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开海 > 第三十六章 长剑
    濠镜澳,阴暗逼仄的的酒铺里,李旦闪身登二楼。

    楼坐着几个了年纪的海寇,华宇坐在蛀满虫眼的木床一遍一遍磨砺着自己的短刀,见李旦进来,挥手把一柄匕首丢过去,被李旦稳稳地攥在手,接着走出两步,随身子坐在木桌前,匕首也扎在面。

    “麦亚图在哪?”

    华宇轻声吹出口哨,扎着黑发巾的脸向窗边瞟了一眼,问道:“你那位千户义父,真打算当众和麦亚图的水手动手?”

    “他是官,我们是贼,靠得住吗?”

    一个长着红胡子的老年夷人海盗也操着僵硬的汉语道:“明朝的官员最喜欢让海盗和海盗打,如果没有支援,我们都会死。”

    李旦没有理会,走到窗前挑开窗户,透过缝隙看着街对面石制建筑,那是佛朗机人的酒馆,要他们的破酒铺看去华丽很多,酒馆外站着几个携带兵器的黑番壮汉,基本可以断定麦亚图在酒馆里。

    濠镜澳是葡夷很重要的转站,他们开辟了濠镜——长崎;濠镜——果亚——里斯本;濠镜——马尼拉——美洲的三条重要航线,每年往来商船数十次,但这些商船雇佣黑人做水手尤其是充当护卫的,不多。

    他们要找的麦亚图,算一个。

    因为麦亚图的船太大,海的船也并非越大越好,蜈蚣船是需要大规模人力的长船,寻常贩货的商船只需要三四十个人能驾驭,蜈蚣船要想达到最快速度,则需要三百人才行。

    夷商最好的水手,自然是葡萄牙、西班牙本土熟练的水手,次等水手则是印度、满刺加、明国、倭国的水手,因为西船软帆和东方硬帆的操控手法不一样,在西方船舰东方人操控先天没有优势。

    最后则是黑人,因为不论硬帆还是软帆,他们都不会,学起来又相对困难。

    蜈蚣船并不会遇到这样的问题,十几个葡人、二十几个东亚人操帆操舵,剩下百个黑人与印度兵负责划桨,他们更有力而廉价。

    “真要动手?”

    李旦转过头,重重颔首,“此次事成,明军即驻濠镜。朝廷调集陈朝爵率水师驻海外,香山七百旗军已全数登岛,我们动手,朝廷赢;我们不动手,朝廷也许会输一时,但最终朝廷还是会赢。”

    “我们只能动手。”

    华宇长出口气,短刀别在后腰,提一杆破旧的鸟铳塞进铅丸,递给李旦后摊开两手耸耸肩膀,道:“我备下几条小船在东边断崖,如果事后明军出尔反尔,我们去鸡笼。”

    说罢,华宇带了两个佛朗机海盗转身向外走去,道:“我去船厂,你准备好了吹个口哨,等麦亚图那胖子出来是。”

    华宇走后,屋里还剩两个海盗,一个是握着长刀的倭人,一个是捧着火铳的明人。

    倭人下楼,明人攥着火绳火铳和李旦一道架在窗边,对着酒馆门口。

    李旦深吸口气,在窗边吹亮一声口哨。

    街道的尽头,七八个破破烂烂欢呼的小孩子跑过来,围住酒馆外几个黑人,伸手索要什么东西,刹那间变得乱哄哄。

    小孩后面,提着长裙下摆的蝶娘带着两个女人边走边笑边娇声道:“慢点走,慢点走!”

    几个守卫在酒馆门口的黑番烦躁地驱赶着小孩们,对三个白净的明朝女人表露出极大的兴趣,翻着厚嘴唇笑着做出下流动作。

    酒馆里两个男人捧着酒杯走出来,边笑边骂。

    下一刻,小孩抓起黑人身的钱袋风一般跑走,几个黑人迈开长腿追出,有人被身边乞儿攥着小刀捅在腹部,乱刀扎倒。

    酒馆走出的男人丢下酒杯,抽刀跟着黑人追去,可他们的目标却不是小孩。

    “啊!杀人了!”

    蝶娘发出惊骇的大叫,在街道刺耳无,李旦在窗边架着鸟铳,看着母亲与乞儿的表演,心提到嗓子眼,接着见酒馆外的吵闹声令里面的酒客蜂拥跑出十余人,蝶娘高声叫着给他们划究竟发生什么事。

    他们只看到几个倒在血泊的黑人、四散而逃的乞儿与两个提刀飞奔的男人。

    “追他们!”

    无事的酒客躲都躲不及,这种时候追击的只有从酒馆里走出的麦亚图船队水手。

    李旦居高临下,一眼看见人群里带着标志性大船帽穿板甲的麦亚图,板甲下健硕的身躯几乎藏都藏不住,看得他牙齿发酸。

    胸前涂着红色剑十字架的亮甲,李旦看看手的老旧鸟铳,把火绳凑到身边火铳手的火绳引燃,塞进铳杆,朝脚下啐了口口水。

    娘的!这破鸟铳也不知道能不能打透这乌龟壳子!

    麦亚图并不知道在十步之外的街角有一扇窗透出鸟铳正对着他,但他显然已察觉到不对。

    不要说在濠镜,算在鸡笼、在长崎在马六甲,都不会有人无端地杀死几个黑奴逃跑离开。哪怕麦亚图不知道什么叫调虎离山,也感觉到身边防备力量在快速减少。

    门口的守卫死了四个,身边的随从追出去两个,现在他身边只剩下两个护卫。

    这令麦亚图感到强烈的不安感,眼神始终注意着小街却不敢冒然离开,余光不断在身边健壮而凶悍的酒客身划过,手都摸到腰间剑柄。

    只是最危险的敌人往往看起来人畜无害,三个女人对视一眼几乎同时矮身,再抬头时手已纷纷握短刀匕首,自身后朝麦亚图的两个随从脖颈间划过。

    蝶娘的匕首,钉进麦亚图板甲护腿没有防护的腿弯,惨叫声猛地炸响。

    砰!

    砰!

    窗口,一杆火铳一杆鸟铳在麦亚图拔剑转身后发出巨响,硝烟顺窗口缝隙弥漫而出,李旦丢下鸟铳飞身跃出,扒着墙边踩踏瓦片跳街道。

    攥着武士刀的倭寇已与铳的麦亚图战在一处,蝶娘嬉笑着叫道:“姑娘们,走啦!”

    一条腿韧带被切断,身板甲又遭受重击的麦亚图哪里还能有多少战力,不过交手两合被东洋长刀把长剑挑开,刀柄狠狠怼在脸砸个七荤八素。

    李旦口叼的匕首插回腰间,拾起麦亚图有十字架护手的长剑在手空耍两下,二指塞入口吹出哨音,街道尽头一群乞丐扶老携幼地蜂拥而至,七手八脚地抬起叫喊不断却无计可施的麦亚图走。

    干儿子笑着小心翼翼把长剑顺着束腰缝隙插好,十分新地把船长大帽扣在头,这才摸出十几枚通宝朝在场的酒客洒出去,边走边用倭语大声笑着。

    “去修船厂告诉三浦莲太,麦亚图在议事广场!”!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