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开海 > 第十三章 干亲
    陈沐在忙着编书。

    邓子龙曾送给他戚帅的《纪效新书》,是这个时代最好的练兵、领兵条例,可遗憾的是陈沐并不能完全套用。

    尽管三百户旗军的余丁为他的千户所增添十四个匠人、三十多个学徒,他依然没有精力与财力为旗军制作出完备的兵装。

    他的千户所像明朝政府的缩影般,只能维持最低效率的管理约束,三个百户、六个总旗、三十个小旗,拼凑出三十九套勉强防护的铁甲,旗官家里会女红的家眷则被召集到千户所衙门,以统一标准赶制出千个颜色各异袖标。

    旗军赤底黑字、小旗蓝底黑字、百户青底黑字。

    每小旗配长矛八杆、腰刀两把、大木牌一面、小旗箭两支。

    每总旗抽调一小旗为鸟铳旗,配腰刀两把、鸟铳八杆。

    因为兵少轮流操练,所以香山千户所的最底作战单位并不是小旗而是总旗。

    所有旗官在傍晚操练完进入千户所随谢鸣开蒙,他们的开蒙书籍用的是陈沐编出的二百多字的条例和与之相对的赏罚。

    其实这已经不算是开蒙了,是单纯的让他们用三个月的时间死记硬背,把这些条例记在心里,约束士卒。

    效率低下,但自有意义。

    铁坊在引入新的匠人后效率大增,身体刚刚见好的关二郎带着木工学徒一连把钻铳床做出十五具。对于陈沐看重他做出的铳床,让他内心很受鼓舞,腹部伤愈后热火朝天地加入督造铳管的事业,确保每月能钻出三十只标准铳管。

    在他腹部伤势无大碍的时候,已经着手为铳床专用钻膛改进,接受陈沐的建议后,干脆把钻床做成模范铁制,留六棱管状接口,与新打制出的六棱铳管相契合,以此多一道铳管的标准检验。

    形制不标准的铳管无法与铳床契合,要重新打制。

    匠人多了,让千户所的铁坊显得拥挤,陈沐手头又多了一件亟待解决的事,要给匠人准备新的铁坊。

    陈沐打算等黄粱都事了,在岸边浅滩给关元固划出一片区域,在新的水寨边沿,以制作应用水力锻锤,也许不单单是水力锻锤。

    看着铁坊里木匠辛苦锯木,或许将来也可以让他们发挥才智根据水力锻锤来做出水力锯木机。

    造船用的大板材,应该会容易很多。

    五月初,蝶娘带着两个人闻讯赶到香山千户所时,陈沐正率领旗军在千户所外操练,平均受训半月的旗军看起来终于不是那副病恹恹的模样,有了点军士的精悍劲儿。

    托走私商贾的福,他们贡献的粮食补足了香山千户所的粮草缺口,被勾做军户的旗军战战兢兢,却发现做旗军他们过去吃得好多了,虽然受训累了些,但至少能吃饱,偶尔千户还赏下些肉食,少了许多抵触心。

    只是军户毕竟地位低下很久,仍旧不免逃卒。

    蝶娘来时,自有家兵过来通报,陈沐朝千户衙门口看了一眼,轻轻点头,却并没过去。

    从调至香山千户所,他在等这一刻。

    杀人立威,立威立命。

    旗军操练完却并未照往常散去,相反巡行、守船的旗军也被招来,三百户旗军聚集在校场,看着逃卒被押高台,只是这一次面不再是提着大棍的执刑的旗军,而是一副绞索。

    清远卫百户所演武场的那一幕再度重演,只是陈小旗变成了陈千户,从台下走到台。

    “依照律法,逃军三次,绞死!”

    身侧传来可怕又熟悉的倒气声,一条生命渐渐失去气息,陈沐的心仍旧柔软,肋骨却坚如铁石,收起判书,对旗军道:“违令者死,有功者赏。”

    “你们的百户过去都是旗军,平日里听陈某驱使、战场给陈某立功,现在都是百户了,你们也一样。”

    既可以说是偷换概念,但陈沐没骗人。

    之所以被处死是因为逃卒违背律法,招来杀身之祸的并非违令而是违律,但其实都一样。

    战场因为逃兵,死在陈沐手的自己人已经很多了。

    如果能让旗军今后更好地听令,他愿意去偷换这个概念。

    威信,先立威,再立信。

    挥手间有家兵拖拽尸首离去,旗军噤若寒蝉无人应声,陈沐一脸肃穆走下高台,带着家兵前往千户所,旗军这才各自在总旗率领下散去。

    “来了?”陈沐想尽量露出和蔼的神态,但他的脸却做不出,只是点点头率先向是衙门里走去,“进去坐。”

    蝶娘与带来的两个年轻人面面相觑,干巴巴地说了一句,“陈千户真挺好打交道的,次,不是这样的。”

    次跟着付元来千户衙门,蝶娘是抱有弄险拼命的心,但这次不同。

    俗话说一回生二回熟,本以为这次门大事已成,她连儿子都带来了,等着陈沐认下这门干亲,以后他们这支海寇在香山这一亩三分地也能多个照应多个靠山。

    哪知道一来见到陈沐杀人。

    杀人不可怕,别说她儿子,是蝶娘自己都杀过人。

    可怕的是杀自己人。

    陈沐又想到白元洁,别人走过的路,他都会走;别人没走过的路,他也会走。

    只有别人付出更多、承受更多,才有资格得到更多。

    前厅落座,陈沐见蝶娘三人还站着,挥手道:“不是第一次来了,坐。”

    “奴家拜见千户,多谢千户赐座。”

    蝶娘带着两个年轻人象陈沐行礼,这才坐在客座,年岁稍长的年轻人刚要跟着坐下,被另一个脸稍显青涩的青年拉住,依然站在堂。

    陈沐感到惊,多看了两眼。

    青年体态健硕,鼻梁高挺双眼狭长,皮肤粗糙发黑,腿长手长,穿着短衫露出的臂膀非常有力,两膀宽大一看是好水性的汉子,站在厅自有一股桀骜的气质。

    这是个聪明人,他只是随口说了句话,却被青年听进心里。

    三人只有蝶娘不是第一次来了。

    所以他没有坐。

    “这是蝶娘的儿子吧?”让陈沐眼前一亮,“蝶娘有个好儿子啊!”

    蝶娘回头看了青年一眼,回过头来眼露喜色,笑逐颜开地问道:“那这门干亲,千户是,认下了?”

    “我是陈沐。”陈沐笑笑,看向青年问道:“你可愿意?”

    青年深吸口气,迈步前躬身跪下,叩首道:“孩儿李旦,叩见义父!”!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