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开海 > 第一章 香山
    隆庆二年春,陈沐任香山千户。

    自清远安远驿走疍江驿,南至广城西北小金山下,南行大道绕城而走,至城南市舶司乘船渡江,再度脚踏实地时,已至香山境内。

    才刚下船,招呼着家兵、仆从、旗官家眷五十多人牵马的牵马、拉车的拉车,岸边有香山县衙役快跑过来,认出陈沐身的官袍,拱手笑问:“可是陈千户?周县令已经让小的在这等了您整整九日啦!”

    一个衙役引路,一个衙役快跑报信,众人簇拥着陈沐向香山县治行去。

    再没人邵廷达的感觉还玄妙了,他回月港为陈沐办事,才刚到老家听说澄海打起仗来,赶大好时机,月港城外临海地价登时折半,五百两银子泼水般洒出去换回一木匣的房地契。

    道路受阻,让他生生在月港住了俩月,等再回清远,早人去宅空,这才知道他哥已经是香山千户,而且他自己都是香山的百户了。

    这才一路带数人追了过来,在小金山追陈沐。

    他给陈沐带回两个邵姓本家,本家倭寇。

    说起来也是陈沐远房表弟,叫邵兴、邵勇,少年时舞枪弄棒看不惯地里刨食又学不成传家耕读,跟着岸边海寇了船,两三年倭寇被戚继光打得抱头鼠窜,逃回家里算是窝藏,生怕被人认出来。

    邵廷达回清远,担心路遇到战败的流匪、曾一本余党,把他俩带了回来,好歹会舞刀弄矛,又是知道根底的亲戚,打算留在身边当个帮衬。

    好歹有这次战功,回来应该也混总旗了。

    哪儿知道,不是总旗,是邵百户!

    陈沐先去的香山县衙,见了周行,周行愁眉苦脸道:“陈千户,周某等你等得好苦!边走边说,我先带你去千户所,随后几日巡行各地,也好了解治下军田、地域。”

    陈沐笑着应下,反正一路舟车劳顿,急着歇息也不在这几日,何况算周行不说,他也要把整个香山都走一遍才行。

    不过他看周行这么急,怕是遇到了事。

    兵事。

    “千户所在县治西不远,香山县没有乡,自洪武十四年改乡为坊都,县共有一坊十都,县治衙门在仁厚坊,千户所在良字都。”

    路周行为陈沐介绍着香山县的情况,因临近广州府,虽然香山县很大,但没有城池,十一坊都邻而成聚落。因民少地狭,紧邻江海,百姓多以捕鱼、商贾为生。

    车马慢行一刻,破败的香山千户所遥遥在望,偌大的千户所没有石墙,仅设有木栏,圈出大片屋舍与千户所一概设施。

    陈沐感觉并不好。

    早有衙役前往千户所通报,此时远远望去百人立在千户所门外等着,歪歪扭扭的阵势,饶是陈沐见惯清远卫军的德行,依然感到头疼。

    这是只有百废待兴的前俩字,哪儿能兴起来!

    “这是我的千户所?周兄,过去陈某以为清远卫已经……诶!”陈沐不由自主皱着眉头,可临近了却猛地瞪大眼睛,双腿夹紧马腹便舍了周行朝前策马奔去,引一众家兵奔走簇拥。

    站在千户所外面率领旗军迎接千户的不是别人,是邓子龙!

    “你说你是副千户,也不告诉我是哪个千户所,原来是这儿啊!”

    陈沐翻身下马,邓子龙他还惊讶,“你你你,你是香山千户?”

    这小子怎么跑到我头了!

    得了,邓子龙可没陈沐那么高兴,长叹口气拱手道:“卑职香山副千户邓子龙,拜见千户。”

    跟邓子龙并肩而立的年轻人也拱手道:“卑职副千户孙敖,拜见千户!”

    两个副千户行礼,后面两个百人军阵也跟着此起彼伏地行礼。要是没有邓子龙,陈沐一张脸不知该臭成什么样,但现在他可没心劲儿了,示手向前道:“进去说,你来的早,先跟我说说千户所的情况。周县令,请!”

    香山千户所没百户的事他早知道了,过去这个千户所被吃空饷都被吃坏了,邓子龙在旗下给陈沐注了一针强心剂,至少在他看来,这一屋子‘少壮派’还是大有可为的。

    两个副千户、四个百户、一个佥事,平均年龄不到三十——当然,这个年龄魏八郎是出了大力气的。

    阴差阳错,邓子龙竟成了他的下属,陈沐脸的笑意根本止不住。

    打李亚元时候这可还是官呢!

    虽然千户所不怎么样,但千户衙门修的却分外华贵。

    屋面蓝瓦兽脊,梁栋檐桷青碧绘饰。

    前门楼六间厢房、两间马房、三间前厅,门楼六间厢房、三间库房,三间后厅。西边是演武场、东边是千户宅,带着狱房、厨院,都有院墙围着,后厅还有大池子庭院,种着几颗椰树。

    坐在前厅主位紫檀太师椅,陈沐拍拍扶手,对旁边坐的周行道:“我算知道任千户是怎么死的了,这椅子,没抄家啊?”

    “抄了,留下前厅八张桌椅,别的都搬空了,后院挖出四千两窖银,合千户宅的私产,充了七千两。”周行点头应道:“去年的事,本来卫里还剩两个副千户,跟着他一个流放充九边、一个绞死,那会周某刚任,看着他被押到广州府的。”

    见惯了生死,这种该死的陈沐一点儿都不同情,笑道:“这算便宜陈某了,邓兄,你来得早,香山所有多少旗军,应该有数了吧?”

    邓子龙起身拱手,顿了顿才道:“千户,邓某打算辞官。”

    嗯?

    “别啊!陈某刚来你辞官,怎么回事,说说。”陈沐差点拍桌子,他这儿还因为邓子龙高兴着呢,这位要辞官了,“有事咱把事解决了。”

    新江南面对数倍于己的叛军邓子龙都没这么发愁过,也从没这么气愤过,道:“香山号守御千户所,旗军一共一百三,五万亩军田卫所能耕的只有一万三千亩,两万亩都在山,八千亩荒地不说、四千亩更是直接划在海里,还被广城的秃驴庙占去两千多亩。”

    “这千户所能待么,今年光朝廷的赋税最少要交万石军粮!”!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