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开海 > 第十七章 乘凉
    小颜掌柜的手艺是真不赖!

    而且这丫头正经起来认真做事时倒也不像初见时那么疯癫,没一会做了酸汤鸭肉、白切盐水鸭、精熬老鸭汤、西施舌,又了两叠状元糖。

    别说男女七岁坐不同席、食不同盒,这年头但凡严肃点的场合男男同席的也少,俩人面前各有食案,菜都分了两盒,味道极美,让陈沐好不已。

    西施舌是花蛤,状元糖则是牛轧糖。

    这没什么特的,但汤却让陈沐喝出高汤的感觉,不禁问道:“这汤是怎么做的?”

    “怕军爷等得急,奴家没敢多熬,得空去鼓腹楼,店里的老汤不停火,猪肉牛肉、猪骨牛骨、还有几只鸡子熬出的老汤。”颜清遥笑眯眯地说道:“这个鸭汤不鲜,污了军爷的口。”

    没味精。

    没味精!

    没味精居然这么熬汤?

    陈沐的思绪又飘远了,猪肉牛肉猪骨牛骨还要放整鸡去熬的高汤,这绝对是享受,但到底寻常百姓也不是谁都有钱专门跑去酒楼弄个老汤喝,如果他能弄出味精,那岂不是又要大赚一笔?

    味精好像和海带有关系,那么问题来了。

    海带是冷水藻,只在山东近海有,广东没海带。

    写封信让李焘带回来点海带?

    举人公要是这次考过了殿试可是进士了,干这事不太合适;举人公要是没考过,请他带海带会不会一急眼投海啊?

    吃过饭临走,颜清遥好像想起什么,在千户衙门口问道:“陈军爷买牲畜都是公母同要,怎么大鹅要的都是公的呢?”

    “卫所没狗,请几只鹅爷来看门。”

    颜清遥对此嗤之以鼻,大鹅看门哪儿有狗好使?

    不过她前脚刚走,陈沐的话应验了,八郎穿着一身烂布条子掐着大鹅脖子走到千户衙门,把鹅交到厨房过来跟陈沐说:“千户,咱把鹅都弄死吧!”

    小八郎被鹅追着咬了二里地,付出衣衫褴褛的代价才把大鹅掐死。

    有刀都不好使,早跑掉了!

    这段日子陈沐是眼看着千户所慢慢变得家大业大,猪羊购置回来,分给专门的军户养着,专门挑了几个百户衙门附近建起畜栏,有的养猪、有的养羊、有的养鸡,靠近江边的养鸭,再加江里捕鱼的疍民。

    不指望天天有肉吃,至少一旬旗军能弄些鱼肉、吃点鸡蛋,补充些营养。

    香山千户所大概是除清城千户所外,广州府近畿唯一一个满员千户所了。

    一万两千亩粮田种好,山的地一时半会弄不动,让千户所劳力居然过剩了,军余整天闲着没事做,除了翻整八千亩荒地的人手,剩下的人正好养牲畜分散点精力。

    山两万亩军田陈沐去看过,一时半会弄不动,只是调了几百余丁在山伐木,清好土地陈沐打算拿部分小田做茶圃药田。

    疍民几乎是天生的船匠,只不过他们的手艺仅限渔船,所以准确说来应该是天生的船匠学徒,让他们现在打制战船是痴人说梦,但到底是能认清什么木料适合做船。

    山军田长出的树木,能用来做船的寥寥无几,能做家具的倒有不少。

    好在千户所准备大兴土木,即使是废木也能拿来兴建屋舍,先伐了再说。

    请颜清遥送来的另一批有用的东西是柳木炭,拿来补给千户所的火药缺口。

    两月之间,千户所的硝黄储备已足以称巨,走私商贾实在猖狂,他们并不运送成本低利润少的柳木炭,但硝黄铜铁甚至丝绸都运送近乎明目张胆。

    “自四月起,关卡查获贩运违禁者一百三十七例,硝土三万余斤、雄黄硫磺一万四千余斤、米粮六百七十石、绸缎三百四十匹、铜铁数千斤,余下各类货物数千斤。”

    查得陈沐有点慌。

    他根本没想到在香山设卡会查出这么多东西,硝黄米粮绸缎,不说走私,单论国物价,硝合八百多两、黄合五百多两、米粮千两有余、绸缎千两有余,铜铁和其他货物不算了,这已经是三千多两的东西。

    这种事陈沐找不到人商量,自己思虑了几日,六月出头,干脆自己又跑了一趟广城,先走门路去软禁王如龙的宅子里拜见了王如龙,随后再去总督张翰的宅邸,干脆都说了。

    不过这次他想进总督府,没那么容易了。

    “你怎么才来啊!不是兄弟不让你进,陈千户,总督大人不让你进。”

    门房一脸的义正言辞,陈沐想迈步台阶却被推了下来,门房看都不看,俩眼看着远处,嘴快速动着道:“别来,在能听清的地听着行,多少人看着呢。”

    “总督月留下话,你要是端午来,直接放进去;端午后来,等一个时辰;六月来不用给他报了。”

    “兄弟跟你说句实话,你记在心行,可别往别处说。四月开始来总督府跑门路告你状的人快把门槛儿趟烂了,有人不远百里让人从福建派官员亲信来说项,要把你从香山的位子挪走!”

    门房说话的声音很小,陈沐立在下面听的却是心惊。

    正如他想的一样,动了别人的蛋糕,从来都不是白动的。

    同时这次的事也让他发现自己忽略的一些事,方说今年端午他没来总督衙门给张翰贺节。

    贺节不像后世,发个短信算完事,他从香山出发,到张翰府临近日,正午是见不到张翰的,等到傍晚,若是招官喜欢留下吃饭,卡着城门宵禁的时间离去。

    通常情况下,整个节日一天,仅能拜见一个人。

    陈沐端午没来总督衙门,在别人眼会不会想——他去哪儿了呢?

    以此引申到,他是谁的人?

    信任危机与舆情危机同时发生,陈沐感到非常不妙。

    倘若是官,即便不为官所喜,也没有让人穿着官袍晾在府外街的道理,即使不愿见,也是要在府内等着,但对待武官没有这些忌讳。

    扭头走是不可能了,现在走了往后想登门只会更难,说实在的不是当次二皮脸在外面让人晾着看——没他妈什么大不了!

    抬手谢过门房,陈沐也不多说,让随从去城外鼓腹楼借来副坐榻、陈璘家里借了卷兵书,顶着日头坐在总督府门外看起书来。

    人来人往,不吃不喝。

    一直到傍晚,总督衙门里才有蓝衣小吏出来,笑呵呵地问道:“陈千户,总督问你,为何在这读书啊?”

    “天热得很。”

    陈沐嗓子都冒烟了,被晒得有些暑,还要强打出笑意畅快,拱拱手道:“总督门下好乘凉。”!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