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开海 > 第十二章 三月
    伍端的死让陈沐感触很大,独领卫所的感觉与当初在清远卫时有本质区别,更加自由,约束也更大。

    自由是因为没有像白元洁那样过去的顶头司,约束则是因为从内心而来的谨小慎微,官位提高并不能改变做错事的危险。

    恰恰相反,官位提高会让他更危险。

    随着香山县三百户旗军被勾入千户所,极大助长了陈沐心的权力感。

    除了钱,他还有更多想要的,能够提日程。

    他想在香山建船厂、修铳炮厂,改变关元固过去在总旗衙门里像小作坊般打造鸟铳的状态,对他来说那太小家子气了。

    小家子气到什么程度?

    他看见关元固在千户衙门里叮叮当当敲着铳管,他浑身难受。

    但明朝是没有民间枪炮厂和船厂的,铳和炮,都由兵仗局去做;即便是卫所军匠,所拥有的事实只是修复军械的权力,像关元固这样造铳,实际是要被下狱的。

    只不过数量小,还能被隐瞒,即便发现也没人吃饱撑着去告发。

    但陈沐还是拿着腰牌去总督张翰府哭穷去了。

    从早等到午,被张翰留下吃了两块点心,算是要到八百只矛头、二百把腰刀、一百杆快枪。

    本来张翰还说给香山卫所拨几十杆火铳,不过陈沐没要。

    他想要的鸟铳,翁源河源一战的战利都被广东营兵瓜分一空,换下来的火铳对他来说没啥意义。

    快枪是给邓子龙要的,这个老司在战场极喜以快枪贴脸干一铳再冲锋,冷不丁调到卫军系统,省的邓子龙不习惯,先弄点老掉牙的东西让他用。

    除此之外,是火药、铅丸了,不过这个不归衙门管,得去向都司要。

    他可没要完兵器失踪,总督张翰问了他些诸如香山卫所情况的问题,陈沐对答如流,告辞后接着在总督衙门转悠,见到眼熟的官吏穿着五品武官服去打招呼。

    别管是七品、八品,言称兄己必道弟,连总督的门房都让他拉着聊了一刻家常,末了还递了二两银子过去。

    等他从总督衙门出来,天色都发昏了,卡着闭城门的点出城,去颜清遥代为看管的鼓腹楼吃了些饭,星夜让隆俊雄在前边打着火把奔回千户所。

    早出门时候专程让隆俊雄揣了五十多两碎银,回千户所时一身轻松,剩了五两。

    陈沐跟人打交道没别的方式,八品以给言语和行为的尊敬,八品以先聊天,末了再施下些小恩小惠。

    这点手段其实没用,无非是结个善缘,在需要的时候让人能想起他,做个举手之劳罢了。

    “陈千户,三百户旗军,本官皆交由千户所。”

    最后一百户旗军的户帖交到千户所,由魏八郎带队在衙门外集结,周行对陈沐道:“黄粱都土贼,陈千户几时能清剿?”

    周行想尽快肃清黄粱都土贼,以登濠镜澳,巡视那片属于明朝边沿的法外之地,这是先总督吴桂芳调他前来香山任职县令的初衷,在他任职后,这也成了他必须要做的事。

    “只能禁港一月,若放任夷人商贾带我大明百姓离开,周某再无颜面任这香山县令!”

    “断粮,断濠镜澳的粮,以此禁港三月,能不能?”

    周行急,陈沐周行还急。

    以前是他不知道,知道了也没能力去管,现在他有能力,要是让夷人商贾在他眼皮子底下把明朝妇女像贩运牲畜那样带走——他白他妈活了!

    “黄粱都少说八百贼人,这些旗军是你带着他们交到陈某手,一个月是送他们去死。”陈沐咬牙说道:“三个月,一日不会多、一日也不能少。”

    “州府兵器未调、旗军操练不行、粮草供给不,兵粮技没一个行的,你让陈某怎么带他们去击贼?”

    不教民战,是谓弃之。

    陈沐目光扫过衙门外集结的百户旗军,他们神色里还带着蓦然成为军户的惊恐与不安,这样的兵是不足以打仗的,让让他们拿着这个时代最好的兵器,阵也只能失败。

    周行走了,州府连兵器都没给香山千户所拨下来,他也没有丝毫办法,只能照陈沐的提议再去与濠镜澳的葡人交涉。

    以断粮的威胁,来尝试禁港三个月,由在濠镜常驻的商贾来挟制那些急于出港的番商。

    这并不难,因为走广的闽地商贾还络绎不绝,这在濠镜澳已成定例,每年六月才是夷商赚到足够商品开船离开的时候,还有两个月。

    与此同时,香山千户所对走广商贾严防死守地更加厉害。

    三百户旗军被编在石岐、魏八郎、娄迈部下,分别驻扎于都坊百户所、东岸百户所及千户所驻地。旗军以两日轮训,确保每日有三个总旗在千户所衙门外操练,另外三个总旗则分别担任巡逻与护船使命。

    他们的战船停靠在东岸江里,香山这个地方倭寇多得数不胜数,留一支总旗看管船队的同时,也由齐正晏在那边训练旗军成为水手。

    天时和尚是有本事的,虽然对这大和尚荤素不忌的行径引来许多人闲话,但其使用枪矛的本事整个千户所都没什么可说,隆俊雄则在千户衙门在操练当教授旗军刀法,既不是邵廷达的明刀术、也不是他的倭刀术。

    时间紧迫,天时和尚与隆俊雄在陈沐的建议下,都分别只教旗军一招——刺与劈。

    余下的时间则由陈沐亲自带领他们教授队列。

    趁着走广间断,闽地商贾让带队巡行辖境的石岐与娄迈收获颇丰,几乎每日都能抓住一两个带队走私的商贾,人被押入香山县大牢,所押运的粮食、硝石、硫磺、铁、铜,则被扣下送到千户所衙门的仓库里。

    短短月余,扣下米粮二百多石。

    临近五月,濠镜的番夷商贾终于坐不住了,一再向香山县要求购置粮食,要求出海。

    陈沐向负责海防的陈璘传信,请他调一个把总至新会港,在周行告知夷人商贾七月开港的消息后,巡查海面。

    同时,他派付元再澳门,请蝶娘来千户所衙门。

    他需要那支人马。!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