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开海 > 第三十七章 吓唬
    明军入澳给当地夷人带来巨大的恐慌。

    在这片平时依赖自治的土地,经常能看见数十人规模携带刀铳的武装水手过境,每次船队到港,会出现这样的情景。

    但从来没有这么多人,而且是明军端着兵器如同备战般长驱直入,直进议事广场。

    没有虚假繁荣,这是一片蛮荒之土。

    来自倭国的浪人三三两两倚着墙边,手扣在刀柄保持着拔刀的动作。

    酒楼八字胡的明国海盗叼着烟斗,神色不善地望着衣甲整齐的明军。

    葡夷妇人放下手物事牵着夷娃娃让开道路,微张着口不敢说话。

    攥着铁凿的倭国工匠揉揉眼睛,用夸张的语气与独特的音调小声重复着几个简单的词语。

    传教士捧着圣经恍如未见,仍然默不作声地为信徒洗礼。

    至于佛朗机男人,他们既不像明国海盗那样事不关己,也不像受雇各方的倭国浪人各自为战,早已收到消息的他们从驻地跑出来,十几个一伙、三十几个一帮地由几个穿戴板甲的贵族、船长率领,在议事广场聚集了数百人,看向明朝军队走来的方向。

    语言不通,又不知敌我。

    如临大敌。

    如果不是葡国海商首领的佩雷拉与培莱思神父同守澳官站在一起,双方恐怕会在碰面的第一时间爆发战斗。

    陈沐缓缓迈步朝前走着,他并没有回头看自己的旗军,但他知道没有经历过战事的旗军现在军心应当不稳,谁都没有经历过这样的阵仗。

    他也没经历过,只能在心头备下与葡人在这大干一场的底气。

    但他不能慌,更是全力表现出坦然自若的神态。

    所谓军阵的意义,很多时候是麻杆打狼谁都怕,但我以为左边的你不怕、你以为站在右侧的我不怕,两个害怕的人互相给予对方勇气。

    而对官员来说,不论官还是武官,很多时候不是他们不怕,而是不能怕。

    周行好像不知道害怕一般,甚至自眼前豁然开朗看见葡夷的军队聚集在一起后,走得陈沐还快,独自走在最前昂首阔步,带着守澳官与几个葡国夷人一步步停地走向议事广场的空地。

    像没看见那些面容凶恶的葡夷。

    陈沐走得要慢点,他前面那几个走得都慢,但每步都很稳,不时对身后几个百户说着什么。

    尤其当他看见议事广场不远处高高的炮台时更是如此,拍拍魏八郎,道:“小八,你带一百户,把那个炮台夺了,等旗军聚齐再去。”

    陈沐之所以紧张是因为他的旗军正分三条街道向议事广场聚集,人未到,若番夷开战会让各百户陷入孤立无援的境地。

    但随着长矛如林自街道分沓而至,他没什么可慌的了。

    番夷因各自为战而不敢轻举妄动,错过最好击退他的机会。

    六百余旗军在距离议事广场聚集的葡夷军队百步之外,站出与鸳鸯阵相似的阵形,每个小旗官身旁站着大盾手,大盾手之后是两名解下身后小旗箭架在大盾左右的旗军,随后鸟铳手、矛手列阵。

    以半包围的形态缓缓铺开半个议事广场,最边沿的魏八郎举着长枪借铺开阵形的机会不断接近炮台,接着包围去。

    来濠镜以前,陈沐在臆想考虑了无数次岛各国番夷,葡萄牙、西班牙商人,倭国的受雇浪人之间兵力有多强,甚至对于小旗箭无法穿透板甲的情况下给予充足设想。

    现在这些海商、葡**人、满刺加印度水手组成的小兵团出现在他的眼前,陈沐才知道自己想多了。

    板甲没他想象那么多,火器也没他想的那么多。

    印度大胡子兵蓄长发、佩短剑、戴手镯、穿短裤、着长衫,拄着与肩同高的长弓跃跃欲试;南亚的水手皮肤黝黑身材瘦小,赤膊攥着锋利弯剑,褐色头巾下是略带畏惧的眼神。

    充满异域风情的杂牌军让陈沐好,但单纯看去他们的战力不值一提。

    但最吸引陈沐注意的,还是对面兵团那些典型的白种人,起他们征服之后的亡国奴、仆从军,那些腰配长剑身着板甲的马下骑士、端火绳枪或五米长枪穿白衬衣红外套红裤子船鞋的葡萄牙军人更加引人注目。

    这好像让陈沐发现了不得的东西,有些葡人手的铳没火绳,还有的铳机有一大块圆的东西,他看不清,但能够确定没有火绳。

    像极了转轮打火的燧发枪。

    “千户,邓某一个冲锋能把他们击溃!”

    邓子龙任何人都跃跃欲试,这是真正的猛将,他早下令部下三个百户让旗军把快枪都装弹,等着冲锋呢。

    葡夷的枪长,东方的丈五步兵矛也不短!

    周行停下了脚步,立在议事广场正间,像主人般扫视周围西方风格建筑群,随后轻蔑地望向聚集在一起的各国夷军,底气十足地喝问道:“你们想造反?”

    “县令大人问,你们要造反?”

    守澳官汗如雨下,站在周行身边走也不是留也不是,只能硬着头皮用夷语给他翻译。

    陈沐在后边摸摸鼻子,特别想给周行竖个大拇指——嘿,真牛逼!

    问一帮外国人,你们要造反?

    可能他这辈子都培养不出自己这么野的心态,一个国家的统治阶级要有多自满,才能理所应当地对一群其他国家拿着兵器的剽悍男人问出这样的话?

    那话怎么说,他长了一张不受欺负的脸。

    陈沐回头看了看他的旗军,大多都长着受欺负的脸,这个诡异的时代。

    下层百姓甭管见了自己国家的官儿还是别人国家的人,都是一副受欺负的脸;层官员甭管见了自己国家的百姓还是别人国家的官儿,都是一副统治者的做派。

    这事让他越想心里气儿越不顺。

    陈沐这边行军布阵,小八爷都带兵摸到炮台下边挺矛干翻守门的了。

    对面佩雷拉也没闲着,留下神父和周行交涉,几声军令下去列出杂牌军在两翼,间长矛大阵两个角火枪手的阵势,这才返身回来,扬着脸指着陈沐对周行道:“让你们的兵撤走,不然我们开战!”

    “陈千户,把兵撤走吧,他们说再不撤兵要开战啦!”

    “开战对千户你也没好处啊,少了盘剥饷税,朝廷还得怪罪下来!”

    哎哟我可去您妈个蛋吧!

    “吓唬老子呢?把周县令架回来!”

    陈沐派家兵去架周行,隔着好远抬手指指佩雷拉,见周行被架到阵,抬手高声下令道:“全军听令,举铳!”!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