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开海 > 第九十二章 高楼
    掌柜的白着急,小厮颜清遥根本没远走,在酒铺外站着呢。

    酒壶不大,九个军户喝六壶酒一点儿不多,陈沐给掌柜结二两多银子却死活不要,最后还是陈沐板着脸才收下银子。

    陈沐能感觉到,掌柜的是真不想要他银子,而非后世多见的假意推让,但他还是得给。

    香山县令周行的话让他意识到自升任香山千户开始,他已经踏足进新的环境,这个环境并不像清远卫那样相对封闭。

    大多数时候,他的一切都暴露在阳光下。

    他眼前所见的明朝官吏,是贪污成风,人人不以为耻;但他眼前所见的明朝官吏,也是忠心体国,人人相视而严。

    当人们习惯于宽以律己,严以待人,无论有意无意,对社会都将带来庞大灾难。

    至少在陈沐看来,当他任职香山所正千户,已经进入很多人的眼底。

    有些人期盼他行好事,演兵操练,弹压番夷。

    也有些人盼望他行坏事,好成为旁人的功勋簿。

    有时你的境况好了,能衷心祝贺的只有自己人。人性本恶,更多阴险小人眼巴巴看着,期盼你起高楼,更期盼你楼塌了摔满嘴泥。

    但那也只是看客,最可恨的是一小撮人会在你疾驰的跑道伸出一条守株待兔的腿,然后说:看,他摔了!

    陈沐不愿摔得狼狈,必须谨小慎微。

    官场,对陈沐而言是英雄地,是风云地。

    可官袍子绣的是禽,武官袍子绣的是兽,穿行衣冠禽兽之间,又何尝不是龙潭虎穴。

    走出鼓腹楼,陈沐心已定下盘算。

    他对付元道:“这几天你别回去了,带两个家兵去香山,找县令周行开具公,到千户所打个前站,看看军余数量。此外主要看能不能混进濠镜,看看那儿的情况,带正晏。”

    陈沐说着,看向齐正晏,伸出两根手指道:“你懂倭语,同番夷打交道容易些,三个事。”

    “番夷在濠镜有多少兵、多少船,有多少船炮、多少岸炮,兵营在哪、城寨多高,画幅图出来;再找两个既会番语也会汉话的翻译,一个明人、一个番夷;去打听,王参将被关押在哪,要是过得不好,使钱让人好酒好菜伺候着,再试试疏通关窍,等陈某回来,要探视。”

    “平日你们住千户所,不过一月,陈某过来。”

    清远的事务交接并不复杂,虽然缺了自己这战力对白元洁来说会失去战场一些助力,但白千户一直主要把他当成管理卫所的后勤人员,操持些种地、管理军户的事儿,到底作战多半还是要靠他自己的蛮獠营阵。

    农具清远都有,种地军余都会,真正用到他的地方也不多。

    关键是脚程,他虽孑然一身,但清远陈氏早非孑然,马夫、厨子等人多半会跟他同走,教习先生、家兵、匠人更是必须要跟他走,浩荡几十号人,可不是几骑快马两日的事。

    付元与齐正晏应命,陈沐转过头却见颜清遥这假小子顶着四方平定巾,一双大眼睛巴巴地看着他。

    她盯着我看做什么?

    “你,真是个千户?”

    颜清遥秀气的小脸儿写满了不信任,把陈沐从头到脚看了个遍。

    陈沐顺着她的目光看下去,自己也笑了,全身下也腰的刀最值钱,身还是那件穿了一年多的布面铁甲,全身下每一件饰物,看去根本不像个达官贵人。

    更别说手下员额千百的正千户了。

    “我以前是清远卫总旗,千户还没任。”

    陈沐笑笑,没把这放在心,想到自己先前把颜清遥气跑,拱手道:“先前陈某不知你的经历,唐突了,不要见怪。”

    但由不得他不放在心——等他从清远再回来,该任千户所,人靠衣裳马靠鞍,他要订一身像样的衣服穿了。

    想到这,陈沐又折回酒铺,在柜台边向掌柜的问道:“颜掌柜,附近街哪家衣铺做得好,最好是平日里广城官吏喜好去的那种。”

    “军爷没逛过广城,我带你去呀!”

    颜清还绞尽脑汁想呢,颜清遥已经在后面大包大揽,“你打听打听,这广城外又那条街那间铺子是老娘不知道的,跟我走准没错!”

    “清遥!”

    “没事,行。”颜掌柜训斥一声,陈沐笑呵呵的摆手,回头指道:“那你带我逛逛。”

    到明朝一年多,他身边连个妇人都没有,现在有个聒噪的小丫头也挺有意思。说罢陈沐回头对颜掌柜问道:“劳烦令爱为陈某带路,订好衣服,陈某再送她回来,可否?”

    可否?

    颜清肯定十万个不愿意,但话到嘴边却又不敢拒绝,道:“要不千户再找旁人,清遥在街长大口无遮拦,开罪了千户小民可担不起啊!”

    陈沐笑着连说没事,颜清显然也管不住颜清遥,小姑娘高高兴兴地出了酒铺。

    “还愣着干什么,跟着啊!”

    店里伙计还发愣,被颜清推了出去,“跟好了,别丢了!”

    陈沐还真没别的心思,小姑娘生的好看是一方面,关键还是个话痨满嘴开火车让他觉得挺有趣儿。

    路小姑娘问陈沐,要不要先给他介绍广城外的店铺都是做什么的,陈沐自然应下。

    结果广城外西大街飞燕楼外便出现这样一幕:小厮装扮的俊俏姑娘眉飞色舞地向身旁高大千户介绍着什么,他们身后几个旗官与家丁当然还有跟着的酒楼伙计都红着脸站着。

    “这可是广城最出名的楼子,天还没黑,这儿不热闹,要到夜里江还有画舫,美得很!”小厮说的头顶四方巾都歪了,“广城的达官贵人夜里都爱到这儿来,旁人来了一晚不花五两都出不来门,但要是你?”

    小姑娘扯了四方巾,皱起小鼻子想了想,喜笑颜开,“没准能挣十两呢!”

    陈沐有点后悔。

    他怎么一时昏头让这小火车给自己引路呢!

    这话要是换了本来的陈沐,真未必能听懂,没准还要傻了吧唧地去问她为啥还能赚钱,可陈沐哪儿能不知道她的意思啊!

    “走走走,赶紧走,大白天的在人家门口晃什么,去裁缝铺子!”!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