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开海 > 第八十八章 督抚
    四份功绩?

    怎么是四份?

    起先邓子龙说王如龙把首功给了他,他还以为是白元洁和张永寿说动王如龙,但后来显然不是这样。

    现在吴桂芳更是说他有四份功绩,这,功绩是好东西,但他确实想看看吴桂芳手里那份记载功勋的章书。

    自己的功绩是从哪儿来的!

    督抚门下把章书递到陈沐手,陈沐打开才不过看出一眼,抬头震惊地望向下首右侧老将。

    章书赫然写着:

    新江镇,率阵折冲平北山,首功。

    新江镇,发炮晨击醒督军,首功。

    新江南,拔营而出救袍泽,首功。

    河源,料敌于先,功。

    前三条有些出乎他的预料,北山不必多说,是白元洁将功绩让给了他;新江镇发炮,陈沐这时想来可能是来自伍端的战报;新江南的战事,兴许营救邓子龙让王如龙生出抬举之心,也能理解。

    河源?

    陈沐在打完仗调去河源驻扎几日,在哪仅收束俘虏护卫吏民,可是真正的寸功未立,哪里又有什么料敌于先?

    硬要说他和河源有什么干系,也只能说河源是俞大猷的主战场,而他与俞大猷的唯一关联,是曾送给俞大猷一只望远镜!

    投桃报李?

    这功的李子有点大吧俞老爷子!

    俞大猷老神在在地坐在太师椅,闭目养神像睡着了一般,神色坦然睡意安详的。

    头顶两个新旧总督,一省巡抚在对面坐着,俞老爷子能睡着?

    陈沐不信。

    他觉得俞大猷是单纯地不想搭理自己。

    等陈沐再抬起头看向首,却见吴桂芳抬手止住了他想要解释的心。

    “不必多言,老夫在乎的是你有四份功绩,不在乎它是怎么来的。”吴桂芳坐得端端正正,枯槁满是皱纹与褐斑的手自然放在椅扶,“有战功要勇猛、九倍首级会练兵、官喜爱会做事、友军报功会做人——兵部想让你入都司做守备。”

    陈沐的眼皮跳跳,察觉到自己今后何去何从,很可能在面前老人言语之间决定。

    “老夫驳了。”

    吴桂芳说着抬手叩两声茶案,“广州府香山县香山千户所,你去。”

    香山?

    香山是哪儿?

    哦对了,刚刚吴桂芳好像说香山县令是那个蓝袍官。

    陈沐向周行的方向看一眼,周行恰好也在看他,微微点头。

    吴桂芳不说话,这么看着他,陈沐这才反应过来自己该领命,但他没有。

    “总督,卑职任职香山该做什么。”

    这种时候傻子才听不出来香山千户所的重要性,尽管陈沐并不知道为什么重要,但如果香山不重要,至于新旧两总督、纵兵、巡抚、县令都在这聚着?

    “做什么?问得好。”

    吴桂芳并未因陈沐没有立表忠心或大包大揽而不喜,反而轻轻颔首,随后道:“香山濠镜澳,番夷互市近年聚落日繁,蛮横日甚,其地接近羊城,奸诡叵测,实为广人久蓄腹心深痼之疾。”

    “近年,各国夷人据霸香山濠镜、恭常等地,私创茅屋营房,擅立礼拜番寺,或令维新,各夷遵守抽盘,广人是获利的。”

    “如今事久人顽,其抽盘抗拒,年甚一年,而所以资之利者日已薄矣。”

    吴桂芳摇摇头,似对这笔糊涂账感到费神,道:“非我族类,不下万人,据澳为家,已逾二十载。虽有互市之羁縻,而有识者俱忧其为广州城肘腋之隐祸。”

    “朝廷调令已至,要老夫回兵部任事,李亚元已除,两广之事,忧患者唯香山。”

    “濠镜夷人,亟待管束。”

    陈沐听出来了,吴桂芳是让他去澳门!

    大明王朝的驻澳部队,香山千户所。

    “因此,老夫才有这一请,请督抚总兵前来,了老夫这桩心愿。”

    随吴桂芳话音落下,堂后有从人奉盘而来,盘盛武官青袍、熊兽补子、五品千户牙牌、乌纱帽,放在周行对面座椅旁茶案。

    “坐。”

    待陈沐坐下,吴桂芳接着说道:“濠镜夷人非同一般,既不能进剿、也不能放任,要你周县令好生看管;番夷凶悍,船坚炮利,卫所军不堪战,要你陈千户好生操练。”

    “学生知晓。”

    “卑职领命。”

    吴桂芳颔首,目光转向张翰,张翰会意笑道:“我刚来两广,事有所不详,但濠镜夷人确贻害无穷,照吴侍郎的意思办。”

    “周县令有事,自知会巡抚,陈千户属我所辖,我给你一块腰牌,濠镜紧急可派人持牌,夜半可直报我榻前。”

    新总督说话不像吴桂芳那么硬气,也许天性使然、也许是初来乍到。

    他说罢看了一眼吴桂芳,像征求老总督的意见般,随后才对俞大猷笑道:“俞将军,这是你的得意门生,你不能不说话,千户所的钱粮兵装,甲械兵船调多少,还要你老拍板。”

    刚才陈沐看俞大猷的时候,老将军睡意熏熏,这会倒眼冒精光,别过头去哼出一声。

    “陈千户是自有才能,非末将门生。”俞大猷大马金刀地在太师椅坐着,听他说话感觉像看不惯新总督张翰一般,“朝廷让我在广东,我在广东;朝廷让我去广西,我去广西,广东的事不归我管。”

    “呵呵,那张某僭越了。”

    张翰丝毫没有尴尬,好像俞大猷没说出这样让人不快的话一般,笑眯眯地望向陈沐,道:“那拨香山千户所五艘快船,一艘兵船。千户所荒五月,再从县里调五百石粮,以备军饷。”

    “给你船不是让你同夷人见仗,兵船铳炮,你无夷有,你有夷更多。兵者是凶事,要好自为之。”

    说了不管,俞大猷却还是提了一句,让陈沐点头拱手道谢。

    作揖还没完,张翰挥手道:“好了,陈千户与周县令下去吧。”

    二人刚退一般,吴桂芳在后面道:“对了,陈千户,你麾下旗军的赏赐,老夫已命人发往清远,你回去看到了,三月之前,去香山任。”

    陈沐点头应下,这才向外走去。

    “呼!”

    走出总督衙门,陈沐一直提着的心这才松了下去,垂头看着手官袍,没有说话。

    他是千户了。

    香山千户。

    倒是一同出府的周行拱拱手,道:“陈千户,今后香山仰仗你了。”

    “濠镜的事,也没有几位督抚总兵说的那么复杂,一点。”周行笑笑,对陈沐道:“千户所自任千户死后松弛半年,要陈千户练兵备不虞,其他事宜,自有下官去做。”

    任千户死后?

    “周县令,任千户,怎么死的?”

    周行笑了,很难想像年过四旬的年风雅男子怎么能笑出这样的天真无邪。

    “收受葡夷贿银、私贩诱卖我大明子女,绞死。”!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