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开海 > 第十一章 书信
    邵廷达和颜清一同踏前往月港的路,一个带着卖地招人送地揽名的使命,另一个则去勘察地形,在陈千户名下土地挑选一处适合作为酒楼客栈的土地。

    真正打动颜清的并非是陈沐开出的条件,三分的利益并不能让自己坐拥一处酒楼的颜清心动,而在于陈沐构建的远景,把酒楼、客栈、商铺、仓库这些合为一体,经营属于海商的会馆,才真正让颜清感兴趣。

    当然,把小颜掌柜托付给陈沐是不可能的,老颜走之前没少对颜清遥耳提面命地一再重申——兵者大凶,离陈军爷远一点,沾到煞气咱家可受不了!

    县令周行把第二批军丁送到之前,香山千户所也发生了不少事。

    举人公李焘从京城托人送信过来,说他已经平安到达,准备考试。信里絮絮叨叨地说着他这一路的见闻,说宁国府去年在太平县给娃娃接种人痘预防天花、也说今年南京织染局内使张进朝在南直隶湖广等地为皇帝选秀女,消息风闻天下,让沿途各地百姓家家户户吓得张灯结彩该结婚的赶紧结婚,沾到不少喜气。

    这是东边的事,西边的事呢,要属广西来的几个老兵,给陈沐送来个和尚。

    “和尚叫常威,法号天时,嵩山少林寺弟子。嘉靖三十二年朝廷向嵩山少林寺传下檄,命少林派武僧抗倭。方丈坦然法师以少林规矩打出山门才下山,选出精悍武僧三十一人,由方丈大弟子月空法师率领,策马持棍,携刀矛长剑下山。”

    “淞江白沙湾一战,官军因先遭战败畏缩不前,武僧沉舰三艘,杀倭百余;至泉州,武僧尚余十八人,立泉州少林寺,同军民齐攻七星岛,泉州方丈月空阵毙头目黑田,后随俞某阵亡于潮州战役。”

    信是俞大猷写的,老将军笔力苍劲,陈沐一行行看下去。

    “战十余年,武僧殆尽,天时和尚是月空方丈大弟子,在泉州犯法,充军听用。讨平伍端余党时身受箭创,老夫曾与少林有旧,如今僧兵只余他一人,不忍死于战场,调入香山千户所,在陈千户门下听用。”

    “万望千户好生照顾,其人棍矛经义甚佳,可为千户旗军教头。”

    陈沐看过书信,抬头看了看厅坐着的和尚和几个送和尚过来的老兵。

    老兵没什么可看的,都是俞家军,和尚年过五旬须发皆白,但灰扑扑的僧袍都遮不住健壮的身躯,筋肉都练到脖子了,携一根坑坑洼洼的三十斤混铁棍,腰挎着借刀,并非光溜溜的脑袋长着半寸白发,颌下还有一绺大白胡子。

    老剑眉眼神凶得很。

    别说俞大猷在广城总督衙门送他一份功,单单俞大猷这个名字,这个过去在历史抗击倭寇的民族英雄,他是送来个魏八郎那样的傻孩子,他都会服服帖帖地养大让他成才。

    更何况这么一尊怒目罗汉了!

    “俞将军说,法师可为陈某旗军枪术教头。将军既然说法师可做,那一定有可做的才能。不过法师要听陈某驱驰,有事不得推脱,违背军法从事。”陈沐看着大和尚问道:“法师可愿意?”

    “嗯!”

    大和尚瓮声瓮气地点头,陈沐观察他时他又何尝没有观察陈沐,年纪轻轻坐千户之位,说话不急不躁,身后两人握倭刀的手法分明是经年的倭寇,却服服帖帖,看去像是个人物。

    “军法戒律好,佛爷不要别的,没人烟的地一处宅子,不用大;每日三斤牛肉五斤米,要管够。”

    “别的,什么都不要。”

    呵!

    合着俞大猷是给自己送来一鲁智深?怪不得长这么大个子!

    “粮饷好说,那几位军汉。”陈沐点头应下,这点肉米他并不看在眼里,牛肉一斤一分银、米一石六钱多,合每月支出一石米来一两银,陈沐更感兴趣的是俞大猷的信,招手叫来几个俞家军,道:“将军在信说,在广西和伍端余党作战,他怎么了?”

    伍首领也送了他新江镇一份首功,怎么转眼袍泽动起手来,伍端又叛了?

    “回陈千户,伍守备在广西身染瘴气不治,其后部下王世桥复叛,被手下割了脑袋找我家将军领功。”

    陈沐点头示意他知道了,招手让齐正晏下去给这几个军汉安排食宿,俞大猷快回来了,他们也不用去广西回报,信让这几人暂居香山千户所。

    大和尚也是一样,他说他过几日要接个人到宅子同住,暂时先也住在千户衙门的厢房里。

    送走这几个人,陈沐才心里有些发堵地走出前厅,到后院亭子里坐下,看着几颗椰子树愣神。

    “千户。”

    闻讯被招来千户衙门的石岐走进后院见陈沐望着椰子树出神,想了想缓缓走近拱手道:“您找我?”

    “来了,坐。”

    陈沐看见石岐这才把目光收回,问道:“百户所搭好了么?”

    “差不多,再有两日能完工,你这是?”石岐指指池塘的椰子树,显然问的是陈沐发愣的事,随后斟酌着问道:“是出什么事了?”

    “伍端死了,新江镇跟咱们一起打李亚元那个。”

    陈沐手臂撑在膝盖,张开手掌虚握几下,想抓住什么似的,最终却只是长长地叹出口气,“广西的瘴气。他手下那个王世桥在他死后叛乱,被俞将军击败,后来部下割了他的脑袋去领功。”

    天有不测风云人有旦夕祸福,在新江桥血战不退的伍端没败给叛军却死在瘴气手,凶猛强悍的冲阵将王世桥更是屈辱地死在自己人手。

    匪号花腰蜂,在闽粤一代叱咤风云的大首领伍端和他部下的倭寇山匪们,这一次算彻底被朝廷平定了。

    “狡兔死,走狗烹。”

    石岐顿了很久,摇摇头没有说话。

    “近来闽地商贾来走广,他们的目的是向濠镜番夷走私,百户所大致建成,新旗军日渐招来,也该准备练兵了。”陈沐站起身来,对石岐道:“从今往后,旗军两日轮换至千户衙门外操练,让他们削木为杆,每日一总旗来操练。”

    “另一总旗,由你带着巡查,道途设卡,卖点瓷器丝绸器具,嘱咐他们小心黄粱都的贼人,能放行的放行,别为难这些正经做买卖的。”

    “货物但凡有米粮铁铜硝黄兵器火铳,连人带货全部扣下。”!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