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开海 > 第二十六章 解急
    香山县的小道间,周行领着两个随从骑马轻行,神色焦急。

    陈沐短短三日往返平定黄粱都土贼的事令他大喜过望,在他得到消息时,许老幺的首级已经被传送广城,只不过还来不及高兴,听说陈沐对曾一本、许进美欲攻打广州的猜测。

    周行到香山千户所时,千户所空地搭起高台,旗军正在行刑。

    七十多人,念在初犯,每人二十军棍。

    噼啪的声音不绝于耳,整个千户所的旗军、余丁都被聚集在一起,阳光下看着棍棍到肉、听着惨呼不断,让人脊背发寒。

    孙敖带头行刑,他和邓子龙也同样是受到处罚,俩人一个罚了仨月俸禄、一个罚了一月俸禄。

    邓子龙带兵迟到,孙敖是直接没到,别管什么山道被炸了还是根本没有路,军法不管这些。

    陈沐是特意叮嘱了行刑的孙敖,让手下旗军下手别往死里打,硬生生往死里打,别说二十军棍,一棍能把人打成终身残废。

    可算如此,这等伤势没两个月缓不回来。

    足足打了四拨,七十多个战场不听官号令散了队形去捡钱的、怯战的才收拾完,各自被旗军搀扶着在高台下勉强站着,一把鼻涕一把泪。

    有时候哭不是人怂,疼痛时忍住眼泪不难,屈辱不行。

    敢怒而不敢言,对旗军而言是屈辱。

    付元部下的旗军都来自香山县的佃农之家,既无出海抄掠之胆、又无科举取士之才,为地主劳作跑腿终年,换回几石米粮糊口,一辈子没见过几两银子。

    一斤多的银锭子丢的满地,只要弯弯腰能捡起来,谁能忍住?

    易地而处放二十两银在他们面前,穷怕了的人杀人全家都敢干。

    银子拿手里还没捂热被官索去,回卫所换回一顿毒打,哪个不委屈!

    “陈某下令打你们了,一人二十军棍,知不知道为什么?不知道,原因有二!”

    行刑完毕,陈沐走高台,挥手扫过下面前排站着那些受刑的军士,道:“黄粱都土贼只是小角色,甚至算不敌人,没有血战没有浪战,千户所攻山死了二十二人,山死了三个,抬下山八个救活六个,阵亡旗军二十七,一个没了胳膊两个成了瘸子。”

    “出征是打仗,打仗会死,你们把脑袋别腰,不说保家卫国,生于斯长于斯,保境安民总不为过。你不奋勇杀敌,倒去哄抢战利,别人在拼命浴血,你把钱得了,那是你该得的钱么?”

    “原因之一,是违背军法抢夺、私藏战利,这是念在你们初犯才二十军棍,否则罚粮半年,你们家眷拿什么活命?”

    “原因之二,是你们该死!战场大敌当前,却弃袍泽不顾哄抢蝇头小利至军阵混乱,若非尚有旗军清醒阻住敌军,算抢得钱财,你们还能活着回来?”

    “只会拉更多同袍一起死!”

    其实陈沐能理解,站在高台尽管一副斥骂之象,但他心里能理解手下旗军的做法。

    理解归理解,但人有情法律无情,尤其当言明军法这件事涉及今后战场每个人的利益时。

    “罚完了,都记在心里,跟着陈某、听陈某的,不敢说让你们每个人都大富大贵,但绝不会让你们和余丁挨饿受冻。仗打完了,有功者陈某自然会赏,是你的总归是你的,不是你的,算抢了又能怎样?付百户!”

    台下站着的付元正立直了身子听着,突然听到陈沐喊到他的名字吓得浑身一机灵,再没带兵跃门冲杀土贼的勇气,猛地抬头见陈沐朝身边一指。

    尽管看不懂陈沐这个动作的意思,付元还是三步并作两步窜至台站好,拱手道:“千户……”

    陈沐朝身边一招手,魏八郎抱着木匣子走过来,打开木匣里面装的是整整齐齐的银子,陈沐取出两锭拿给付元道:“付百户作战英勇,率先攻入寨门,束伍遇诱不乱有功,赏银四十两;拿好,望你今后英勇作战。”

    付元道谢下去后,陈沐又把石岐叫来,赏十两;随后是两个百户所五十多名旗军,包括部分先前因战场捡银子挨了打的旗军,都依据其功勋,获得首级的赏三至五两,没有首级但英勇作战赏一两,有过交战的赏五钱。

    除此之外,负伤的有五钱汤药、五钱养伤银;战死的抚恤二两发给家眷,勾补一名余丁做旗军。

    所有赏银,由陈沐手把手发给军余,这似乎已经成为陈千户发银发粮时的传统。

    握着手腕把银子交给旗军时,陈沐与每个人都说一两句鼓励的话。

    “我看见你了,作战很勇敢,下次再立功,陈某还给你赏银!”

    “受罚没事,伤好了又是一条好汉,作战听军令行事,以后有的是赏钱!”

    “我记得你有两个儿子,夏天眼看过去,拿这银子买点棉花做冬衣,别让娃娃挨冻!”

    哪怕是那些因军法挨打的旗军,此时也生不出丝毫不满,拿到赏钱的各个欢喜感激,是没拿到的赏钱的,也目光烁烁地看着高台的陈千户。

    “没得赏钱的也别叹气,勤加操练,过些日子还有的是仗要打,都好好活着回来!散了吧!”

    不到俩时辰,花出去三百多两银子,陈沐倒不觉得丝毫心疼,过些日子还有广州府对黄粱都土贼的赏格拨下来,哪怕一个首级只有二两,七十多具尸首也有百两银子,算下来他还赚了不少。

    剩下的银子,可以考虑给旗军换装了,皮甲铁甲,缺口还很大。

    如果有好的甲胄,以数倍的兵力、更好的兵器优势去打黄粱都土贼,伤亡至少能再少十个!

    旗军乱糟糟地散去,回过头陈沐才发现香山县令周行带着衙役等在一旁,笑吟吟地看陈沐走下来。

    “周县令来了怎么不告诉陈某。”陈沐边走边朝家兵头子齐正晏问了一句,走近了拱手道:“周兄何必亲自跑一趟,有什么事让手下来传句话是了。”

    “没事,陈千户,你不要怪家兵,是周某不让传报的,周某今日才见到何为赏罚立信啊!”

    周行笑着摇头感慨,接着才伸手指了北面一下,对陈沐拱手道:“那日千户发兵,周某见千户旗军兵装简陋,回去便向州府书,为你请下百副铁甲、二百副皮甲、三百副布甲,以解燃眉之急。”!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