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开海 > 第三十三章 登澳
    从私塾到书院,不是件简单的事情,或者说要足够富有,才能简单。

    因为这不像别的书院,那些学子有钱去做束修,卫所的旗军大多没有这样的条件,而由陈沐自己去办学,又耗资颇巨。

    但必须要办。

    办书院这个点子来源于理学诸多学派都有自己的书院,但陈沐想办的却不是那种教授理学的书院,而是卫所原有军学的魔改版。

    香山军校,教授儒学、数术、天时地利、海事宜与军事训练,再有部分专学工匠技法。

    规划在这片土地,尽管如今山只有几处破木屋,甚至陈沐的设想短时间也只能让一半的卫所孩子读书,但香山是他们的摇篮、南海是他们的操场、福船是他们的教具。

    陈沐会越来越强,香山军校,也会越来越强,并终有一日在这个时代迸发出属于他们的光耀。

    凤凰山南港口,正对着遥遥隔海相望的濠镜澳,周行在这登福船,随香山千户所五艘快船、三十艘小船驶向对岸。

    为这次登澳,两个副千户、七个百户、将近七百旗军出动,他们要面临的可能是束手擒的夷商,也可能是一场相对老安山更大的治安战,为数四百有余的水手或者说海盗。

    因为那是濠镜,大明的化外之地。

    天空飞过来自印度洋的巨大白头军舰鸟,潮湿的海风扑面而来,空气似乎都带着浓重水汽,让人身发粘。

    立在福船舰首,陈沐扶着发熕炮向远方眺望,尽管这已经不是他第一次坐海船,但船体的颠簸仍旧让他感到有些不适。旗军作为水手的技艺还是差了不少,一艘福船在他们手仅能展现出六成战力,不论操帆、操舵还是操炮。

    与之相对的,那些小船在旗军手却能发挥出最大的战力,桨船才是过去作为疍民的旗军老本行,像白元洁的蛮獠营一样,他们在船长大,是最适合的水手。

    只是需要时间。

    但陈沐最缺的是时间。

    远处的濠镜一眼望去郁郁葱葱,没有洁白的沙,浅水的碎石滩涂有长长的渡口栈桥,李旦在一旁解释道:“这是与香山相通的渡口,港口在另一边。”

    这不是陈沐想象无尽繁华模样,大队旗军踏过栈桥吱吱作响,似乎每一步都让桥的尘土抖落进海里,但其实这绝无可能,因为栈桥底部早已被一片绿色覆盖、腐朽。

    滩涂的尽头,沿勉强踏平的黄土路向不高的山岭望去,缓坡山道两旁密林生出许多枝杈,山道用濠镜澳盛产的花岗石铺,大块条石直铺至远处关口。

    那是大明守澳官在濠镜设下的闸关,既然已经管不住外人登岛,只能管着明朝百姓不从这里岸登岛。

    陈沐看不清闸关有没有军兵守备,但这其实也并不重要,因为守澳官知道周行和陈沐要来,早等候在关闸之前了。

    守澳官有三人,分别是提调、备倭、巡辑,都隶属于广东巡海道副使。

    海道副使这个官位有时以专员充任,有时以布政司员吏兼任,在一省海事有很大权力,不过现在正是广东海道的空窗期,因为这些年里,海道副使是由布政使亲自兼任的,一个提到明朝与葡萄牙人绕不过去的名字——汪柏。

    正是因为葡人贿赂汪柏,才得到在濠镜澳晾晒货物的权力,接着便得寸进尺地建筑屋舍,逐渐演变成吴桂芳口‘据澳为家二十载’。

    几年前曾经发生过番夷欲攻打广州府的事,在那之后吴桂芳书朝廷大力整饬濠镜,这才有了陈沐这个在平定李亚元战事凭三份首功一份功升迁至香山的千户。

    拿着兵部侍郎与辖制两广总督的命令,哪怕汪柏是布政使,也还管不到他陈军爷。

    七个百户所旗军整军待动,陈沐没有迎着三个守澳官走过去,示手对周行道:“周兄,请。”

    等周行走出几步,他才转头对李旦问道:“准备好了?”

    李旦笑着点头,眯起狭长的眼睛看向几个守澳官,抿抿稍显干涩的嘴唇,这才对陈沐道:“义父放心,等过了关闸孩儿去寻华宇,佛朗机人在濠镜有个议事广场,一个时辰后义父在那接应,不必动大军能把夷商擒下!”

    “万事小心。”

    陈沐叮嘱李旦一句,随后再度抬头望向不远处的山峰炮台,面露不喜,这才迈步向前走去。

    随着他迈步,身后几个百户各自挥动令旗,七百旗军开始收整检查身甲胄、手兵器,各队有鸟铳手身旁的旗军打火镰燃火把,鸟铳手装药塞弹。

    至于陈沐身后的二十家兵更简单了,携带关铳的他们只需要装好弹药,随后五人跟在陈沐左右,余下则位于队前。

    长久的操练让这些不曾参与战事的旗军憋足了一股劲,战力的强弱姑且不说,至少整顿军备的他们在气势不弱于明朝任何一支军队。

    等候在关闸前的并非只有三名守澳官,在他们身边,还有几个夷人,有人穿教士袍戴十字架、也有人在光亮的板甲外穿着红色披肩。

    不论他们衣着打扮是什么,见到陈沐身后明军做出检查军械的动作,都露出惊骇紧张的神情,不论是身穿板甲的老年武士还是老年修士,都握住腰间剑柄,提防地看向迈步走来的陈沐,并对守澳官大喊大叫起来。

    这种不安感太强烈了,明明守澳官身边带的十来个随从都穿着布衣服拿着杆竹矛,弱不禁风地站在那,为什么从对岸坐船过来的明军各个壮得像牛犊子,队列站得葡**人还要整齐,没有那些可笑的被称作火铳的东西,反而净是铁矛头、大多数还穿了铁甲!

    还有那些人手里是什么,火绳枪!

    明国还有不会炸的火绳枪?

    “义父,那个大喊大叫的大胡子说,说好的只是来巡视澳门,他们为什么向鸟铳里装药。”

    李旦带着玩世不恭的笑,逐字逐句向陈沐翻译着对面几个佛朗机人的话,尤其着重介绍间穿板甲的老武士,道:“穿铁甲的是佛朗机人在濠镜的名人,叫裴雷若,年轻时是佛朗机人在满刺加总督弟弟的水手,在沿海杀人,朝廷屯门海战打的是他们,兵败后别人都被杀了,他在福州坐了几年牢,在濠镜呆了十几年。”

    “嘘!”

    陈沐带着笑意对几个佛朗机人竖起食指在嘴边,随后歪头道:“让他们别怕,杀他们几个人用不着这么多兵。”

    这时候,三名守澳官里穿着最像备倭把总的年男人终于鼓起勇气前拱手问道:“阁下带兵登澳,敢问是?”

    陈沐抱拳,微微扬起下巴。

    “香山千户,陈沐。”!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