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开海 > 第九章 潮水
    巧了,隆俊雄没用过福船。

    他只用过小船,体型庞大的福船对他来说太过强人所难。

    隆俊雄用过福建渔船,抢到过八橹船,在日本用过小早船和关船,关船大概是他操舵过最大的船了。

    关船乘载掌橹的水夫要二十至四十人,还有十到三十个武装倭寇,但船在形制却要福船小不少。因为日本船与古代楼船形制类似,动力基本靠桨帆同用,虽然载兵更多,海效率却很低。

    好歹身边有个会开船的,算没用过福船,多少懂得大致操作,升帆的升帆、绞锚的绞锚,硬是兵荒马乱地让福船动了起来,朝岸边晃晃悠悠地开过去。

    除了隆俊雄这掌舵的,所有家兵都是新手,有些用过小桨船,有的连船都没做过,也亏了式硬帆容易操控,要换了西方船的软帆,他们恐怕得游回去了。

    算这样福船进江后隆俊雄也游了一段,全是新手,生怕在江边把停着的五艘新快船撞翻,只有他水性好,隔二十丈游到岸喊歇息的其他家兵过来把快船开到一边,这才再回船慢慢降帆,远远地抛下四爪铁锚。

    乘小船靠岸的陈沐还心有余悸地回头看向福船,随这个海大家伙的到来,香山千户所大兴土木已是箭在弦不可避免。

    要挑个地方兴建水寨了。

    “等两个副千户募兵回来,周县令勾好旗军,操练三月先平了黄粱都的土贼!”

    四千亩海田不重要,但那条海岸线很重要,至少常驻两个百户所。

    建起水寨,水力锻锤也该提日程了。

    领到战船后没几日,清远卫派人传信过来,张永寿说因曾一本作乱,朝廷更改了原先在诏安梅岭开埠的想法,把漳州府的月港作为开埠之地,是陈沐老家,他们正准备择选水手,传信过来让陈沐出人出钱。

    “出人出钱。”

    出人是出水手,出钱是出船钱。

    白元洁对出海的行商的事并不心,下都是张永寿在操持,送来的名单很是厉害。

    明面请出的是清远王姓大贾,实际他才能分得一成,底下白氏出大船一艘、小船七条,人手九十多;张氏出船三条,人手六十多;再加清城四个百户,凑出大小十几条船,二百多人。

    主要还是他们三个人,老白占了大头三成,给他俩一人两成,剩下两成才是四个百户分。

    陈爷倒是有七八百两银子,但关键是没信得过的人手。

    清远出人容易,白元洁手下蛮獠营家眷各个都是现成的水手,可陈沐这儿情况不一样,虽然也打算募疍人为军,但总不可能人刚来派出去给他远洋去。

    但不派人只出银子又不行,让他很是头疼。

    “沐哥,不行让邵勇去,他做过船头儿,回老家购置几艘快船,找些过去的人手,再从族小辈里找些人,带几个家兵护船,凑百十人不难。”

    “族里能出那么多人?这条路很危险。”

    “不过族里。”邵廷达笑了笑,道:“老家出过海的人很多,人不难找。”

    他的家兵倒是能挑五个出去,这年月海乱得很,弄几个小倭寇跟着出去倒也问题不大,反正他们人多出问题也翻不了天。

    倒是他们送来的出海预定路线,让陈沐觉得老白身边也有通倭的能人——从月港装粮食、瓷器到濠镜,在他这把违禁的硝土装船,东行鸡笼山用粮食、硝土换银子和明朝禁止百姓贩出的丝绸等倭寇抢掠所得赃物,贩至苏禄。

    鸡笼山是台湾,苏禄是吕宋菲律宾。

    果然,一帮杀人不眨眼的丘八牵头弄出的商路,还能指望有多保险呢?

    鸡笼山现在是东亚的最大的海盗岛,但凡能叫出名的大海盗头子都在那蜷着,苏禄也不是什么好地方,那边现在明人万,都是海禁时跑过去的海商,实际在明朝他们也都是倭寇的身份,所以才不敢回来。

    但这条航路同样有巨大的利润,航线不长半年不到,但半年之后能不能回来是另一回事。

    回来的话,一趟够他们吃三五年,回不来也回不来了。

    明朝的海防不是太大问题,至少他们别人需要提防的少一些,但即便排除掉明军海防,这条商路同样要命。

    葡萄牙人、倭寇、明朝海盗、海风暴,碰哪个都要命。

    “试试吧,本来是件有风险的事,都是亡命之徒,看看谁怕谁!”

    陈沐这句话,定下数十人将用自己的性命担这样的风险。

    陈沐对邵廷达道:“回月港还不着急,你先替我回趟清远,送三百两银子过去,是咱的买船钱。去清远前拐一趟广城,把鼓腹楼的颜掌柜请来。”

    次邵廷达在月港给他买了一大堆宅子,还有城外四十多亩地。

    过去一亩下田五六两,田能卖到十两,赶曾一本烧澄海县城,临近海边的地价都落了三四成,邵廷达只用了一百八十两买到手里。

    如今月港开埠的消息一出,城外地价应当回升,可能过去还高。

    陈沐打算趁着邵廷达带邵勇回去招募人手的机会,出手一部分地,回来在广城买粮食。

    香山千户所缺粮了,陈沐许诺给新募的疍民每户三石粮,等他们一来粮食至少有千石缺口,光他手的银子是不够的,还要再添三百两。

    剩下的地他也没打算闲着,有几块地是打算送进月港县做军营军寨、市集区划,用来让邵廷达打点关系。

    如果手里还能余下些钱,他想在月港开一家酒楼,很大的酒楼。

    名字还没想好,但他希望将来人们提起这家酒楼时不叫它的名字,而叫闽粤会馆。

    一个人在这个时代是做不成事情的,如果不是白元洁和张永寿,他现在可能根本没有能力组起商队出海,他需要更多同盟,不论政治盟友还是军事盟友亦或经济盟友。

    闽粤海商是很好的选择,他们即有胆魄与闯劲,能活下来的又都有庞大财力。

    能把这些人聚拢在身边,浪涛翻涌,他能改变时代潮水的方向!!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