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开海 > 第八十四章 军匠
    隆庆元年,翁源、河源二地为寇多年的李亚元为广东总兵官俞大猷擒杀。

    决口的黄河,修造八条支河竣工,旱则资以济漕,涝则泄入昭阳湖,运道遂通。

    施行很久的一条鞭法因直隶山东土地大旱,应户部尚书葛守礼的奏疏而停。

    这一年明帝国太仓银库入不敷出,支出边饷俸禄后,赤字三百九十五万零四百两有。

    北方的寒冬并不能影响远在岭南的陈沐,他的冬季温暖如春,徘徊在弯弓搭箭与下马摔弓之间。

    起陈总旗射术的进步,邓千户学到的东西更多。

    邓子龙把清远卫这些像土司胜过军官的卫官看了个通透,也把像农奴胜过官兵的旗军看个清楚,尤其在经过余丁收割双季稻时出现的农具,这家伙像个活土匪,把几个他没见过的农具全让陈总旗给他画了一幅。

    前途未卜的副千户邓子龙,来清远一方面是散心,其实这才是主要目的。

    操练卫所军对他来说不是难事,最大的难点在于自筹军饷,他过去是营兵,所需要的不过是向官鲍信请求调拨军械钱粮罢了。

    但卫军显然不同。

    陈沐看他这幅猴急的样子直笑,邓副千户远不像其表现出的那么消沉,而是铆足了劲儿想坐在副千户的位置立功。

    他有营兵体制的人脉,在卫军体制里立下功勋,想来再调回广东任守备,应当也不是难事。

    恰好,陈沐十分乐意给邓子龙提供帮助。

    实际他认为当邓子龙尝到副千户的甜头,未必还想再调回营兵——百户把总富有,副千户也守备舒服。

    有些话现在他陈总旗没资格说,也只能结个善缘,但或许等白元洁回来,他的副千户便已成定局,至少他能从把总低的官职变成并肩前行。

    或许陈沐也会有官职邓子龙高的时候,到时候这个打倭寇显名的猛将,有机会一定要招在自己部下行事。

    第二季稻,陈沐旗下的收成足矣令每个人感到惊讶!

    指挥使对第二季的收成并不看重,每亩依旧按以往四成、普遍五成的收走五斗;朝廷的赋税、旗官俸禄缴四斗。其余百户所的旗军一年到头,一亩地最后落到手的不过**斛、即便是多些的,也不超过二斗。

    陈沐旗却结余了三斗有余,照旧给旗军发下十石粮,百户所攒下足足两千多石粮食,多到兴建的粮仓都已盛不下。

    陈总旗只好从安远驿站借来牛车,向白元洁升任副千户后闲置的百户衙门粮仓运了三百石。

    “陈二郎,你是说别的百户所结余尚不足你旗下十之一二?”

    邓子龙摇着头,看领完粮的旗军欢天喜地,他却忧心忡忡地凑到陈沐耳边说道:“你该让旗军封口,否则后患无穷。”

    “你是小旗的出身,小旗再小也是卫官,你自己都说,旗军是农奴。卫官生来是卫官,农奴生来是农奴,好天与地,日与月的分别。”

    邓子龙表达的非常含糊,陈沐乍一听确实没听懂,但顿了一下,他听明白了。

    这位广东都司不知名卫所的副千户想表达的是,背叛。

    用陈沐更容易理解的话来说,是规劝他不要背叛自己的阶级,更不能因此触动旁人的利益。

    “什么天与地日与月的,邓千户说起话来一套套的,州府让你去驱赶军眷,你怎不去?”陈沐摇头大笑,“陈某也不能看给自己卖了命的旗军回家还要饿肚子,兵书说了,为将者要爱兵如子。”

    邓子龙看向已各自散去的旗军,对陈沐奚落道:“对,卫官与旗军,是父与子,你爱兵如子,但你对儿子好不必让别的爹知道,你瞧着吧,早晚有你受的。”

    最后一句,让陈沐眼睛亮起来,他对旗军好,确实不必让别的旗官知道,没好处。

    随之招手叫来面容可怖的娄迈道:“你挨家挨户告诉军余,大收多少、他们发多少粮食,都别四处炫耀。不然,不尊陈某军令什么结果,他们知道。”

    知道个屁啊!

    娄迈去传这种军令,牙都颤好吗!

    不尊你陈军爷令的,也只有新江桥被鸟铳打死那二十多人了,还说是念在初犯留个全尸。

    收点儿粮食的事,至于杀人么?

    陈某才不管这么多,拍拍手来心情愉悦,笑道:“管什么日与月,还不都是星星,什么橘猫和哈士,说到最后谁还不是个畜生了。众人皆苦,咱又何必当恶人——走,去看窜天猴,陈某也给邓千户开开眼!”

    双季稻收割完,关匠提银子去另外两个百户手换来三个军匠,个个年岁都与关元固差不多。

    他们这个行当是吃手艺的,像医生,年轻人或许好想法更多,但手艺很难精妙,年岁越大的匠人,才越能让人放心。

    陈军爷手低下有了四个匠人、**个学徒,算是初步有了一支属于他的匠人队伍,照旧支银签契,人力大增、生产力也跟着往窜一节。

    改良火箭,提了日程。

    这事对老练军匠来说并不难,只是捣腾火药做成推药、爆药,有很大的危险性,有关尊班的例子在前,陈沐一再派人提醒关元固注意安全,抛出想法,让军匠们不断试验。

    半个多月,关元固派人来告诉陈沐,符合他想法的成品被做出来了。

    邓子龙不知道什么是‘窜天猴’,满头雾水地跟陈沐走到铁坊溪边,见十几个匠人围着木架放的几根粗木管,为首匠人关元固笑着小跑过来,拱手道:“总旗,可以了!”

    “取来我看。”

    手腕粗细、三尺多长的木筒交到陈沐手里,半寸厚的筒壁,侧面带着插火绳的小扳机,可由人抱着发射。

    内里是一根类似定装子弹形状的火箭,不同之处是火箭前头箭头已改为两寸长的棱锥,火箭药体有一尺半长,装药很足,正向后身出一根二尺木棍做平衡杆。

    “装药射程、杀伤如何?”

    关元固道:“二钱铅丸二十五颗,为了稳当,推药可飞二百步。但火线连爆药在八十步至百步之间会炸开,方圆十步,无可生者!”

    -

    注:

    一条鞭法,由桂萼在嘉靖十年提出,万历九年由张居正推广全国统一税法。

    在此之前,明朝每个省或几个省,执行收税的方法都不一样。!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