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开海 > 第三十五章 驻军
    这用问吗?

    杜备倭早认命了!

    胳膊扭不过大腿,尤其他们守澳官在这片土地,像栈桥被虫蛀了的破木头一样,只要用手去抖,总能都掉几只虫子。

    所以当巡辑、提调听见后面声音,带着几个番夷转过头路露出不解神色时,杜备倭活灵活现地表演出一个引路者的模样,而陈千户也恰到好处地报以微笑,缓缓颔首。

    先前破口大骂的剑拔弩张去哪儿了呢?

    马巡辑返回来对陈沐问道:“陈千户,番教的培莱思神父想向你询问,他们教的安东尼修士你可曾见过?是个又高又壮的男子,年过四旬,曾受命去千户所拜访你,随后一去不回。”

    “啊,我知道我知道,他在我的千户衙门做客,过些时候回来了。”

    陈沐对答如流,他早已遗忘那个住在千户衙门前厅偏房的修士,除了每日饭食外安东尼从不出门,省心到若非刻意提及,完完全全被忘个干净!

    马巡辑笑着应下回去跟夷人说明,陈沐这边又换了副笑脸抬手揽住杜备倭,手臂向前指着小声道:“杜老兄是想明白了,陈某是要来濠镜驻军的,你我达成共识,后面的事好做多了——给老弟说说吧,前边那几个佛朗机人都是什么身份,他们在岛的驻军营地在哪?”

    周行有些看不惯陈千户这个样子,这违背了儒生的价值观,威逼利诱使歪招的,但他又不觉得陈沐做法有什么问题,一甩袖子迈步朝前走了。

    不去看陈千户在后头的龌龊事。

    没办法,他是举人出身历任二县令的儒生,可陈沐不是啊,那是个杀头换钱百无禁忌的军爷。

    行进不过二里,山有明人小聚落,土木屋舍聚三四十家,守着巡辑司的破败衙门,看去很不像样子,但视野很好。

    立在山间下南望去,眼前仿佛推开昏暗屋舍紧闭大门,豁然开朗!

    山下仿佛另一个世界,泥泞的土地一栋栋西式石堡般带着扭转造型圆柱的房屋,石屋大多低矮,但在庞大聚落正留出大片空地,从聚落之外的地方不断运送石料、聚集工匠,数十根巨大的长石堆砌在地基。

    空地之后的山峰,立着另一座炮台。

    守澳官说那片空地是番夷的议事广场,他们要在议事广场附近修一座寺庙。

    杜备倭说着指向东边林地边沿的空地道:“他们还要在那修一个医馆。医馆,用得着那么大么?像他们寺庙那样,修了半年才堆出台阶,还忙着让倭人雕花纹,十年都建不成!”

    寺庙和医馆?

    陈沐在脑子里转了转,才完成从东到西的言语转换,寺庙是教堂、医馆是医院。

    “那个是什么?”

    陈沐抬手指向远方,教堂地基不远的地方两处相较稍小的建筑,同样是石垒建筑,但风格各异。

    “西边是他们的营地,岛有些防备倭寇的驻军,都住在那里,是以前的王姓守澳官建起的,给番夷朝夕讲武以控制他们;东边那个他们叫公学。”杜备倭看了一眼,信手拈来,道:“其实是给番娃娃们开蒙的私塾,不过也有他们的教爹教神话故事。”

    教爹?

    见陈沐疑惑而复杂的表情,杜备倭借机脱开陈千户像揽小弟般的胳膊,向前指着道:“前面穿大袍子的是他们的教爹。”

    “他们盖屋舍都是地取材,佛朗机挖矿不咱们,直接把山炸个大洞,在山洞里放炮仗,可吓人了。”杜备倭说着还心有余悸,“不拜山神、不拜窑神,开窑前是必须要拜神的,佛朗机人死活不拜,非拿着个破十字架在山里晃悠,还说火药炸的安全,这不是胡扯呢!”

    “那他们炸的安全么?”

    陈沐问着,指向议事广场,“那些石头都是从山炸下来的?”

    “出事七八次了,一炸埋人,本官去近畿百姓说了,都不要去帮番夷炸山,死了都找不着。”杜备倭身似乎有明朝官员对夷人交往方式的典型特征,是我不管你、你也别影响我,“反正他们雇的都是倭寇挖山,死死了。”

    澳门只有一种矿产资源,是佛朗机人炸的花岗岩。

    议事广场再向南,土黄色逐渐变成白黑相间的卵石沙滩,港口人来人往,数不清的人正在装卸货物,更远的地方是露天的船厂与海岸停靠的大型商船,舟来板走,商贸繁华。

    陈沐知道,他的两艘蜈蚣船正在那修补!

    盘踞在濠镜澳的异国人,远陈沐想象要多得多。

    他们已经修好了三座大炮台,建起教会小学、营房与医院,甚至还在距离聚居地不远的山麓建起炮厂。

    吴桂芳曾说番夷据澳为家不下万人,陈沐一直以为是虚数,可只有当他真正踏这片土地时才认识到,根本不是虚数。

    这帮王八蛋是真把这儿当成他们家了!

    “周县令、陈千户,旗军停在这里吧,再下山若惊到夷人,恐生事端啊!”

    起被陈沐扯起虎皮吓住的杜备倭,另外两个守澳官显然要和夷人亲近些,二人过来和陈沐说着,几个夷人在不远处看着这边,显然陈沐这支兵力让他们感到担心。

    “我们在自己的辖地行走,会惊到夷人?”

    陈沐仿佛听见可笑的笑话般,摇头道:“岛的夷人,他们几个能做的了主?”

    “能做主让他们把驻军约束好,都呆在营地里不要出来,旗军会不会惊到他们陈某不知道,但最好他们不要扰到陈某的旗军。”

    李旦在进入关闸后走小路离开,这让陈沐少了直接与夷人对话的翻译,但这不会影响到他的决定,他登岛是为了与私贩妇女的夷商作战,这一点不会改变。

    想让他把旗军留在这,不可能。

    一直沉默不语的周行显然也认同这一点,他即不在乎夷人,也不在乎三名辖内武官的看法,对陈沐拱手道:“陈千户,时候不早,我们下去看看吧。”

    陈沐对葡萄牙的神父、军官点头轻笑,随后挥手迈步。

    在他身后,自有各个百户下令旗军继续前进,传令声在山道此起彼伏,佛朗机人的脸色不好看。

    时隔多年,明国人的军队又要进入他们的议事广场了!

    -

    根据戈迪尼奥估算,葡萄牙在1500年-1580年向亚洲净移民数量为二十八万。!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