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开海 > 第三十一章 解决
    陈沐现在确定了一件事,这位张老总督,是真的不通兵事。

    原本他还以为次在总督府,老人家说只懂漕运是自谦呢,现在看来不是那回事。

    不然怎么会问出如此令陈沐苦涩的问题呢?

    “总督发问,卑职不敢稍有欺瞒。”陈沐撇撇嘴,脸表情有些难看,道:“如曾贼打进广城,卑职多半已经死了。”

    想自水路攻广城,必先进伶仃洋也是珠江口,一个香山一个屯门,是广城南面隔海相望的两只大钳,不拔掉其一只,曾一本很难打进广城。

    而海外夏季之前攻屯门顺风、夏季之后攻香山顺风,所以后半年曾一本要来,多半会先打香山。

    一样的话,听在俞大猷耳朵里,无非觉得这只是常理,贼来了不管陈沐是战是守,曾一本要是能通过香山,那陈沐多半是已经没命了。

    可听在不懂行的张翰耳朵里,是陈军爷满心想的都是为国尽忠了。

    老爷子差挥着老胳膊拍老腿,叫出一声:老夫需要你这样的勇士!

    张翰看向陈沐的眼神在烛光下愈发慈祥起来,语气都柔和不少,道:“难得有你这样的卫官为大明守国门,有什么难处,老夫一定为你解决。”

    陈沐有点儿心虚。

    他真不是要为国而死的意思,但这会忙着澄清是傻**了吧?

    他心虚地看了一眼懂行儿的俞大猷,俞老爷子似乎又进入初见时总督衙门里装睡的状态,虽然眼睛眯着翻动陈沐在毡垫的戚继光兵书,但陈沐看来此时老总兵是闭着眼呢。

    煮熟的鸭子到嘴边儿了,他还能不咬么?

    要船、要炮、要军备?

    陈沐觉得这样不好,总督早晚能知道香山卫所的地理位置与遇贼先战的关系,贪图这点儿蝇头小利反而会坏了印象。

    他拱起手说道:“总督已经给卑职很多军备了,虽然卫所仅有一条福船,但卑职有弄来两条战船的方法,需要总督应允。”

    张翰皱起眉来,什么叫‘弄来’,听这话像是巧取豪夺,不过还是耐着性子道:“说来听听。”

    陈沐简短地把夷商掠卖明朝妇女的事告诉张翰,道:“卑职想在登澳后扣下夷商战船,充作香山所军船,望总督应允。”

    他心里先前一直想的是先把战船弄到手里再说,实在不行让出一艘都行。毕竟那么好的船、那么多门炮,在整个沿海都是少见的,单靠他自己,很有可能一艘船都保不住。

    如果有这位执掌广东军政大权的总督开口,总兵官在一旁见证,广东广西,没有人能把战船从陈沐手拿走。

    张翰显然并不在乎这两条船,皱眉道:“朝廷治下,岂容番夷放肆,掠卖我大明百姓?吃了熊心豹子胆!”

    “你说夷商携兵数百,你可有把握拿下?总督衙门给你权力,拿下之后不必审问,地在濠镜处死,以明律法,不然那些夷商还以为濠镜是法外之地!”

    张翰一锤定音,摆手道:“船你扣下,归属你香山千户所。除此之外,志辅啊,你在福建洪塘打造停泊在北岸海沧的二十条福船,拨香山所一艘吧。”

    “起先以为香山人少,现在陈二郎勾军千户,一艘福船是少了些!”

    俞大猷缓缓颔首。

    陈沐差点笑出声。

    这么算来,等驻军濠镜之后,他部下会有两艘福船、五艘快船、两艘蜈蚣船?

    这厉害了,两艘蜈蚣船可是满载三百兵力的长船,零零散散百条小渔船不说了,福船侧弦两门佛朗机、蜈蚣船侧弦十七门佛朗机,摆出战列阵一轮齐射是三十八门火炮——四百步内,海寇常用的小船挡得住吗?

    尽管这离出海逞威风还差得远,可只要曾一本敢来广州,咬下来陈沐能让他崩一嘴血。

    “总督,卑职还有一请,您能否应允?”

    张翰看他喜眉梢的模样,微微笑着问道:“还要什么?”

    跟干漕运的老板打交道太爽了!

    不过陈沐可不敢得寸进尺,不再要东西了,他拱手道:“香山千户所临海,兵力稍显不足,临近的顺德千户所的模样又……都凑不齐旗军,故而卑职想请总督调清远卫清城千户所来带兵协防半年,以备海寇。”

    陈军爷当然不会忘记周行在做什么,顺手给顺德千户所一记背刺。

    “清城千户所?这两省之事尚互相推诿,老夫给你调来别的千户所又无统一官,算给你暂时节制的权力,你可能辖制?”

    张翰是吃到互相推诿责任的亏,对这事念念不忘的,说起话来还有对陈沐的提点之意,这才问道:“清城千户是谁啊?”

    陈沐刚想说话,俞大猷看了他一眼,带着几分无奈语气对张翰道:“还能是谁,白静臣,他任总旗时的官,世荫百户白元洁。”

    “他啊!”俞大猷摇头笑笑,道:“是给老官争功呢!”

    陈沐是这意思,多个朋友多条路,他的朋友不多,老大哥白元洁算一个。左右清城近来是无仗可打,调到香山协防,曾一本不来,无非是在香山吃半年粮;曾一本要是来了,有功他们一块立!

    但他不能这么说,拉帮结派的山头主义可要不得,司眼皮子低下的非正式领导可不好。

    “回禀总督,若能近调度千户所最好。”陈沐的表情极为诚恳自若,道:“但据卑职所知……广东都司诸多卫所,有足额旗军的,只有香山与清城了。”

    这事谁都没得选,适合调动的卫军,仅有清城千户白元洁而已,除他之外再无旁人。

    张翰乐呵呵笑道:“该用的人、可用的人,要用,你说白静臣老夫知道了,把他调过来助你。”

    “能读书识字是好事,不过不要只读兵书,你还年轻,要多学多看多做,作战可不惜身,但能不死,不要莽撞。”张翰看了看毛毡的戚继光兵书,起身后说道:“等战船调来,你要记住守御的是广州府,一旦海寇出伶仃洋,不要追了,有俞总兵的水师去打他们。”

    “好好操练,夷商处死后速报老夫……掠卖我大名妇女!”

    小老头一甩官袍袖子,走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