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开海 > 第八十九章 鼓腹
    进总督衙门时,随从只有齐正晏一人,但等陈沐出来,对面南海县衙外立了七八人等候陈沐,懒洋洋地晒太阳。

    他和周行并肩走过去,县衙的衙役认识这香山县令,还来给周行告状呢,说这帮清远来的军户赖在衙门外不走,还说等他们官。

    “他们是在等官,这是香山千户所的陈千户。”

    说罢,向陈沐告别,牵马带几名衙役出西门而去。

    齐正晏在衙门外等着不怪,隆俊雄睡醒了过来也很正常,但其他人出现在这儿让陈沐感到意外了。

    白七、魏八郎、付元,还有四个膀大腰圆的家兵。

    “你们怎么都来了?”

    白七拱拱手道:“陈总旗被督抚传唤,又紧又急,白爷不放心,叫小的在衙门口等着,有事及时报回去。陈总旗这是……千户?”

    武官五至七品都是青袍,但牙牌不一样,白氏门下的白七一眼能看出其关窍,面担忧刹那褪尽,喜笑颜开拱手祝道:“恭喜陈千户!”

    周遭付元、魏八郎旗官旗军听见白七这么说,各个脸藏不住的惊喜,接连揖拜。

    “恭喜千户!”

    “恭喜千户!”

    陈沐笑呵呵地应下,这才对白七道:“白兄,劳烦你跑一趟把消息告诉白千户,省的担心,这是好事。不过,陈某要离开清远卫了。”

    说到后面,神情也不免难割舍。

    在清远生活一年半,抗流贼杀倭寇平叛军,完成承平已久现代人到古代武士的转变,现在让他离开清远前往陌生的香山千户所,心感受岂能不复杂。

    “离开清远,莫非千户不是清远卫的千户了?”

    这是谁都没想到的结果,不论白七还是旗官旗军都没想到陈沐会另调他处,各个眼巴巴地等陈沐说出下。

    陈沐脸复杂,道:“香山千户所千户,督抚大人让我与县令搭伙儿,整治约束濠镜澳的夷人。”

    夷人不单单是明朝人称作佛朗机的葡萄牙人,濠镜澳还会有其他国家的人,整治约束,又是个怎么整治怎么约束?

    陈沐不知道。

    “白兄,陈某一路策马过来实在太累,暂在广城歇息一日,明日启程回清远,到时再面见白千户与张兄,劳烦了。”

    转眼跟老大哥在官位平起平坐,让陈沐觉得很玄妙。

    白七点头应下,疲惫地笑道:“这个苦,咱跑前跑后的最清楚,千户先歇着,不是祸事我家白爷放心了,等回清远,陈千户记得给咱赏杯酒喝行!”

    “哈哈哈,一定一定!”

    话说完,白七不再言语,拱手牵马而走。

    他昨夜在驿站歇着,今天午刚到广城,转眼又要回去,一路七八个时辰的脚程,疲累的很。

    等白七走了,付元、八郎,还有齐正晏隆俊雄俩倭寇当即都围来,七嘴八舌地问道:“千户,咱要去香山?”

    “嗯,香山千户所。”陈沐看了看说道:“家兵肯定都跟我过去,但你们几个旗官,朝廷的封赏应该都已下来……”

    “我不要封赏。”

    魏八郎摇头执拗道:“你走了旗军也不听我的,你去哪我去哪。”

    付元倒是愣了一下,这次朝廷的封赏他还没看见,但陈沐都是千户了,他们这些小旗官官职多少要升一级,留在清远最少都是总旗,运气好没准还能分到百户之职。

    不过也只是楞了一下,付元跟着叫道:“对啊,千户去哪卑职跟到哪去,清远的官职不要了!”

    哟!

    平时唯唯诺诺的赌鬼付元能说出这话,可是令陈沐大有改观,不过压根硬气不出三秒钟,付元接着贱兮兮讨好地笑道:“跟千户走,肯定不会亏待我,嘿嘿!”

    陈沐朝方的清真寺的光塔望过去,轻轻颔首:“回清远再说,这些事都要过问白千户,算你们想走,军籍还在清远,也要白千户放人啊。”

    说实话,部下五个小旗才能各有高低,但他都想带走。

    用人任事,大多数时候考量的其实并非单单才能。

    尤其在他即将踏入香山千户所,掌管濠镜兵事的大环境下,他手下需要有各方面人才。

    付元这样甘为人下能做小事的,他要用;邵廷达那样胆大心细还蛮横的,他也要用;

    娄迈那样听话老实面相凶的,他要用;石岐那样读书明理头脑活络的,他更要用;

    算来算去,没啥才能的小八爷倒是可有可无。

    但八郎岁数小,对他的忠心却只有邵廷达所能拟。

    可塑性旁人都要来的高,他将来会成长为什么样的人,更是全在陈沐怎样培养。

    “先不想这些,今天这是好事,出城饮酒,晚好好睡一觉,明天回清远再说!”

    不多时,一行旗军携刀带剑走至城外。

    出西门没多远街角有二层酒楼,门前高悬酒旗,店门左匾书‘鼓腹应饥’,右匾书‘广城老酒’。

    尚未走近,便觉酒香四溢,店内宾客高坐,二楼甚有别间客人倚窗而饮,生意兴隆。

    待至门前,有一白净小厮身着紫衫,头戴四方平定巾,脚下丝鞋净袜,看去与魏八郎年岁相差无多,不过却要这脏小子干净多了,见陈沐等人身着戎服腰系佩刀,两手恭敬交叉微微倾身,道:“客人请坐。”

    说着便将几人引至一楼靠窗有木屏风的桌椅,善意地笑道:“军爷饮酒当豪迈,您坐此处,旁人便是音高也不影响军爷酒兴!”

    话说得陈沐眼前一亮,这哪里是怕旁人影响了他们,分明是因为军户粗鄙饮酒易大声吵闹,特意寻的位子,可话说起来却令人心里透着舒服。

    小厮开口的声音更令陈沐愣了片刻,这岁数似魏八郎正是变声,开口像只小公鸭子,可这小厮说话却清脆的很,再看眉眼哪里是小厮童子,脸容白嫩,相貌俏丽,衣衫下细细打量微微隆起的胸脯,分明是个身材高挑的小姑娘,却穿着小厮装束接引客人。

    “诶,小娘子,我等坐在此处,岂不是见不到说书先生了?”齐正晏满不在乎地挥手,随后问道:“今日先生讲什么?”

    小厮听到齐正晏唤她小娘子也不害羞,大大方方地笑道:“客人来得真巧,先生歇息去了,今日讲四十年台州之战,稍后片刻便来开讲。几位客人是饮扬州的雪酒、高邮五加皮、还是小店自酿的橄榄酒?

    若是四壶橄榄酒,再来九盘九碟,蜜饯金橙九碗湿面,四钱三分半银子,包您吃好饮足,如何?”

    陈沐对吃的并不心,倒是听出这小姑娘是知道军户大多没钱,专门挑了些时兴又便宜的吃食,笑着应下派出碎银,待小厮走了才对几人笑着问道:“怎么女儿家也出来做小厮?”

    “又不是大户人家的小姐,想来是掌柜女儿或是亲戚吧。若是生得娇小玲珑倒还好些,将来嫁与官宦之家做妾,也教家里营生有个保障。”

    说着齐正晏撇撇嘴道:“生得身段肥些又是脚下生风的天足,大户人家可不喜好这样的,早晚嫁人,不如在酒铺里学些迎来送往,将来不至到夫家受了闲气。”

    身段肥,肥些,有这样的形容词?

    何况陈沐觉得小姑娘挺正常,笑起来也明媚秀丽,这明朝大户都特么什么审美?

    不多时酒菜来,几人饮了几碗,橄榄酒无非果酒,没什么出,搭着蜜饯倒有几分风味,待饭菜用足,便闲坐着等说书先生,在陈沐看来说书的是这个时代的喉舌,远处的情况平民百姓可凭他们的口知晓大概,若将来他想做什么大事,这些人倒是可以利用起来。

    饮下几碗橄榄酒,过了片刻便觉内急,等陈沐转个圈从酒铺后院的厕房撩着衣袍下摆正提裤子时,厕房门却被打开了,抬起头陈沐便见那扮作小厮的白净小姑娘瞪大了眼睛微张樱口……盯着自己胯下。!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