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开海 > 第五十三章 操炮
    香山收了头季粮,下过几场雨没过多久感觉快入秋了,还尚未入秋,感觉却像去年冬季一般,恐怕今年从清远送来的熬硝废水肥都拯救不了二季稻的产量。

    濠镜的事告一段落,强行禁海数月,海商的交易早已完成,一待商引等事宜完成便火急火燎地载着自己的货物驶离濠镜,岛人烟转眼少了多半。

    三十个克鲁扎多的购买力大约能顶五十两银子,由广城采买生丝的价格从福建要高两成,不过算是在广城买丝,等明年卖到濠镜照样能赚数倍利润。

    如果是自己的船卖到马六甲,利润更为惊人,不过对明国海商来说,想在葡萄牙控制下的马六甲做买卖可不容易。

    濠镜的章程定下,岛番夷少了许多,陈沐的压力也少了许多。

    他与周行一道召集引商议定岛事宜后一道回了香山,当然,驻军是不会撤回来的,留下石岐在内的三个百户所轮防并加紧操练,陈沐则把孙敖又派出去募兵了。

    从总督府衙门请下超编三百的额定兵员可是不用白不用,他要再招募三个百户所的疍民。陈沐已经不敢想将来如果他能因缘际会升任指挥使的话会是怎样情景了。

    恐怕到时候整个疍江的疍民都会被他招募一空。

    招募一空怕是还不够填补旗军缺额呢。

    如果不出意外,明年这个时候他将会完全养得起一个满编卫所五千六百名旗军,因为他拿到了三分海关税。

    张翰派到濠镜的税官不是别人,是过去在清远弹压矿工时有过一面之缘的库大使朱襄,既然认识还有点交情,后面的事情按章程走行,走不通再说,反正一成税交给朝廷剩下的油关防截留也已经拿到总督府的手令,只等着明年海再来是大批进项。

    七月,陈沐刚派人购入织机让卫所匠人仿制,白元洁率八百旗军乘船而下,移防香山所,同来的还有张永寿以及他家矿山捣鼓出来的铜铁锭。

    三人再聚首,自是饮得酩酊大醉,接着事务分担个干净。

    白元洁在水操练旗军,邓子龙在陆操练,张永寿管着陆香山所沿岸巡防,兵马轮换操练少数军丁担任巡防,十日七练,相对整个时代所有军队而言都是极其繁重的训练了。

    陈沐是哪个都管,水操练旗军他要练、路操练旗军也有他的份儿,唯独沿岸巡防全交给张永寿,这事他不管。

    除此之外,他还时常去岸边新建的铁坊探查修造进度,偶尔山去看余丁采木道途,同时尽心习练弓马学习策论——去年的武举他没赶,下次武举是后年,也是隆庆四年。

    李焘考了进士,来信说被派到福建泉州府担任推官,信讲了自己初初到任办了件大案,陈沐没别的能帮他的,回信写了点过去看大宋提刑官时印象深刻的办案手法,希望能对他的仕途生涯有些帮助,又挑了个来自西洋的小礼物给他送去。

    虽然新的铁坊还在建造,水力锻锤与锯木机也还未做好,要等这些齐阵怎么着也要临近冬月,但香山所制造鸟铳的事并未停止。

    产量还更多了,十几个匠人在千户衙门造铳钻膛,一个月能钻杆能磨坏十几根,要造出禁得住超量装药的铳管,合格率大约九成,三月过去库里又屯了近百根合格铳管,只等着刷油后的铳床漆能投入使用了。

    香山千户所的旗军经历议事广场之战后有了老卒的样子,兵甲齐备火力也足。

    白元洁的兵更不必说,有近半都是参与过平定李亚元好几个月战事的老卒,虽然看去窝窝囊囊,临敌阵蛮獠军可是谁都不怕,唯独火力稍差了点。

    他也受了陈沐的影响,觉得买来的铳没有自己打的用起来放心,可清城又没有广州府调拨过去的军匠也没有关元固的钻床,即使到如今也不过维持百杆鸟铳的程度。

    随陈沐军火器消耗量的大增,火药匠谢鸣的地位也水涨船高,如今他在靠近铁坊的位置管理着一座火药房,手下七个火药匠与二十多名军余学徒,每隔十日从香山所调去一批硝黄柳木炭与颗粒化需要的烧酒,让香山所的硝黄存量快速下降。

    火炮是个吞药怪兽。

    陈沐刚觉得自己有点儿家底,山规划的军学书院还没开工,火炮操练起来转眼家底又显得紧紧张张不够花了。

    “不行,让大多数旗军会操炮的事不能干,一人点一次千斤火药出去了,再把炮打坏了,老子可买不起。”

    陈沐这么说着,在探查岸边操炮的旗军后对魏八郎道:“每个百户所挑两个小旗,一次两门炮,一个小旗用九个小旗看,轮换着学,多看几遍。”

    预想的炮兵操典还没半点章程,陈沐倒是把三点测距的要领教给八爷,但大多数旗军都不识字,画出各种参照物写着大小长度的小册子他们都记不住,单单这一点太难学了。

    陈沐只能另想其他法子,用佛朗机依此试了以五十步距离为标准直至六百步十二个发射角度,让关匠在炮架做了在炮尾调角度的木角器,这样一来至少在平地,陈沐部的炮兵对瞄准的难度能大大降低。

    也只是降低,这种方法对距离的估算要求太过精准,还要求必须完全是平地才有效,海要是风平浪静还好,一旦起风船身摇晃,打准的几率微乎其微。

    但并非全是让人糟心的事,八月初的一天,陈沐接到来自北方的礼物,兵部的快马传送来一只木匣,里面装着两只做工精美的望远镜,透明琉璃做成的镜片他最早磨出的不知道要好多少。

    来自兵部尚书谭纶的礼物,回赠他与白元洁。

    时隔一年有余,明朝工部造出他制作好得多的望远镜——谭纶还没忘记他们。

    在他收到望远镜的第三日,肇庆府地震。

    九月初,广东急报频传,海贼许瑞、李茂趁守备皆在广州的机会寇犯琼州,广州分兵至雷州。

    十一月,曾一本兵袭潮州,为俞大猷所阻,率船入海。!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