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开海 > 第二十章 药匠
    陈沐发现张翰是给自己课呢。

    一堂关于这个时代官场程序与形式的课,也在以身作则来践行他从官继承到的那句话。

    “居身之道,也是如此。倘一失足,将无所不至矣!”

    香山千户所的旗军花了半个月,用人力车、牛车把数万斤硝黄铜铁输送到广州府。

    这些东西在州府仓库还没放两天,巡抚熊桴又派南海县令来告知陈沐,总督拨下的军资已到,让他派旗军去领。

    接着,香山千户所的旗军又花了半个月,几乎原封不动地把这批硝黄铜铁又送回香山所。

    硬算下来,是要少三四千斤硝、几百斤黄,但这既不是张翰的错也不是巡抚熊桴的错,问题出在间环节。

    陈沐没打算追究,货物里真正少的东西,是那些绸缎器物。

    兴许是张翰觉得香山千户所用不到那些玩意儿,换了个火药匠来给他制药。

    火药匠名叫许尔瑾,而立之年却孑然一身,过去是惠州府的军匠,在东南平倭的战事曾被征调为戚家军制作火药。也正是从戚继光那里,学到一手制作火药的本事。

    刚来的时候许尔瑾满脸晦气,过去他在东边卫所也是颇受重用,如今到了香山前途未卜,原本心忐忑,再一看香山卫所的模样,更是绝望。

    千户衙门修的这么好,旗军屋舍与之相活像狗窝,跟着这样的千户,日子能好到哪里去?

    “既然来了香山卫,以后是陈千户的人了,千户把军匠分为四等,现在你是四等工匠,月俸米一石、银五钱。”关尊班带许尔瑾走到千户衙门里高墙围着的铁坊,眨了眨眼,问道:“这位兄弟,三等呢?”

    “月俸米一石半、银八钱。”

    许尔瑾的表情不一样了,在他过去的卫所里军匠都一个模样,月俸米一石,要么没日没夜的赶工、要么闲的无事可做,算给军户偷偷接点私活儿,也只能赚来一两斗米粮。

    银子?

    他见过的银子都在别人手!

    许尔瑾看看自己身灰扑扑的衣服,再看关尊班干净的布衫和红润健康的脸庞,猴急地问道:“那个,一等,一等工匠呢?”

    “一等?”

    关尊班扭头笑着看了许尔瑾一眼,道:“这段州府派来的工匠都像你一个样子,不用觉得不好意思。”

    “二等工匠月俸米二石,一两银子,还能代管几名工匠,除千户安排下来的做工之外,还要监督手下匠人制成手艺,重量,也重质。手下匠人做不好,要罚俸的。”

    “一等先别想了,千户所只有一个一等工匠。”关尊班边引许尔瑾进铁坊后道:“三等工匠不难,足够勤快,做出的东西质好,时间长了是了;不过要做二等工匠,千户说要改进,对现在任何东西改进都算,只要它有用,能得千户赏识。”

    “不过你运气不太好,是火药匠。”

    关尊班轻轻摇头道:“千户配出的火药已是极好,又以竹筒相匹,没什么能超过的余地了。”

    许尔瑾挑挑眉毛,他是火药匠,明白这意味着什么。

    自己琢磨火药配、自己做出竹筒装药,这并不是什么大事,但整个明朝,真正会自己亲自做这些事的将官,他脑海里知道的,也只有戚继光一人而已。

    戚继光的火药,是一次一次试出来的配;戚继光的竹筒,也是他在作战做出的。

    那是个真正的实操派,再精于贪婪的工匠都骗不过这样什么都亲自手试的将军。

    “这间屋子是你的,火药房在旁边,除了制药,还要小心看管不着火星,不然第一个炸的是你。”关尊班带许尔瑾至千户衙门外所的火药库,指着一旁道:“那边是库房,近日州府拨来的硝黄都在里面,这几日铁坊的人来把铜铁都拉走。”

    “所火药所余不多,过些日子有大用,不可耽搁,你要先制三千斤火药出来,需要多久?”

    许尔瑾进库房看了一圈,一应制器都有,遂拱手道:“还需再派五个帮手,我一个火药匠可不行,再有五人,十日制成。还要劳累木匠再做几个木槽。”

    十日制成,还要别的器具?

    做的够慢的。

    “别磨蹭,耽误大事。”火药匠新来,关尊班也没说什么,只是道:“下午给你调几个帮手来,尽快做好。”

    说完关尊班不再管火药匠许尔瑾,转头走回千户衙门,他现在满脑子都是陈沐给他们关家父子画的制图。那几个大小水力机构,要说精巧也还谈不,也许做好的器具可以说精巧,但陈沐的制图绝对不精巧。

    还有很多东西要填补,但胜在眼光独到,能给他们这些熟练的老匠人提供思路,思路加经验,能迸发出强大的火花。

    方说陈沐在构图的大轮带动小轮加皮带能转得飞快,皮带加些东西,能代替手工抛光,对木铳床的制作能省下许多工时。

    千户所衙门偏厅,食过佳肴的陈千户心满意足地捧着冰过的椰子喝了两口,笑道:“我后悔让颜掌柜去月港了。”

    午在千户所外督练两个时辰旗军,其间他还策马驰射,虽然有时还是不能靶,但这种情况已经越来越少,已经勉强能达到三十步十四的目标。

    回到千户所,小颜掌柜不但给千户所送来牛肉,还让直接从鼓腹楼带来食盒。千户所又硝制出冰,饮下两口冰椰汁能镇去全身疲乏。

    舒服!

    “哪有你这么当官的,整天让人来送饭,府厨子都歇着,老娘是鼓腹楼掌管,不是你家厨娘啊!”颜清遥嘴抱怨,手收拾碗筷也挺利索的,抱怨完打个哈欠看向陈沐,俩黑眼圈像小熊猫似的,问道:“后悔什么?”

    从鼓腹楼过来,小颜掌柜可是黑着天起来准备饭食,坐着马车走了整整一午才在正午把饭送来。

    陈沐笑道:“颜掌柜要是没走,你不能来千户所烧菜了么,当掌柜太屈才啦!”

    话刚说完,颜清遥刚撇嘴要开口,偏厅外传来齐正晏一声:“报!”

    “进来,什么事?”

    齐正晏进来见到颜清遥也不意外,对陈沐小声道:“周县令问您旗军练的怎么样了,说濠镜澳那边快锁不住了。”

    陈沐点头让他下去,转头看着颜清遥干净利落地收拾食盒,叹了口气道:“后面几日没事别乱跑了,香山啊,要打仗啦。”!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