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开海 > 第八十七章 功绩
    于幅员辽阔的明朝来说,前往新世界的钥匙在哪儿呢?

    在海,陈沐固执地认为明朝的未来在海。

    波涛汹涌的大海与列装火炮的战船,能为明朝带来漂洋过海的粮食与金银。

    这不但能为大明在张居正的猛药后续命,更能让东方巨人一脚踏进千年未有之变局内,不至于在并驾齐驱之时被落下太远。

    向海而兴,背海而衰,禁海几亡,开海则强。

    二百多年后,林则徐是怀着怎样心情说出这句话,陈沐不知道。

    他只知道当林则徐开眼看世界时,已经晚了。

    没有任何悬念,张永寿、白元洁想要组织一支船队,为他们远洋行商的事情一拍即合,只不过时间没给他们仔细磋商船队事宜的机会。

    广东都司衙门派人来了,三骑快马直奔清远卫清城千户所,为首的骑手在百户衙门外亮出广东都司的腰牌,高声问道:“清城千户所总旗陈沐何在?”

    走出衙门的三人愣了一下,陈沐前道:“在下陈沐,不知阁下有什么事?”

    张永寿扭头小声对白元洁道:“总督吴开府的随从,我见过。”

    白元洁点头,前走了两步,在陈沐身旁稍后站定,道:“在下千户白静臣,督抚门下至此,必有要事示下。二郎,行礼。”

    前半句是说给来人,后半句说给陈沐。

    开府也好、督抚也罢,说的都是一个人,总督吴桂芳。

    说罢,白元洁已躬身拜下,陈沐有样学样。

    骑手看不陈沐这样的小旗,但对白千户还算尊敬,脸带点笑意,道:“千户多礼了,什么事我们这些跑腿的也不知道,老大人要见陈总旗,一个字,快。”

    “陈总旗请马吧,现在启程,明日到。”

    从清远到广州府,一日路程,这骑手是不打算让人睡觉了。

    白元洁刚想说什么,被骑手话头止住,“千户留步吧,老大人只见陈总旗一人。”

    三人面面相觑,别管是谁也想不到总督吴桂芳怎么会单独召见陈沐这个总旗。

    倒是他自己,内心坦然,应了一声,让齐正晏、隆俊雄牵马出来,和白、张二人告别,翻身马。

    陈沐也不知道是什么事,但他心里还算平静。

    想来应该不会是坏事,否则直接派人来拿可以了,何必来召。

    看陈沐跟骑手疾驰远走的背影,张永寿摸了摸鼻子,“福祸不是咱们能决定的,随他去吧。”

    白元洁顿了顿,点个旗军让他去清城凤凰街把白七招来,这才对张永寿道:“让白七跟过去,是福是祸,赶紧报回来,多少有个照应。”

    他们都没往升官那边想,心里有的只是忐忑。

    升任区区千户这样的小事,还不至于惹到总督巡抚的关注,这次相召的原因谁都揣摩不出。

    清远暂且不说,陈沐前往广城的路倒是通畅。

    河源翁源打了大战,大军过境把山林里的盗匪惊出老远,一年半载这路都畅通无阻。

    何况福建闹倭寇,曾一本烧毁澄海县杀戮吏民的事,也波及颇深,路能见到的也只有失去家业的流民了。

    五骑快马都是携刀带剑的青壮武士,快马加鞭之下谁都不敢拦,脚程飞快,大腿也不好受。

    陈总旗从没这样骑过马,清远到广城四个驿站,每到驿站换马继续疾驰,是夜幕已至也披星戴月得奔走,总共歇息少半个时辰。

    次日晌午,他们望见广城轮廓时陈沐都快昏过去了。

    “陈总旗在驿馆歇息吧,待督抚相召,在下再来传唤。”

    说完,广东都司的骑手走人了,留陈沐带着俩倭寇驿馆门口蒙圈在冷风。

    不是说吴桂芳很急,不是说一个字要快?

    原来总督并不急,而是他应该急,紧赶慢赶过来,等召见,等召见是等多久?

    没有人告诉陈沐,陈爷也乐得清闲,倒进驿馆的床榻睡得昏天黑地。

    次日一早陈沐被齐正晏叫起来,隆俊雄还靠在门外打盹呢,站着睡着了。

    “让他进屋去睡,你跟我去行。”

    广城繁华依旧,街头巷尾店铺鳞次栉,叫卖不绝于耳,人们像不过二百里外的河源不曾发生过血水没腕的大战般平静。

    但或许人们知道,只是并不在乎。

    白云山下入城,绕过九眼井,光孝寺旁有六榕塔,高近二十丈,是在城外都能看见。

    走过光孝寺,穿察院门前,向西看是南海县衙,与南海县衙正对着的,便是总督衙门。

    站在巡抚衙门前,一直内心坦然的陈沐突然无端紧张起来,传信的督抚门下硬是催促了两遍,陈沐这才整理好衣衫迈步跟着走进衙门。

    说是衙门,但亭台楼阁远非清远能,步入长廊更是如此,在堂外通报后,自有从人出来让他在内堂外室等候。

    一等,是小半个时辰。

    进出内堂的人换了两拨,没有人理会陈沐这个穿甲的小武官,倒是人们都对他这样的人怎么能进督抚内堂感到怪。

    陈沐对每个投来疑惑目光的人都回以微笑,刚开始还有点忐忑,后面直接把注意力放在内堂摆架的元青花等饰物去,当然也少不了墙挂着的字画。

    “陈总旗,老大人叫你进去。”

    陈沐回过神,深呼吸两下后昂首挺胸地走进室内。

    情况和他想的不太一样,堂已经端坐了好几个人。

    陈沐人微言轻,对广东官员所识最高者不过参将王如龙,不说室内所有人,显然堂前左右二人皆为官、堂下也是两个武官,都是要王如龙官阶高的。

    认不清官袍,陈爷能看年龄,堂对坐两个穿赤红官袍的官与下首端坐的官武将都是须发斑白年过半百的老爷子,唯独一个末坐小官也是一身正气年近四旬,仅仅用余光瞟了一眼,陈沐发现关键问题。

    堂有六张椅子,左右首坐着官武将老爷子,末座坐着年蓝袍小官,间那三张椅子,恐怕没有一把是给他留的。

    “卑职清远卫清城千户所总旗陈沐,见过诸位,大人。”

    想了半天措辞,不知道该怎么形容这五人组合,干脆叫起大人。

    “其位虽卑,才具修拔,不是很懂规矩。”堂右侧的官向左侧官稍稍摇头,看了一眼陈沐才对左侧官介绍道:“这是新任两广总督张子,不是什么大人。”

    说罢,又看向下首两位年过六旬的官武将道:“这两位是广东巡抚熊元乘与总兵俞志辅,也不是什么大人。”

    “那是香山县令周宾示,更不是什么大人。曲意逢迎谄媚官,怕你是说错了话。”

    皱着眉头说罢,老人才稍向后靠靠,转头拿起茶案的章书打开,抬头目光灼灼地盯着陈沐,“老夫吴桂芳,若非兵部的战功报回广东,老夫竟不知翁源一战有人单取三份首功一份功,兵取九倍之首级!”

    故两广总督吴桂芳抬手将章书递出,眯起浑浊老眼望向陈沐。

    “陈总旗,这四份功绩,你是怎么来的?”

    -

    在座者:故两广总督吴桂芳、新两广总督张翰、广东巡抚熊桴、广东总兵俞大猷、香山县令周行。!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