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开海 > 第八十六章 首功
    隆庆元年转眼在爆竹声过去,明朝有爆竹,但清远卫没有。

    陈军爷在大年夜朝林子里放了一车百虎齐奔,嗖嗖啪啪真带劲。

    年前三五天,邓子龙跟陈沐告辞回去广州府,州府给他的调令是年后任,他便只能仓促结束自己在清远的旅行,准备走马任副千户。

    不过在清远这些日子看着陈总旗的生活,让他对自己一贯认知出现偏差,离开清远的邓子龙似乎信心满满。

    大概是觉得卫军也没有别人说的那么凄惨吧。

    陈沐觉得他多半会失望,并不谁都像他一样碰白元洁这么好的顶头官,万一正千户是个张永寿那样的傻**,以后的日子可有邓子龙受的!

    冬天,即使在广东都司这样靠南的地方,陈沐也明显感到一年一年冷。

    人们说明亡的原因之一有小冰河时期的到来,如果陈沐没记错的话,小冰河期的开始,是现在。

    年后,废置很久的清城千户所百户衙门摆了丰富酒菜,白元洁和张永寿,在离开清远两个多月后回来了。

    他们喜气洋洋,看去不像遇到挫折,至少张永寿不像次在州府衙门受了气般劈树把刀都劈断。

    当然,也有可能砍的还是广州府城外老数,张爷这生性,谁又拦得住呢?

    “陈二郎,这位,已经是白千户了!”推杯又换盏,张永寿得意的很,又拍拍自己胸口,扬着脸骄傲极了,“不才张某,也因室山下记下一首功,越过镇抚,直升清城副千户!”

    说罢似乎是怕陈沐多想,赶忙说道:“你别着急,张某可没抢你官职,一个千户所有俩副千户呢!”

    白元洁也带着笑意点头,随后皱眉道:“不过陈二郎你也许当不成副千户。”

    白元洁说着端起酒杯朝陈沐敬了过来,把陈沐吓一跳!

    他和邓子龙、张永寿打交道时从来没有局促之类的心情,哪怕他们自己官职高,但一来心里有点玄乎的优越感,二来也不是直属官,谁也求不着谁,有一股无欲则刚的劲头。

    但白元洁不一样,不但是他的官,也是他从心里认可的官或者说前辈。

    像是他在这个世界的引路人。

    陈沐连忙端起酒杯,对白元洁笑道:“千户不必如此,算只是个百户,有你在头,陈某也没怨言。”

    升官哪里是个容易事,尤其亲眼目睹邓子龙立功反被明升暗降的例子。

    尽管有些失望不能避免,但陈沐还是能够接受,问道:“百户?”

    呼。

    陈爷长出口气,他知道升官发财不会这么容……

    “哈哈哈!”

    “哈哈!”

    绷着脸张永寿手拍案几,早已遏不住夸张的笑,指着陈沐对白元洁道:“哈哈哈,静臣你看到没有,我说二郎会慌,会慌吧!你还说他无欲无求,哈哈哈!”

    白元洁也仰头大笑出声,却没张永寿这么自在,笑过末了才摆手对陈沐道:“你可能当不成副千户,因为你的功绩够升正千户,不由广东都司走,要发去兵部,再传回来,现在多半已送回都司,不日你该加官进爵了!”

    “要是运气好,或许能补清远卫下千户所正职,即便运气不好,都司那边我二人也为你打好干系,至少是五品千户的品级来任副千户或掌印试千户。”

    白元洁说罢,张永寿便笑着抱怨起来,“回头啊,领了官印,你可要请我与静臣去燕归舫好好乐乐,我俩为你的事跑断了腿,北山的首功本来是静臣,他觉得你要有首功,把首功给了你——谁知道,功都录好了才听说,淮南路参将王如龙把新江南的首功给了你,嗨!”

    “早知道这样,我们还费什么劲儿啊!你自己杀了那么多战功,率总旗军五十杀出四百九十多的首级功,再有他报的首功足够你升副千户了。”

    张永寿故意做出丧气模样,扼腕叹息道:“这下好了,你跟静臣都到张爷头了,先跟你讲好,以后见我先说免礼,要不我还给你陈二爷拜一个!”

    陈沐不说话了。

    白元洁对他是没说的,从头到尾帮他衬他,放权让他在百户所任意施为,从黑岭到室山,一桩桩、一件件,他都记得。

    他端起酒杯,对白元洁敬道:“人心都是肉,没谁是石头,兄长,多谢!”

    一饮而尽。

    “诶诶,白静臣是你兄长,我不是啦?”

    陈沐笑着再度满酒杯,对张永寿一样举杯,笑道:“怎么不是,兄长,多谢!”

    同时在心里,陈沐对自己道:翻篇了。

    黑岭张永寿想抢自己首级的事,翻篇了。

    这本是一笔糊涂账,张永寿曾想害他被白元洁挡住,室山他驱使张永寿冲阵一次,虽然身陷险境不过也救回来,这一次张永寿替他奔走算还帐。

    翻篇了,算是熟人,重新开始。

    “嗯……不必这么肃然,心里记着张某的好行!”张永寿大大方方应下,随后又贱兮兮地贴一句,这才叹了口气道:“唉,实在是福建的仗太短,不然咱们哥仨还能再捞一笔功勋,静臣没准能有指挥同知的实授!”

    张爷还打仗打瘾了。

    手里还剩几个兵啊!

    “福建,也打仗了?”

    陈沐的心猛地揪住——邵廷达去福建两个月了,还没回信!

    “福建巡抚书开关,位置选在诏安梅岭,诏安是海贼曾一本的老家,他年初刚降,收拢了大倭寇吴平的残兵败卒,聚集几万人转眼又犯了,杀了澄海守备、掳走知县,一把火烧了县城,开船入海了。”

    张永寿心有戚戚,“海的浪高风狂,战功轮不着咱哥仨了。”

    诏安离广东很近,与月港还有段距离,陈沐心里担心稍少,邵廷达走的是北面韶州府的路,他要去英德县养济院领个小娃儿放回老家养着,至少去月港的路应当不会遇到兵患。

    “诶,陈二郎。我同静臣商量了,这次陛下要是下诏准民私贩东西二洋,咱也弄几艘船,派人出海发些财来!”张永寿笑着伸出手来,“你也出艘船?”!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