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开海 > 第四章 关铳
    世坏的宗教不多,但假借宗教之名行坏事的人很多。

    “砰!”

    三尺短铳冒出硝烟,铅丸击三十步外木人穿戴的卫所废旧布面甲。

    布面后两片生铁甲片被击碎,但同样铅丸也失去力量,并未直接打进木人。

    但这足够了。

    “还行,试过最大射程么?”

    陈沐拾弄着漆着赤色做工精致的短铳回头对关元固问着,关元固拱手道:“小人试过,铳床钻出的铳眼手钻更直,六十步抬高铳口半寸,可一尺方木,再远想射有些难了,最远可射百三十步,超过六十步堪破肉皮一寸,杀不得人。”

    短铳在二十步内可破甲,四十步是最佳射程,六十步外打不准也威力有限。

    基本符合陈沐的预期。

    短铳本身是陈沐预想的远程兵器,骑兵的远程兵器,只是现在骑兵还不能用,他把短铳背在后背试了试,说道:“用火石打火,关匠试过了么?”

    “回千户,小老儿试过,已有定形,千户请随我来。”

    已有定型?

    陈沐好极了,把短铳提在手里,让付元等着留在外面,跟关元固走向铁坊。

    现在的铁坊可过去清城总旗衙门那个像样多了,库房外院角堆着铁炉铁砧等器具,墙挂着打制好的铳管,烟囱还没烧好,透出泥色;铁铺对面是木匠房,零散器具摆了一地,匠人家眷里年轻后生正向院子里搬运木料,见到陈沐连连行礼。

    关元固显然把陈沐要求的燧发打火当作最严密的宝物,把铁坊的一间厢房锁打开,还让关尊耳守在外面,这才领陈沐进屋,取下藏在床下的大木盒,取出几块精巧的木头。

    木块摆在桌,点起几支蜡烛,陈沐这才看清,这些木块其实是一个个铳机,如捧着至宝般对陈沐介绍道:“千户所说‘燧发’,老儿一直放在心,以鸟铳内铁簧制成,但簧弱力便小,打不出火,簧强力虽大,又按不动扳机。”

    “后来老儿听说古代有匠人以缅铁制成更好的簧,便私购些许,击力且足,但同样扳机力大,虽能发火,力大铳不稳,深受其扰。”

    关元固取出几块铳机让陈沐一一观看,有的与他想象燧发枪的枪机已极为相似,所差仅仅是一块经久耐用的铁簧而已,但有时差一步,便差万步。

    这临门一脚,恐怕还是需要濠镜的外国人来补全,陈沐想岛看看,看看濠镜澳的番夷有没有钟表店,那些表匠一定有制作铁簧的方法。

    刚准备安慰关元固几句,却见这老头又俯身趴在床边向内摸索着,接着竟提出一杆与外面那近二十杆鸟铳形制相仿的短铳出来,满面责任重大之状对陈沐道:“千户救下小儿的命,老儿不敢不竭心尽力,做出千户说的燧发铳!”

    做,做出?

    “快取来我看!”

    短铳入手与外面那些铳在重量并无区别,但借着烛光看向铳机原先塞火绳的位置,却有很大不同。

    药池让燧石撞击的铁片和陈沐印象里燧发枪九成相似,但燧石,非常异端了。

    弯曲的燧石杆面简略雕出蛇形,看模样关元固在意识里是想把成型的燧石杆这个小东西用铸造模具做成龙形,龙形杆末端夹着一块燧石,这还没脱离他印象里燧发枪的模样,但在药池前面却有一个小弩结构,面有弦,燧石杆后也有弩机咬齿。

    “这是兽筋鱼鳔熬成的弦,过去用在弩,造价便宜,一两银子能有几丈长,一杆铳用不到三寸。”关元固在旁介绍,从陈沐手接过短铳示范着拉弦,“龙头在里面被铁齿卡住和扳机相连,走到一半不能再往后板,但铳弦拽着还能向后,在这老儿用的是弩机的构造,卡住。”

    咔哒。

    随着关元固说‘卡住’,铳机内一声轻响,拉长后叠起来也不到两寸的铳弦在望山侧下方突出的小圆盘圆形豁口向后卡住,带着铳弦与外部闭合,稳稳地卡在里面。

    接着关老匠人脸带着满足的喜悦,又将短铳递回来,道:“千户真是天纵之人,这样一来铳手不需火绳能发铳,”

    陈沐举着铳没有说话,面容分外严肃,轻扣扳机。

    嘣。

    咔!

    轻微崩弦之音,蓄能已久的铳弦弹力释放,撞击龙头带着燧石打在药池铁片,巨大力量使燧石迸发闪亮光芒。

    火花,在药池四射!

    陈沐严肃的脸让关元固担心自己做出的精巧不合心意,睁圆了眼睛盯着药池,松弛干枯带色斑的手小心翼翼指着药池,仿佛担心千户大人看不到一闪而逝的火花,小声而轻快地提醒着。

    “千户你看,亮了,它亮了!”

    陈沐仍然不说话,连续弦、击发五次,兽筋的力量不小,次次都打出大量火星。

    “亮了。”陈沐心里五味陈杂,看着关元固因军匠身份穷苦而久经风霜带着讨好意味的脸,轻声问道:“铳弦耐用么?再有是龙头板铜制易变形,这个关匠考虑?”

    “考虑过考虑过!千户请看,这有旋锁,拧掉龙头能换。铳弦和弓弦一样的物件,一样耐用,百十次都不会坏。”

    关元固说着从木盒里取出几块龙头板与几根铳弦,捧着道:“铳手随身带着,驻营换,来得及!”

    “好!”

    陈沐终于开口说好,关元固大喜过望,老头抿着嘴笑得像个孩子,“老儿生怕铳不得千户欢心!”

    “好的很!关匠,这铳对陈某的意义,远非你所想,对大明的意义,亦远非你所想!”陈沐笑着问道:“这杆铳,你若拿它献给朝廷,能换来什么官职?”

    明朝匠人升渠道并不广,要么科举入仕、要么技术入仕,去年因督修卢沟桥贪污下狱今年死掉的工部尚书徐杲是因技术得到赏识的木匠。

    陈沐想让关元固凭这杆燧发铳入仕,不指望工部尚书那样的官职,七八品的小官总是可期吧?

    哪知关元固面容灰暗,摇头道:“老儿不想入仕,蝇营狗苟造杆铳二两不到的工料到了工部要四两半。半截身子都入土了,不如在卫所给千户做铳,有片瓦能遮身,有米粮可入腹,够了。”

    “这铳,叫关氏铳,回头陈某让人拿着献给兵部老总督,以大郎的名字。”

    陈沐说完,对关元固问道:“关匠,你想要什么,只要陈某有,你提。”

    “工匠,才是天纵之人!”

    -

    鸟铳也是靠铁簧把蛇杆复位的。!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