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开海 > 第二十五章 海寇
    盘踞黄粱都数年的土贼,朝夕之间尽除。

    至此香山除濠镜外所有区域皆属朝廷控制之下,香山县与顺德、新会的水路也重归安定。

    许老幺的首级被飞马传送广州府,老安山石寨也被拆毁,次日从香山千户所调来各式牛车马车,战利装了十几车,逶迤回还。

    于香山千户所的大部分旗军而言,这只是一次往返不到百里的长途拉练。

    当然,其也包含了攀爬训练。

    邓子龙与孙敖部攀山的道路为许老幺埋设火药所炸,邓子龙的运气好胆子也大,山道并未全部炸裂,伐木架桥后率军登山寨,刚好调兵收整战利。

    孙敖的运气差些,他那边山道可能是本来不太稳的缘故,土贼火药一炸直接塌了,伤了不少人不说,还把山道堵死,最后只好原路下山,走陈沐这条路来。

    他刚走到山脚,山的人已经开始下来,干脆派人回去连夜调车马,自己在山下等着找陈沐领罚。

    没能达成作战计划,往小了说没什么事,往大了说降职都行。

    陈沐倒没直接说什么处罚,只是歇息一夜后带兵回香山,一切赏罚等回香山再说。

    一路魏八郎小脸儿憋得都快紫了,他拢共才学没几个字,可记功记罚却是他这佥事的分内责任,手底下又没有精通的书来给他代笔,光是记名字快让他愁死了。

    他从没这么认真地看一个人,但回还香山的路一直在看石岐。

    过去在清远时记录战利的事是石岐来做,如今虽然魏八郎是佥事,但陈沐也心知他暂时还不足以计算这么多东西,所以让石岐负责计算战利。

    落第书生不论数术还是记录都不在话下,这让魏八郎非常——不是钦佩,他是单纯的眼馋人家学问好。

    回到千户所,石岐在千户衙门奉三册记录,分别是魏八郎写的战场赏罚名录与石岐写的战利汇总与许老幺余党名录,石岐问道:“千户让孙副千户对俘虏威逼利诱,弄出这册名录,是为了把许老幺余党一打尽?”

    石岐心疑惑,若是为了一打尽,直接在黄粱都驻军几日好,何必回到千户所再要名录?

    “一打尽?陈某既说对他们既往不咎,那既往不咎。”

    陈沐满不在乎地笑了,道:“派人把这份名录送给周县令,咱千户所既往不咎,陈某可管不住巡检司。”

    翻看名录的陈沐痛并快乐着,与此同时还有些复杂。

    战场缴获战利,黑吃黑让财富来的简单快捷。

    土贼不叛军,叛军抢了银子没处花销,所以携带不少银钱,土贼与黄粱都百姓你有我我有你,花销银子的地方且多且大,付元搜遍了所有尸首,也只得来一百七十多两,又搜查了山寨各处屋舍,才弄到七万多枚年份不一的通宝。

    倒是许老幺的石寨里藏着六百两窖银。

    如今七八百两银子在陈千户看来已经是小钱,并不能让他为此感到分外欣喜。

    战利品真正让他感到欣喜的是兵器甲胄,算黄粱都查获,三百多杆枪矛、四十余副弓弩、三十几杆火铳鸟铳,还有三十多件皮甲、二十多副鳞甲扎甲,五十六艘藏在岐江岸的渔船。

    还有两位打坏了的小将军炮,属前装滑膛炮,是永乐年间的老物件,都是二三百斤的小炮,除了两门坏炮之外还得到些铁与火药、铅弹。

    幸亏来的巧,这伙土贼正在试着修复这两门炮,如果来的再晚些,陈沐将要面对拥有两门火炮的土贼。

    最有意思的事,莫过于这两尊正面铸出永乐年间的炮,侧面写着顺德千户所的字样。

    但现在炮是他的了。

    至于他的痛,来源于赏罚名录,里面分别记了付元部与石岐部九十多个名字,其有七十六人是要罚的——这些傻**居然在战场捡敌人丢出来的银子!

    他还没想好怎么罚,罚俸或减粮是肯定不行的,旗军没了粮食得饿死,那是除直接处死外束伍的大杀器,不能轻用。

    他的目的是让旗军知道听他的,而并非弄死这些让他宝贵到无以复加从各处勾来的旗军。

    至于疑惑,则来源于许老幺的遗言。

    “旦儿,你知道许进美是谁么?”

    石岐走后,厅只剩李旦,陈沐这才轻叩茶案说出心疑惑,道:“许老幺死前,说曾一本和他兄长许进美会来为他报仇,曾一本我知道,许进美是谁?”

    临死前要是求饶,没准碰个心软的放了,尽人事救治一下;许老幺临死前还给自己放狠话,这不是傻**么?

    不过话说回来,算许老幺求饶,陈沐也不会放了他,估计会直接让付元拿刀抹了脖子。

    打都打了,还放?

    古话说卧榻之侧不容他人鼾睡,陈沐要在香山建水寨,辖境内不能有半点贼人。

    “许进美?”

    “许进美是许老幺哥哥?”

    李旦显然知道许进美,接着狠拍茶案道:“义父,许进美之前在濠镜,孩儿来香山时他刚离开!”

    “他去哪了?”

    “这孩儿不知道了,可能是去鸡笼寻林道乾?也可能是去南澳找曾一本吧。是义父称的倭寇,实际过去是两伙人,一者为汪直,势基在倭;另外一伙最早是许栋、我爹、徐海他们那些人在双屿,后来被朝廷剿灭,闽广海外由吴平说了算。”

    说起这些事李旦如数家珍,探手道:“现在吴平死了,过去尊他为首的海寇又分作几派,澄海人林道乾,鸡笼他说了算;许栋死后南澳由他抢来的儿子许朝光做主,不过前些年被手下莫应夫杀死,现在他们还在南澳;曾一本想为吴平复仇,总和朝廷作战,所以抢不到好地方。”

    “但他人多船多,最不好对付。”李旦说着看向陈沐,道:“许进美是曾一本部下,义父,你这么一说,许进美先前在濠镜住了很久,会不会是……曾一本去年打潮州不成,今年要来打广州?”

    陈沐没说话,李旦话给他描绘了一副完整的嘉靖年间闽广倭寇图卷,明朝的海盗究竟有多大的威势,竟然能纵横南海诸地。

    这种力量要是能汇总一处,香料群岛都能抢下来做殖民地了吧?

    “别管他来不来,先把濠镜那两艘三十五门火炮的大船弄过来!”!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