已经符合陈沐心蒙师的模样,左右不过是给几个旗官开蒙,能过童试考秀才这学问肯定没问题,当即伸手在前引路道:“不必多礼,我们进去说话。”

    其实也没什么好说的,谢鸣无非是寒窗苦读十年,眼看科举无望,便需做些事由补贴家用。陈沐这刚好需要蒙师,便应邀来此应聘,只是蒙师,也不必考校学识。

    陈沐拿出三锭银子的聘金,并连每月饭食之供,二人写出契约,便算是达成了约定,陈总旗家便可开学授童了。

    不过除此之外,陈沐在知道谢鸣数术也不错,稍加教考后便又决定每月多给三石粮的月俸,让谢鸣兼着家账房先生的职位。

    除了帐房,陈沐这几日也在卫所军余另募三人,分作厨子、马夫、仆役,再带家兵,当初修造可谓宽敞的总旗衙门,便登时显得拥挤不堪。

    要么在清城买座大宅子,要么等升官后用官邸衙门,不论如何,这个狭小的总旗衙门已不能满足陈沐家人员的日常需要。

    秋季到了。

    进入十月,天气没凉快多少,清城千户所双季稻的秋收便开始了。

    没陈军爷什么事,收割的农具都已做好,由郑老头带着余丁逐个收割是,也都是熟手,没生出什么乱子。

    不得不说打完河源一战,陈总旗的交际圈大了不少,过去只有白元洁与手下旗丁同他来往,如今好友遍布,刚和李焘传信两封,李焘来信一来问问好友谢鸣可合陈总旗心意,二来便是知会他即将进京赶考,让人迁来一株兰花,算是告别。

    陈沐与石岐打听了才知道,人以兰花喻友谊之真,让他挺不好意思,便派旗军在清远城买了支豪笔,让旗军回赠河源的李焘,祝他金榜题名。

    原本他想再附一锭整银过去,后来又觉得不太合适,便让人购置了件厚毛大氅,权当送给李焘御北方之寒。

    此间事情方了,邓子龙却又带着兵书如约而至。

    “在新江,邓某说要送你戚将军的兵书,今日邓某带书来了,陈总旗,你这儿可有酒菜招待?”

    三月未见,邓子龙如新江河畔时一般豪爽,仿佛并未受到抗命影响一般,令陈沐稍加放心,见邓子龙穿一身布衣武服,倒是英武更胜当时,朗声笑道:“别人来了兴许没有,邓把总来了,陈某哪儿敢没有酒菜,邓兄进去等着,陈某这招呼人弄来清城最好的烧鸭和最好的酒!”

    “不是邓把总啦,我的封赏下来了。”邓子龙摇摇头,面神情有些复杂,“现在跟你们一样也是卫军,广州府南边什么备御千户所的副千户,以后你要叫我邓千户!”

    副千户?

    陈沐的笑容凝固在脸。!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