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开海 > 第三十八章 大鱼
    一声举铳,旗军在阵前百杆鸟铳端起,大盾小旗箭也架起,火把打起。

    吓住很多人。

    周行奋力推开架着他的家兵,拉着陈沐又急又快道:“以抚为重,朝廷要你我震服番夷,不是让千户你杀光他们啊!杀光没人缴税了!”

    守澳官不用说了,他们早在剑拔弩张的时候被吓坏了。

    真正被吓坏的人还是佩雷拉。

    他对明朝非常了解,曾目睹数次葡人船长与明朝官员谈判,也曾亲自与明朝官员谈判,并说服他们。

    在他的印象里,明朝官员讲究以和为贵、多一事不如少一事,而且强有力的国家让兵将与官员受到极大限制,使他们畏战。

    这与远离本土能够随意发动战争的葡**人在战争与谈判的地位有根本性的不同。

    当他们在海,只需要一条炮船,和明朝官员谈判,只要抬出开战这个筹码,大多能无往不利。

    甚至是两广过去的总督吴桂芳,也吃到佩雷拉谈判的亏。

    几年前广州兵乱时朝廷曾借助濠镜本土兵力守备广州,事后吴桂芳给发兵的首领佩雷拉、德美鲁颁发金字奖章,两人认为这与他们提出的要求相差甚远,以攻打广州府相要挟,最终得到免除濠镜商税抽分一年的承诺。

    在佩雷拉的意识,与明朝官员谈判,只要提出以开战相挟,谈判能无往不利。

    实际是那次葡人趁广州府无兵可用时的要挟,让吴桂芳坚定了要大力整顿濠镜的心,由此借用升任兵部的职权,提拔平定李亚元之战三份首功一份功独占鳌头的陈总旗来做香山千户。

    佩雷拉知道明朝有个词叫骑虎难下,现在他是这种感觉。

    最尴尬的事莫过于我是随口一说,你却当了真。

    佩雷拉僵在当场,心不断衡量己方兵团与六七十图瓦兹外明朝军阵的战力。

    这些葡萄牙征服者也并非拥有随意开战的权力,至少在濠镜澳和明朝,他们没有这样的权力。

    尤其是未必能打赢的战争。

    濠镜澳交接着整个东亚的财富,没有任何词汇能够形容每年经由这里穿过马六甲海峡输送里斯本的货物。

    如果坏了这件事,他是国家罪人。

    佩雷拉并不在乎会不会成为国家罪人,相较而言他更担心自己会输掉这场战斗,因为敌人不但数量他们多,质量看去也丝毫不弱。

    当他感到孤立无援时,似乎只能让议事广场附近的炮台给予他制胜战争的信心,那座炮台有四门来自卜加劳铸炮厂的长铜炮,威力惊人的大炮射程笼罩整个聚落,能够在战斗开始带给对面的异教徒军队带来神圣的惩罚。

    自炮台伸出的炮口依然坚挺,佩雷拉咬着牙扯掉肩膀作为装饰的披风,露出胸甲涂着红色剑柄十字架,那是圣地亚哥骑士团的标志。

    尽管骑士制度已经衰亡,先祖的荣耀、地产、田庄都已灰飞烟灭,但作为骑士的后裔,在战斗佩雷拉仍然保持着呐喊保护神‘圣地亚哥’的习惯。

    他抽出腰间长剑,披风在风抖落沾染黄土,左手敲击着胸甲高呼道:“圣地亚……该死,那是什么!”

    炮台黝黑的炮口缓缓收回,炮台缺口露出一张年轻明军的脸。

    卫所军顺着对面像神经质般在战场跳大神的番夷老武士目光望去,看见他们的小八爷从炮台缺口探出半个身子,攥着匕首在炮台大花岗岩垒成的外墙当着众目睽睽缓缓凿着。

    一下,一下,又一下。

    接着从炮台里笨拙而艰难地顺出一面镶龙红日旗,歪歪斜斜地插在墙,三角龙旗迎风招展却无法立在墙,花岗岩太硬了。

    小八爷向下看了一眼,发现议事广场许多人都在看他,这似乎让他有些尴尬与烦躁,干脆抽出旗子对着陈沐所在的方向摆了几下,接着把身子收了回去。

    黝黑的炮口缓缓推出,左右摇摆,一会朝着香山旗军阵、一会指向刚垒出石阶的教堂选址、一会又朝向远处的教会小学,最终才准确地冲向葡萄牙冒险家大阵。

    仿佛在问佩雷拉:你刚才喊‘圣地亚’什么?

    香山千户所的死小孩轻而易举摧毁掉一名老战士对赢得战斗的全部奢望。

    出鞘并举过头顶的长剑顺势插在一旁地,佩雷拉向身后摆摆手,捡起自己的披风缓缓拍打着,耸耸肩膀向对面来自明朝的好战者高声喊道:“你赢了,我不想和你打,我们能不能好好谈谈?”

    杜备倭长长地出了口气,擦拭着额头汗水向陈沐翻译着这句话,议事广场迎来一群新的不速之客。

    二十几个衣着破烂的乞丐像拖拽死猪般拽着一名身穿板甲的葡萄牙人闷头向议事广场跑着,跑着跑着有人大叫一声,整个队伍才突然停住。

    在他们左边,是数以百计列出冒险者方阵的葡萄牙人,离他们最近的是一群来自印度的大胡子弓手。

    在他们右边,是数以百计列出陈氏鸳鸯阵的明朝卫军,离他们最近的是邓千户部下举着快枪的旗军。

    他们像非洲草原面对强悍掠食者时企图保护食物的鬣狗,拽着葡萄牙商人的手脚缓缓向后退着,为首的团头儿向明军阵试探着喊了一声。

    “陈,陈千户?别打,咱是李爷的人!”

    他娘的,我儿子说我儿子,还李爷!

    陈沐招手道:“过来!”

    乞丐团头儿闻言大悦,昂首挺胸地一挥手,“走,过去。咱也是跟千户大人说过话的了!”

    “千户爷,这个是李爷让咱给带来的葡夷,叫什么土的。”离陈沐越近,团头的脊梁骨越弯,最终点头哈腰地问道:“咱这是要,跟番夷大做一场?弄死他!”

    “贩人那夷商,这个?”

    陈沐抬脚踢踢,朝团头儿微微颔首,道:“行,先弄后边去捆起来,饶不了他——杜备倭!”

    “你去告诉番夷,限他片刻带兵入营,等陈某办完事坐下谈谈;他要不入营,陈某把他们击溃都丢到海里再办正事,让大鱼和他谈!”

    -

    图瓦兹是葡萄牙人在这个时代使用的计量单位,既是长度单位、也是体积单位、还是面积单位,我也不明白原理是什么,只换算了在当作长度单位时,一个图瓦兹≈1.94米。

    明朝一步为左右脚各迈一步,合五尺,一尺34.5厘米=1.725米。

    六七十图瓦兹≈116.4至135米。!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