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开海 > 第十四章 蜈蚣
    李旦这一拜,付元在旁边跟着笑,陈沐开始还没弄明白他高兴个什么劲儿,过会才反应过来。

    合着他跟手下的付百户也成干亲了。

    干亲和养子不一样,既没有继承权,也不需改姓,亦不用走官府程序,基本和后世的干亲差不多。

    “认了干亲,以后旦儿在千户衙门跟在我身边吧。”陈沐眼下正是用人之际,随后对李旦问道:“会说番语么?”

    “回义父,孩儿会一些。”十九岁的义子,让陈沐有些违和,可李旦却非常自然,抱拳道:“跟船佛朗机人学的,佛朗机、倭人、满刺加语都能说些,倭语最好。”

    陈沐颔首应下,李旦很多才多艺,凭他的体格和手老茧,料想剑术与泅水不是问题,本职海寇,开船也自是不在话下,又会说至少四种语言,这样的人,别说有陈沐相助,算没有他,只要不死于非命,将来也是能闯出大明堂的。

    “我需要你们在濠镜澳的人手做件事,帮我找个夷人,他在濠镜澳诱拐妇女,应该是打算卖去马六甲。”陈沐说道:“找到这个人,你们人少,不必与他发生冲突,查清他有多少人手、多少支铳、多少条船。”

    李旦点头,转头看向先前被他拉住的那个青年,抱拳对陈沐道:“义父放心,这事华宇回去做,查清之后要孩儿把人救出来?”

    “现在救人打草惊蛇,香山令说那个夷商随从百,你们未必能把人救出来,反惊了他。”陈沐摆手后说道:“趁夜里接近他的船,把船底凿坏,不要弄沉,让他在濠镜修两三个月。”

    “能做到么?”

    旁边那个青年名叫华宇,同样也是有力之辈,点头抱拳道:“千户放心,小人尽力而为!”

    华宇走了,陈沐让付元给了他一块百户所的腰牌,蝶娘和李旦留在千户衙门,李旦住厢房家兵一道操练,平日跟着陈沐偶尔教他些番语;蝶娘可没住在厢房。

    她和付元住在一起,俩人也不说操办喜事之类的仪式,这么没名没分没羞没臊地住在一起。

    李旦还觉得挺正常,他说付百户脾性好,除了好赌钱没别的毛病,有这么个知冷知热的陪着他娘挺好。

    陈沐细细想来,确实是这样,他部下这几个百户,跟蝶娘岁数相仿的也付元与石岐,石岐早年家有变,落下个眉目阴沉的积郁性子,倒是付元平日乐乐呵呵甘居人下,受得了蝶娘海盗窝里养出来的性子。

    挺好!

    对李旦这个意外而来的干儿,陈沐自然不会像这个时代的义父那样随意驱使,相反他把自己战利品非常珍视的永乐通宝刀送给李旦,让他随身持佩。

    身份的事对陈千户而言并不难弄,不过几日光景从香山县取回李丹、蝶娘的户帖,找了当地绝户的本分人家落籍,两个福建泉州人成了广东香山人,接着编入军籍。

    至此彻底干净。

    陈沐一向奉行不能让身边人光脚,光脚的人最可怕。

    只要穿鞋,好控制的多。

    李旦为人察言观色的功夫一流,其他本事也不错,在一同操练的家兵里很受尊敬,陈沐看到他这个优点,索性给他办下总旗的身份,让他在千户所带原先那一百多个旗军,平日操练些武艺战阵,讲解些水战事宜。

    过去千户所留下的旗军不堪重用,陈沐是懒得去操练,交给眼界活快的李旦没别的目的,是让他去笼络住这些人的心,不指望他们成大事,只求他们将来不坏事。

    五月下旬,好消息接连传来。

    先是邓子龙、孙敖带着五百多户疍民乘百条船顺江而下,接着濠镜澳的华宇探明了诱骗妇女的夷商,在濠镜人们叫他麦亚图,有两条大船、三条小船,往返于濠镜与满刺加许多年贩运人口,是他最得意的买卖。

    华宇正谋求伺机破坏其大船的机会。

    麦亚图的船被华宇画下来送到千户所,他的大船在明朝被称作‘蜈蚣船’,长近十一丈,两侧置至少双人才能操动的大橹三四十支,竖双桅杆挂软帆,是葡萄牙人开拓海路的战船,两侧船舷可置佛朗机铳三十四门,单船载兵可多至三百。

    有火力强、载兵多、速度快的优势。

    早在正德十二年,葡萄牙的满刺加总督卧亚派安达拉率四艘这样的战船占领屯门,后在嘉靖皇帝登位之初,派当时的广东按察使汪鋐率军驱逐佛朗机,葡人船坚炮利,明军初战即败。

    后汪鋐改变策略,以小船狼群战术在屯门击败葡人,缴获战船与佛朗机,奏嘉靖皇帝仿制,后来在明朝沿海也有了这样的船。

    别说两艘这样的大船,算一艘,陈沐把他手下六条船都拿去,海战里也不够麦亚图的蜈蚣船轰的。

    单边侧弦炮十七门佛朗机,两轮齐射他的福船沉得差不多了。

    千户所外,多亏了疍民有自己的族老,能够选出族有威望的后生担任三名百户,帮着稳定疍民。

    否则乌泱泱涌入五百多户、两千多人在千户所近畿,非要出乱子不可。

    算有其族老、百户帮助安顿,也让千户所外一派兵荒马乱之景,原有四百多新老旗军统统停止操练,调过来维持秩序。

    渡口停百艘形制不一的小渔船,令江岸对面的维持治安的大揽巡司的九品巡检带衙役过来,战战兢兢地问香山千户所出了什么事。

    千户衙门前厅。

    好一番鸡飞狗跳才安顿好新募旗军的邓子龙、孙敖与隆俊雄、李旦等人围着华宇送来的船图暗自咂舌。

    “小船携火具齐攻放火烧帆,小旗箭在船放。”邓子龙目露凶光,按着图卷道:“叫他船毁人亡!”

    陈沐点点头,转头望向其他人,隆俊雄没更好的点子,孙敖觉得邓子龙所言极是,唯有原本没打算让他参与议事的李旦沉思不语,“有什么想法,说出来听听。”

    “义父,邓千户说得对,不论海地下,都要有这种勇力才能取胜,孩儿只是觉得这两艘船挺好,沉了可惜。何况他贩人,若船里有百姓,烧船反而不美。”

    李旦说着找来陈沐放在一边早先他送来的濠镜舆图,指着道:“凿坏船底,船要进港,蜈蚣船所长无非炮多船快,葡夷所仗亦不过炮铳,近身接战他们差得远。只要它进港修补,把夷商诱出,再骗水兵下船,官军能在岸擒下他们。”

    “孩儿带人把这两条蜈蚣抢来,孝敬义父!”!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